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121|回复: 28

对研究吴伯通的建议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8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研究“当代真儒”吴伯通的建议
在清代乾隆版《广安州志》中对吴伯通的理学评价有“卓越一时”之说。目前对吴伯通的系统研究很少,即使有提及,也只是局部。西华师范大学历史学院院长蔡东洲写了一篇《明儒吴伯通与地方教育》,虽然是局部,也算是管中窥豹吧。
吴伯通属于泰伯第九十四世系,其先祖吴天寿元末明初从湖北通城入川开始计算,吴伯通已是第五代。此时的吴氏世系在《广安州志》中《吴石谷先生神道碑并叙》中有详细记载。
吴伯通的先祖吴天寿是儒学集大成者朱熹名列前茅的第子,吴伯通的理学思想与他们一脉相承。在明代,比吴伯通小30岁的陆王心学的集大成者王阳明对吴伯通的理学思想大加赞赏,王阳明认为吴伯通应立庙祭祀。在建甘棠书院时更是按北宋儒家理学思想的开山鼻祖周敦颐之精神要义创办。
  在中共中央作出重大决策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今天,重新审视吴伯通,整理研究其重要文献,打造宣传平台,申报四川名人,弘扬传统文化有非常重大的现实意义。
  我们认为有以下意见提供给领导作为决策参考:
一是成立吴伯通研究会。吴伯通的儒家理学思想有朱熹、王阳明、周敦颐的渊源关系。在浙江和广安均建有“当代真儒” 牌坊。吴伯通一生从事的工作历经浙江、河南、云南、贵州。官至现在的副部级,主要从事地方教育和司法工作。在浙江、河南、四川复建若干书院,培养了若干人才。在司法工作上“优于吏治”,对“逞豪挠法者,严以绳之”。所以,系统研究吴伯通,使其成为广安在新时期弘扬传统文化的典范,成为广安地方教育的楷模,成为廉洁从政的示范。先期工作已与广安市国学学会进行了前期沟通。
二是委托专业机构整理收集文献。吴伯通的著述主要在清代《广安州志》上,国家图书馆存有《石谷达意稿》。一些资料散存在其他地方。这些资料目前没有系统收集整理,没有点较,更谈不上研究。目前西华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有其基础条件。
三是建立展存平台。浓溪吴家寨已投资几千万建好房子,其业主为吴伯通后裔。政府牵头建立吴伯通有关主题公园应问题不大。华蓥安丙已有先例。
四是推动吴伯通学术研究。待前面三个条件具备,可召开全国性学术研讨会。
五是推动远期旅游规划。复建奎阁甘棠书院,复建东门街“当代真儒”牌坊,重建观阁青莲庵(吴伯通故居)
                       吴伯通全体后裔
                       2017年10月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于 2017-10-8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吴伯通简介
生于明正统六年(1441),卒于明弘治十五年(1502)。少聪明,过目成诵。天顺八年(1464)中进士。官授大理寺右评事,掌管刑狱。授河南按察佥事,明成化十一年(1475)任河南学政,创办辉县百泉书院,洛阳伊洛书院,汝宁汝南书院,并参酌白鹿书院规章,令各院遵行。明成化十三年(1477)监试浙闱,任浙江学政,主讲杭州贡院,从学者数百人。明成化十九年(1483)丁父忧,居家八年,其间亦起院讲学,从学者众,有司为建甘棠书院,以供学者住读,明成化二十二年(1486)重修渠县琅四桥,后转云南按察使。弘治十一年(1498)转任贵州按察使。由于敢于列述和治理内外臣工的弊端,得罪了权贵。弘治十一年(1498)申请辞去了官职。明弘治十五年三月(1502)卒于家。
伯通为政三十八年,大兴书院,从学者两千人。后王守仁谓浙人云:“理学作人如吴石谷者,不立庙祀何也?”浙人无以为答。可见其兴办书院之影响。后浙人为之建坊,称为“当代真儒”。著有《石谷韵语》十二卷,《闻见录》二十卷,《策问答》七卷,《甘棠文稿》四卷,《十斋铭》一卷。《四川通志》有传。
吴伯通为浙省提学副使,士子专取功夫,时初学作文,多不根,为其罢出者众。群往御史台求试,御史复发吴公,吴出题《鼋(yuan)鼍蛟龙鱼鳖生焉论》,题乃一滚出来,文难措辞,而论又涉于性理,取者无几,甚为吴所辱。有嘲之者曰:“三年王制选英才,督学无名告柏台。谁知又落吴公网,鱼鳖蛟龙滚出来。”闻者绝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明代儒学家吴伯通
吴 伯 通(1 4 3 9 -1 5 0 2)(吴氏家谱记载出生为1441年) 字 原 明, 号 石 谷,四 川 广 安 人,明 朝 著 名 儒 学 家 、 教 育 家 。 在 仕 宦 三 十 八 年 中 , 历 任 河 南按 察 佥 事(省级主管教育的官员)、 浙 江 提 学 副 使 、 云 南 按 察 使 、 贵 州 按 察 使 等 职, 所 至 大 兴 书 院 , 致 力 教 化 , 当 代 和 后 世 称 道 。 著 名 思 想 家 王 守 仁 曾 质 问 浙 江 官 员 说 :“理 学 作 人 如 石 谷 者 , 乃 例 以 庸 鄙 视 之 , 不 立 庙 祀 , 何 也 ?”。足 见 其 在 明 代 思 想 文化界 的 地 位 和 影 响 。 但 时 至 今 日 , 除一 些 书 院 史 论 著 提 及 伯通 在 中 国 书 院 发 展 史 上 的 贡 献 外并 无 学 者 对 他 进行 专 题 研 究 。 不 能 不 说,这 是 地 方 文 化 史 研 究 方 面 一 个 不 小 的 疏 漏 。 本 文 仅 就 吴伯 通 的 地 方 文 化 教 育 略 加 考 述 , 以启吴 伯 通 研 究 之一 端。
一、 吴伯 通 及 其 家 族
关 于 伯 通 的 籍 贯, 地 方 历 史文 献 中 存 留 三 种不 同 记 载: 一 作 湖 北 通山( 今 湖 北 通 城 县 ) 人。康 熙《 湖 广 通 志 》 载 :“ 伯 通 , 通 山 人 。”通 山 ,即 今 湖 北 通 城 县 , 明 时 属湖 广 兴 国州 ( 治 今 湖 北 阳 新 县 )。 一 作 四 川 广 安( 今 四 川 广 安 市 ) 人 。 康 熙 《 贵 州 通 志 》、 雍 正《 河 南 通 志 》俱 载吴伯通 ,四 川 广 安 人, 进 士 。” 一 作 四川 顺 庆 ( 今 四 川 南 充 市 ) 人 。 明 人 蒋一 葵《 尧 山 堂 外 纪 》 载:“ 伯 通 , 字 原 明 , 蜀 顺庆 人, 彭 教榜 进 士 。”
我 们在 光 绪《 广 安 州 志 》 中 找 到 伯 通 籍 贯 记 载 不一的 答 案:“其 先 本 湖 广 之 通 城 县 人 。 元 末 有 天 寿 者 避 辟‘红 巾 贼 乱’, 卜 居 广 安 州 北 龙 溪 里 , 家 焉 。” 可 见 , 吴氏 祖 籍 确实为湖  广 通 山 县 ,为 避 元 末“红 巾 之 乱”, 迁 至 四 川 广 安 定 居 的 。 至 于 其 称“顺 庆 人”, 缘 于 明 代 广 安 州 是线隶属 顺 庆 府 的 县 级 散 州 , 按 照 古 人 习 惯, 籍 贯一 般 落 实 到所 属 县 级 政 区 。 总 之 , 称 其 通 山 人 , 广 安 人 , 或 是 顺 庆 人, 都 不为 过 。 但 称 作“广 安 人”更 妥 切 (从吴氏家谱记载其先祖吴天寿入川的1351-1368年到吴伯通出生至少已70年,说明吴伯通出生在广安), 因为吴氏迁  居 广 安 , 到 伯 通 辈 已 是 第 四 代 (实际上是第五代)了。 吴氏 在 明 代 是 广 安 的名 门 望 族 。 据 光 绪《 广 安 州 新 志 》 记 载:
崇 德 乡 氏… … 其 先本 湖 广 之 通 城 县 人 。元 末 有 天 寿 者 避 辟 红巾贼乱 ,卜 居 广 安 州 北龙 溪 里 ,家 焉 。子 海 、 海 子 友 能 。友 能 子辅 , 封 大 理 右 评 事 ,母 辛 氏 封 孺 人, 生 子 三 : 长 伯 祥 , 任 知 县;次 伯 通 , 进 士, 大 理 右评 事 、河 南 按 擦 佥 事、“提 督 学 政”、 浙 江 副 使 、 云 南 按 擦使 、 贵 州 镇 巡;三 伯 淳,乡 举,淮 安 府 教 授 。
吴 伯 通 的 高 祖 天 寿 、曾 祖 海、 祖 友能 、 父 辅 皆 不 仕 , 故 伯 通 学 生 王 瓒在《 吴石 谷 神 道 碑 铭 》中 称 其 祖“并 有隐 德(吴友能、吴友隐、吴友德为吴海的三个儿子)”, 其 父 已 人 学 读 书 , 以 求 取 功 名 , 伯 通 幼 时“尝 侍 父 学 于 州廨 ”。 至 伯 通 辈, 兄 弟 三 人 均 有一 官半 职, 最 为显 达 者 为伯 通 , 其 配 欧 氏 后 亦 随 夫 贵 得 封 孺 人 。
吴 伯 通 有 子 名 荐 。 据《 石 谷 神 道 碑 铭 》 记 述: 伯 通“子 荐 为州 学 生, 世 其 家 学”。 从光 绪《 广 安 州 志 》 看 ,吴 荐 对 其 家 学 以 及 家 乡文 化 建设 确 有 贡 献 。 吴荐 在 其 父 去 世 后编 辑 乃 父 的 事 迹 和 作 品 , 向 王 瓒提 供 撰 写 神 道 碑 的 基 础材料 就 达“数 十万字”, 至 今 我 们 还 能 看 到 伯 通《 石 谷 达 意 稿 》,与 吴荐 的 编 辑 、 传 存 分 不 开。 吴荐 还 主持编 修 过《 广 安 县 志 》 。 现 存 光 绪 《 广 安 州 志 》 卷首 开 列 有 历 代撰 志 人 姓 名, 其 中 便 有 弘 治年 间 明 经 吴荐 编 撰 的 《 广 安 县 志 》, 称《 吴荐 志 》 。 可 惜 《 吴荐 志 》 没有 流 传 下 来 , 但其 内容 必 为后 世 续 修 者 所 吸 纳 , 今在 宣 统《 广 安 州 新 志 》 可 以 看 到 他 撰 写 的《 宋 贤 四 赞 》。
吴伯 通 孙 辈 , 史 志 无 载 (吴氏家谱记载孙 辈因战乱逃往陕西和贵州等地,直到1666年,其后人又回到广安)。 但 可 以 肯 定 直 到 清 朝 其 后 裔 仍 然 在 广 安 居 住 。 光 绪《 广 安 州 志 》 记 载 了一 个 发 生 在 康 熙 年 间 的 财 产 纠 纷 案, 其 原告就是 其 后 代 。
明 季 , 兵 燹(xian) , 其子 孙 迁 黔(也有到陕西西乡县)避 乱 。 康 熙 中 归, 地 巳 建 庵(青莲庵) (今广安市前锋区观阁镇青莲村)。 讼 于 官 , 断 令 田 亩 还 主 。 庵 中 立 伯 通 主 祠 祀 之 ,以 志 其 旧 。
吴氏 后 裔 以 此 判 收 回 了 被 寺 僧 占 据 的 田 产, 但 故 宅 仍为 佛 寺 , 这 便 是 康 熙 以 后 广安 青 莲寺 的 由 来 。 不 过, 青 莲 寺 中 按 照 判 必立 吴伯 通 祠, 此 款 判 断 也 确 实 得 到 了 执 行 。 据 宣 统 《 广 安 州 新 志 》 载, 青 莲“寺本 伯 通 故 宅 , 今 供 有 神 位, 题 曰‘明 赐 进 士云 贵 按 察 使 石谷 公 伯 通 之 神 主’ ”可 见 , 到 清 末 青 莲 寺(庙宇六十年代才拆迁) 中 仍 供奉 盼着吴伯 通 的 神 位 , 并 保 存着 康 熙 时 知 州 王 廷 举 青 莲寺 题 写 的“儒 释 增 辉”匾 额 。
吴伯 通 自 幼 聪 慧 好 学 , 博 闻强 记 , 过 目 不 忘 。 少 时 曾“ 侍 父 学于 州 廨”, 广 安“州 守 柴 良见 而 试 之”,“大 称 奇 赏 , 因 令 人 学”。 在 投 考 科 举 的 征 途 中 , 也 是一 路 畅 通。 天 顺 壬午 ( 1 4 6 2) 举 于 乡 , 考 官 阅其 文 惊 曰:“不 意 场 屋 中 有 若 是 之邃于《易》者!”, 因 梓 其 文 。 甲 申 (1 464), 赐 进 士 第 , 拜 大 理 寺 右评 事 。 成 化 乙 未 (1 4 7 5), 升 河 南 按 察佥 事 。 此 时吴 伯 通 巳 是“天 下推 为 第一 士 子”的 知 名 学 者 ,“虽 科 第 以 《 易 》 , 而 于 诸 经 无 不 该 洽” 在 受 命 监督 河 南 乡 试 时 , 朝 议 以 其“学 问 绝人, 遂 赐 玺 书 提 督 学 政”。 后 历 任 浙 江 提 学 副 使 、 云 南 按 察使 等 职 。 弘治 十一 年(1 4 9 8) 致 仕 还 乡,三 年(1502年3月18日)后病 故, 终 年6 1岁 。
弘治 十 六 年 (1 5 0 3年12月28日) 葬 于 青 莲寺 旁 的 吴氏 家 族 墓 园(当地现在人称夫子墓,相传有48座夫子墓)。 到 清 末, 其 墓 尚 存,“墓外有 石 碑 、 石狮 、 石 羊 、 石 鸭 , 茔 制 宏 大 , 墓 门 作 阖 形 , 碑在 墓 前”
二 、吴伯 通 在 河 南
吴伯 通 在 大明天 顺 八 年(1 4 6 4) 考 中 进 士, 从 此 走 入仕 途 。 初 拜 大 理 寺 右评 事 , 继 之 出 任 河 南 、 云 南等按察 使 , 本 以 理 刑 为职 , 碑 传 中 也 有 称 颂 他“在 棘 寺 谙 练 刑 理 , 识折滞 狱”的 文 字 , 但 纵 观 其一 生, 其 主 要 贡 献 还 集 中 在 地 方 文 化 教 育方 面。
书院 是 中 国 古 代 进 行 学 校 教 育 、 传播 文 化 、 教 化 百 姓 的一 个重 要 场 所 , 在 明 代 基 本 上 属 于 独 立 于 官 学 之 外 的 民 间 学 府 。 由 于 明 朝加 强思 想 文 化 控 制 , 自 洪武 至 成 化 的 近一 百 年 间, 书 院 备 受冷 落 , 不少 书 院 被 并 入 地 方 官 学 , 天 下 闻 名 的 白 鹿 洞 书 院 竟 然 呈 现 出“昔 日 规 制 不 可 见, 惟 闻 山 鸟 相 呼 应”的 惨 象 , 岳 麓 书 院 亦 破 败 得“破 屋 断 桓, 隐 然 荒 榛 野 莽 间”?。
到成化 年 间 , 官 学 教 育 和 科举 考 试 弊端 日 益 显 露 。 在 这 种 形 势 下, 统 治 者一 改 长期 对 书 院 的 冷漠 态 度 ,开 始 着手 恢 复 书 院 讲 学。 成 化 元 年(1 4 6 5), 南 康 太 守 李龄 在 白 鹿 洞 书 院 旧 址 增 建 房 舍 , 招 收郡人 子 弟 入 院 就 读 , 聘 请 著 名 理 学 家 胡 居 仁 掌 教事,“名 士 弦诵 其 间 , 而 风 教始著”。 成化 五 年(1 4 6 9) , 长沙 知 府 钱 澍 修复 岳 麓 书 院 , 使“百 数 十 年 丘 墟 之 地, 顿 觏大 观”。 两 座 著 名 书 院 的 修 复 起 到 了 “流 光 天 下”的 带 动 作 用 。
书院 复 兴的 大 背 景 成 就 了 “不 以 理 学 自 居而 已 全 据 其 实”的 吴伯 通 。 成 化 十一 年 ( 1 4 7 5) , 吴伯 通 升河 南 按 察   事, 在河 南 任 职 的 八 年 间 , 先 后倡 建 了 百泉 书 院 、 伊 洛 书 院 、 汝 南书 院 、 大梁书 院 ,“以 祀 前贤 而 励 后 进” ,成 化 十二年 ( 1 4 7 6)重修上蔡书院。
1 .伊 洛 书 院
伊 洛 书 院 位于 河南 府 城 南 五 里,“两 程夫子 出 于 斯, 祠 墓在 焉 。 夏 县 司 马 公 、 范 阳 邵 子 寓 于斯 , 独 乐 园、 安乐 窝 在 焉”。 宋 时 大 儒 聚 萃 , 与 洙 泗 并 称 , 被 视“ 学 道 渊 源 之 所”。 宋 末 元 初,建 有 同 文 、 嵩 阳 、 颍 谷 、 伊 川 、 洛 西 诸 书 院 。 明 初“同 文 、 嵩 阳 、 颍 谷 三 书 院 娊 荡 然 靡 存 , 伊 川 、 洛 西 二 院 虽修 葺 , 亦 日 人 于 坏”。        
吴 伯 通 深 以 念 ,“乃 檄 河南府,以 伊 川、 洛 西 旧 院 , 命 所 司 葺 而 新 之 。 而 同 文、 嵩 婈 、 颍 谷 ,以 故 基 莫究, 想 得 郡 城 南 五 里 ,而 进 洛 河之 阴 安 乐 窝 遗 址 , 并 其 旁 隙 地 余 三 十 亩 , 总 建 书 院一 所 以 代 之 ”。书 院 于 成化 己 亥(1 4 7 9) 冬 动 工 开 建 , 而 成化 庚 子 (1 4 8 0) 落 成, 吴伯 通 题 额 曰 伊 洛 书 院 , 中 曰 十 贤 祠 , 祀 伊 洛 诸 儒 , 后 曰 讲 道 堂 , 左 曰 主 敬 斋 , 为师 生 肄 业 之 所 。 还“选生 员 中 颖 异 者 居 宿 。吴 亲 定教 条 , 暇 时督 课”。 所 谓“亲 定 教 条”, 即 《吴 石 谷 神 道 碑 铭 》 所 云:“复 酌 白 鹿 洞 规 , 自为 条 规 廿一, 使 有 持 循 。”
2 .百 泉 书 院
百泉 书 院 在 河 南“ 辉 县苏 门 山 百 泉东”,“境擅 幽 胜 , 晋孙 登 , 宋 康 节 、 邵 子 , 元 鲁 斋 许 氏 、 姚 枢 氏 、 宝默 氏 皆 尝 游 寓 于 此 , 则 邵 子 寓 此 尤 久”。 而“书 院 之 建 , 则 始 于 河 南 提学 佥 事 吴君 伯 通”。 成 化 庚 子 (1 4 8 0)四 月 始事 , 至 壬 寅 (1 4 8 2)三 月 毕 工 。 吴伯 通 之“更 名 百 泉 。 百 泉 云 者 , 盖 忧 俗 学 支 离 , 冀 诸 生 探 本 穷 源 , 得 蒙 养 之 道 尔” 。“凡 屋 三 重, 为楹六 十有 二”, 有 先 贤 祠 、 讲 道 堂 、 致 敬堂 , 规模 可 观 。 当 时“数 十 人 肄 业 其 中, 吴君 亲 定 教 条 , 每 行 部 至 , 辄 率 守 令 督 课 焉”。 此 般 亲 力 亲为 , 足见 其对 地 方 文 化 教育 的 重 视 。 后 来者 仍“视 昔 益 严 , 又 规 置 旁 近 常 稔 田 若 干 倾 惧 赡”。 当 时 的 百 泉 书 院 可 谓 繁 荣 昌 盛 。 直 到 崇 祯 年 间,“因 省 城被 水, 巡 抚 苏 京 题 改贡 院 于 此”。 顺 治 十 六 年 (1 6 5 9),“贡 院 移 置 省 城 , 仍 改 为书 院” 。
3 .汝 南 书 院
汝 南书 院“在 汝 宁 府 城 北 五 里 许 , 明 成 化 十 七 年 (1 4 8 1), 提 学 佥 事 吴伯 通 创 建”。 历 史文 献 对 汝 南 书 院 的 创 建 时 间 记 载 不 一 , 如《 明一 统 志》 称,“成 化 十一 年(14 7 5) 建” 。 王 圻《 续 文 献 通 考 》 卷 六 十一《 学 校 考 》 亦 如 此 载 。 但 在 时 间 和 地 址 上 有多 少 差 异, 都 肯 定 是吴 伯 通 创 建 的 。
4 .大梁 书 院
大梁 书院 在 开 封府 城 西 南 隅 。 书 院 经 前 后 三 位 官 员 的 相 续 建 设 而 成 :“始 于 宪 副 刘 公 姎钦谟 , 中 佥宪 吴公 伯 通 , 成 于 开 封 守 张 公九 云 , 而 维 持 上 下 则 都 宪 李 公 也 。” 正 是 因 刘 姎钦谟“草创未完”, 成化 间“提学 佥 事 伯 通 请 于 巡 抚 都 御 史李 衍 檄 开 封 府 知 府 虞 钟 督 工 缮 造” 。 康 熙 五 十 八 年 (1 7 1 9), 赐 书“两 河文 教额” , 成 清 代 河 南 影响 最 大 的 书 院 。
由 于“大梁 书 院 密 迩 臬 署, 则 遂 居 之 , 七 郡 之 士 云 集 辐 辏 , 士 风 翕 然 兴行”。 吴伯 通 这 位 司 法官 员 竟 然居 住在 书 院 内 , 显 然 意在 利 用 皇 帝 赐 予“提督 学 政”和“天 下 推为 第一 士子”的 影 响 力 督 导 学 生 刻 苦 用 功, 并 发 现 优 秀 人 才。 在 兴 学 讲 授 的 过 程 中 , 吴伯 通 确 实 发现 了 不少 英 才, 如 河 南汝 宁 府 上 蔡 人 李 逊 学,“甫 长 嗜 学, 器 业 过 人 , 读书 能 数 行 俱 下, 一 览 辄 不忘”, 素 为提 学 伯 通 珍 重 ,“领 成 化 丁 酉 (1 4 7 7) 乡 荐 , 丁 未 (1 4 8 7) 举 进 士, 又 如 后 来 在 浙 江 发现 淳 安 人 程 文 楷“颖 敏 好 读 书”,吴 伯 通“奇 其 文, 擢 冠 两 浙” 以 致 地 方 志 书 编 纂 者 称 其“甄 别精 当 , 善 奖 进 人”。
三、吴 伯 通 在 浙 江
弘 治 二 年 (1 4 8 9) ,吴 伯 通 由 河 南 按察 佥 事, 升 任 按 察 司 副 使 、 浙 江 提 调 学 校  , 直 到弘治 八 年 (1 4 9 5) 升 调 云南 按 察 使 。 在 浙 江 的 七 年 里 ,吴 伯 通 仍 然 以 学 校 教 育 和 地 方 文化 建 设 为己 任 , 拓 大诩忠 祠 、 扩 建 尊 经 阁 及 谨 严 施 教、 从 严 考 试 诸 事 影 响 最 深 远 。
1 .拓 大 诩 忠 祠
杭 州 自 南 宋 以 来 便 有 祭 奠 施 全 和 刘 允 升 的 祠堂 。 刘 允 升 、 施全 是南宋 时 期 支 持 岳 飞 抗 金 的忠 臣 , 因 反 对 秦 桧 的 屈 辱 求 和 政 策 , 都 被秦 桧残 酷 的 杀 害 。 吴伯 通 到 任 后 的 第一 件 事 便 与 同 僚 商 议 整 修 这 座祠 堂 。 李 榕 等《( 民 国 ) 杭 州 府 志 》 载 , 吴伯 通 拓 大 祭 祀 刘 允 升、 施 全 的 祠庙 , 并 题 额“ 翊忠”。 吴伯 通 拓 展 翊 忠 祠 , 以 这 种 纪 念 忠 臣 义 士 的 方 式 来 教 化 百 姓 , 体现 了 他“理 学 作 人”的 良 苦 用 心 。
2 .扩 建 尊 经 阁 杭 州 尊 经 阁 乃 永 乐 年 间 创 建,“藏 颁 发 书 籍”  渐 成 江 南第一 文 化 宝 库。 可 弘 治年 间 , 因 其“旧 且 敝”乃 废 弃 不 用 。吴 伯通 极 力 支 持 杭 州 知 府 张 溍“拓 旧 址 而 广 之”, 并 这 次 重 建作记 。 民 国 《 杭 州 府 志武 林访 碑 录》 载,《 重 建 尊 经 阁 记 》 ,“弘 治 六 年 (1 4 9 3) ,吴 伯 通 撰 ,阎 仲 宇 书”。 这 篇碑 记 本 身 亦 因 之 成为 悬 项重 要 的 地 方 文化 遗 产。
3 .谨教 严 考
吴 伯 通 在 浙 江 仍 然 保 持 兴学 重 教 的 工 作 重 心 。 弘 治 三 年 (1 4 9 0) ,“按 察 使 于大 节 、 提 学 副 使吴 伯 通 , 协 力 修葺”杭 州 府学  。 弘 治 六 年(1493年), 严 州 知 州 李 德 恢 主 持 完 成 了 严 州 儒 学 正 殿吴伯 通 之 作 记 。 还 亲 自 为诸 生 授 课 , 据 《 石 谷 神 道 碑 铭 》 记 载 , 吴伯 通 在 杭 州 贡 院 授 课 相 当 投 人, 亦 十 分 精 彩 。
诸生 聚 于杭 之贡 院 者 数 百 人 , 各 以 其 经 , 分 番 进 讲, 值 关 涉 性 理者加 谆 谆 焉。一 领 教 言 , 恍 若 发 肤 快 竦 , 骨 体 镕 洽 , 而 领 略 记 存 之 不 暇 。 至 崇 祀 先 贤 , 敦 讲实 行 , 排 斥 异 端 , 凡 有 裨 于教 化 风 俗 者 , 无 所 不 用 其极 。
明 代 文 献 中 记 载 有 吴伯 通 在浙 江 主 持 考 试 的一 则笑 话 。 郎 英 《 七 修类稿 》 载:
浙 江 提 学 副 使 西蜀 吴伯 通 淳 博 而 通 约 , 天 下 推 为第一士 子 。专 取 功 夫 , 时 科 场 初 学 , 多 不 根 作文, 为其 罢 出 者 众 。 群往 御 史 台 求 试, 御 史 复 发 吴公 。 出 题 :“鼋 (yuan)鼍(tuo)  蛟 龙鱼 鳖 生 焉”, 论 乃一 “滚 出 来”。 且 皆 难 于 措 辞,而 论 又 涉 于 性 理 , 然 取 者 无 几 而 甚 为吴 所 辱 焉。 有 嘲 之 者 曰:“三 年 王 制 选 英 才, 督 学 无 名 告 柏 台 。 谁 知 又 落 吴公 网 , 鱼鳖蛟 龙 滚出来 。”闻 者 绝倒 。
透 过 笑 话 可 知 ,吴 伯 通 实 际 上 并 非执 意 与 诸 生 过 不 去 , 而 是 欲 通 过 考试 导 向 让 考 生 充 实 根 底, 勤 奋读 书 。
四、吴 伯 通 在 四 川
吴 伯 通 致 力 四 川 文 化 教 育 始 于 成 化 十 九 年 (1 4 8 3) 。 当 时 因“丁 外 艰”,吴 伯 通 从 河 南 回 里 守 制 。 守 丧 期 间 ,“远近 学徒 来 者 颇 众”, 不 能 谢 绝, 遂在 其 家 乡 广 安一 带 兴 建 书 院, 讲 娱 儒 学 。
1.甘 棠 书 院
甘 棠书 院 位 于 四 川 广 安“州 东 十 里 , 溪 水萦 回 , 四 山 怀 抱” 。 最 初 吴伯 通 并 非 就 想在 此 建 立 书 院 , 只 是“买 田 墓 前,以 资 祭 祀 。 适 有 隙 地 , 可 以 结 卢, 爰 夷 垤 (die)补 坳 , 谋 作 家 艺将其 中, 教 以 学 焉”可 见 , 在 墓 前 隙 地 结 庐 是 了 培 植风 水,“夷 垤 补 坳”, 并 用 作家 教 之 地 。 但 由 于“远 近 来 学 者愈 多 , 不 能 谢 绝, 撢 乃 开 讲 , 有 司为 建 甘 棠书 院 ,以 处其 众”。 所 谓“有 司”就 是 广 安 地 方政 府 和 四 川 提 学 司 。
据 地 方 志 记 载 , 这 座 书 院乃 成 化 二 十 二 年 (1 4 8 6) 郡 守 王 兴、同 知 秦 升 助 资 并 创修 。 当 时 王“ 慨 捐 所 收 羡钱 佐 其 役 , 又 去 僧 寺 之 私 创 者, 籍 其 木 匠 ,以 归 伯 通 书 院”。 书 院 “经 始 于 丙 午 (1 4 8 6) 之 秋 七 日 , 于 四 旬 而 讫 功 。 中为 堂 五 楹 , 左右 翼 以 两 斋 , 为间 十, 为门一。 后堂 为小 堂 以 息, 堂 后 复 为以 祀 上 贤 。 堂 曰一 要之 堂。 吴伯 通 认 为,“欲 学者 主 敬 以 纯 心, 寡 欲 以 养 心 , 使 其 心 纯一 不 杂, 静虚动 直 , 而 能 明 且 通 , 能 公 且 溥 , 则 无 极 之 贞, 两 仪 四 象 之 本 , 皆 不 外乎 此 心 , 而 作 圣 有 基 矣” 。 遂 给 书 院 斋 舍 命 名,“左 曰 敬 曰 明 曰 通 曰静 曰 动 , 右 曰 义 曰 公 曰 溥 曰 虚曰 直 。 小 堂 曰 俨 若 思 。 祠 曰 崇 德 之 祠 。 总 名 之 曰 甘 棠 书 院” 因 地 处 甘棠溪 而 名 。 吴伯 通还 左 右 十 斋 各为 铭, 这 十 斋 之 铭 至 今 仍 然可 以 在 光 绪《 广 安 州 志 》中 看 到 ,“励 学 者 己为 之 学, 使先察 乎 义 利 理 欲 之 辨”, 并“手 书 白 鹿 洞 规 ,以 为学 则 , 诸 生 勒 石置 壁 间”。吴 伯 通 对 求 学 的 百 余 名 学 子“躬为 讲 解”,“屑 于细 务 而 大 体 详 明, 暇 则 进 诸 生 讲 明 经 义, 钃 (zhu)钃忘 倦”。
  当 时 督 蜀 学 佥 宪 潘 公“考艺 过 郡”, 前 来 吊 念 氏 亡 母 。 这 既 是 官 员 间 的 交 谊 常 情 , 又 是 对 吴伯 通 热 心 地 方文化教 育 的 认 可。 这 位 四 川 提 学 佥 事 承 诺“奖 诸 生 中 拔 其 优 而 进 之 太 学”这 也 是 师 生 办好这 座 书 院 的 大 动 力,因吴 伯 通 虽 然崇 尚 性 理 之 学 , 但 并 不反 对 学 子 应 举 人 仕, 认 为“仕 以 行义 , 禄以为 亲, 而 明 体 可 以 达 用”。 甘 棠书 院 的 学 生在 科 举 方 面 也 确实 取 得 了 不 错 的 成绩:“成 化 中, 乡 有甘棠 书 院 , 即吴 伯 通 讲 学处 , 其 出 身有 三 贡 , 有 乡 举, 有 进 士 。’
明 末 甘 棠书 院 被毁 , 但 吴伯 通 的 影响 依 然 存在, 以 致 清代 以 此 名 建 立 义 学 。 嘉庆 二 十 三 年(1 81 8) , 广 安 知 州“延 州 人 士 会议 劝 捐 , 新 增 义 学 , 名 甘 棠 书 。 仿吴 石 谷 之 书 名 也”
2 .井 泉 书 馆
井 泉 书 馆 在 广 安 州 治 西 ,“成 化 中 (1 4 6 5—1 4 8 7) 郡 人 吴伯 通 建 , 后 来“ 俱 归 并 广 安 学 ”。           
3.甘 泉 书 院
甘 泉书 院 在 广 安 州 邻 近 的 岳 池县 西 郊, 成化年 间“广 安 人 伯 通 建” 。正 是 伯 通 在 广 安 兴 学 讲 学 , 培 养 家 乡 子 弟 , 加 上“与 乡 里 人 无 少 长 贵 贱 , 皆 以 诚 待 娭之”,“型 于 家 , 信于 乡”, 深 受 家 乡 百 姓 的 爱 戴 。 成 化 二 十 三 年 (1 4 8 7) , 乡 人 在 广 安 州 城 东 街 伯 通 建 立 了 “当 代真 儒”牌 坊 。
结 语
吴伯 通 在《 自 赞 》 中 写 道 :“仁 之 居 廓 然, 义 之 路 坦 然 。 此 天 之所 以 与我 者, 与 圣 贤 而 同 然 。”其一 生“ 学 务 躬 行, 以 圣 道 自 任”为 官 三 十 余 年 , 所 至 热 心 文 化教 育 事 业 , 聚 徒 讲 学,“绅 衿 多 师 事 之” “一时 生 徒 造 就居 多” ,“被 其 教 者受 官 中 外,由 都 台 以 致 郡 邑 庠校, 盖 千 余 人”。 在 河 南 、 浙 江 、 四 川 兴办 书 院 、 教书 育 人 , 业绩 尤 著 。      
(西华师范大学   蔡东洲  张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吴石谷先生神道碑铭并叙(广安州志)
      (明) 王攒  祭酒

      自程朱讲明理学以来,学士大夫莫不知所向往,然莫能究其精微之极至。或以记诵,或以词章,六经四书惟以资进取之计,固无以实得于心者也。今之世,能体验贯通,停滀(chù)涵浸,使经与心一、心与理一,一话一言,悉理之妙而流出肺腑,且于圣贤矩则无不合焉者。呜呼!此石谷先生之所以为盛也,此所谓圣贤之学也。攒尝受教门下,仰察最真,抑岂窃真近似,辄以理学猎名者乎?国家混一天下,贞元会合,积百年而得先生,继往开来,殆庻(shù) 几焉。盖虽不以理学自居,而已全具其实矣。先生既殁,其嗣子荐篡缉事状数十万言,属铭丽牲之石顾先生道德宏懿,非浅识芜词所能形容,是以执笔复止,今九载于兹矣。及宋南都,刘先旧徒仕诸司者更迭致速,且曰:“子亦门墙有造者,尚谁委乎?”是以不揆(kuì)攒之不足以铭先生也。
    先生讳伯通,字原明,号石谷,其先居湖广之通城。有曰必大者,为晦翁高第弟子。高祖天寿,元末避红巾贼乱,转于蜀,来广安。曾祖海、祖友能并友隐友德(三弟兄)。父辅封大理右评,母辛氏,封孺人,以正统六年(1441)辛酉岁四月已已日生,先生龙溪之甲第。幼有奇质,经书过目不忘,尝侍父学于州廨,州守柴良见而试之,大称奇赏,因令入学。天顺壬午(1462年),举于乡,考官阅其文,惊曰“不意场屋中有若是之邃于《易》者!”固梓其文。癸未(1463年)春,捷南官,又梓其文。甲申(1464)年,赐进士第,拜大理寺右评事,疏乞归省,诏许之。后考转寺副。成化十一年(1475)乙未岁,升河南按察佥事。丁酉(1477年),监试汴闱。时朝议先生学问绝人,遂赐玺书,提督学政,在河南八载。时浙中提学缺员,少师晦庵刘公奏授副使,往仼其事,在浙七年。转云南按察使,未几,改贵州镇巡。诸臣并列治状及德学之盛,荐于朝,而先生之去志决矣!
    戊午(1498年)冬,上疏乞归。居家三年,为寿,藏于鹄山祖墓之右。忽有星如斗,昼陨秀屏之阴,后数日,先生疾作。一日,秉烛自书其赞,略曰:“仁之居廓然,义之路坦然,此天之所以予我者,与圣贤而同然。”门人故旧句疾,不答,但指观赞而己。州里不问亲疏贤愚,咨嗟悲悼,哭于室、唁于途者,络绎不绝。时大明弘治(1502年),壬戌岁三月十八日也,享年六十有二。配欧氏,封孺人,子荐为州学生,世其家学。荐卜以次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归窆焉。
   先生忠厚端凝,根于至性,虽科第以《易》,而于诸经无不该洽。性复善记,少时庠友有得于刘寅《易议》者,先生偶见之即记其善者七十篇。默录示众,不讹一字。其在棘寺,谙练刑理,谳折滞狱,少暇,辄寻绎经书,祈寒暑雨,未尝少置,京宦子弟皆翕以之。章剖句释,削稿正误,人人意满。时万文康公官内阁,蜀士竞趋其门,先生兀一不往。在河南,振肃宪度,奸贪畏慑,逸去者若干。知磁州何至,钧州杨重恃阴援纵贿,先生据法斥之。建四书院于境内:开封大梁书院;辉县百泉书院;洛阳伊洛书院;汝宁汝南书院。复酌《白鹿洞规》,自为条件廿一,使有持循,而大梁书皖密迩臬署,则遂居之。七郡之士云集辐辏,士风翕然兴行。然又虑天下风俗教化之未纯,详陈五事以清于朝。虽黜之!故巡抚历疏论荐,几九载不迁,先生处之裕如也。其在浙亦然。诸生聚于杭之贡院者数百人,各以其经分番进讲,值关涉性理者,加谆谆焉。一领教言,恍若发肤快竦,骨体镕洽,而领略记存己不暇。至于崇祀先贤,敦讲实行,排斥异端,凡有禅于教化风俗者,无所不用其极。
    居亲丧,不用浮屠,州里化之。读礼之日远近来学者愈多,不能谢绝。禫乃开讲,有司为建甘棠书院以处其众。中为一要堂,斋居之左者,曰敬,曰静,曰明,曰动,曰公;居右者,曰义,曰虚,曰通,曰直,曰薄。欲学者主敬以存心,寡欲以养心,使其心纯一不杂,静虚动直,而能明且通,能公且簿,则无枝之贞,两伙四象之本,皆不外乎此心,而作圣有其基矣。后各为铭,励学者为己之学,使先察乎义利、理欲之辩,复手书《白鹿洞规》以为学则,诸生勒石置壁间。时有欲习程试文者,先生谓:“晰义既精,践行既实,则发为文词,以应有司之求。将见其言,泽如也。况仕以行义,禄以为亲,而明体可以达用,但得有命,穷通有时惟安以俟之耳。”
    先生优于吏治,测怛(dá)爱人,兴草利弊,如恐不及。凡徇私病众,逞豪挠法者,严以绳之,未尝轻货。宧辙所历,风裁廪然,多忤权贵,名谗名诋,往往之由然终莫能害也每疏乞休,恩诏勉留之。公卿故旧,不通一简,其不屑干谒,每为僚友所迂。
    近世有名士以六经为糟粕,而读不必读者,且谓:“明体握机而用,不必深究。”骋浮荡不根之词,高自标致,举世靡然宗之,莫误其实。先生惧坏学者之心术,和诗以反其意而辟之,多至百余篇。先生之学,内外兼尽,体用同源,动静交养,高爽渊悫,渣滓浑融,不厉色作威,不徇俗以干誉。其畏之也,莫知其所以畏;其爱之也莫知其所以爱。历宦既去之地,烦慕企仰,弥久弥深。一日,浙宦皆会于阙下,王吏部守仁曰:“浙士无豪杰。”或间曰:“理学作人如吴石谷者,乃例以庸鄙视之,不立庙祀,何也?”众愕然,然之。盖守仁未尝及门,祇饫闻而私淑耳。
    先生名与字皆出元公,以明通实自静虚中来,而天下之物,静者莫如石,虚者莫如谷。石虽静,而能云以雨;谷虽虚,而能云以应。是静虚明通之中,而动直公溥寓焉,遂自号石谷。且赋诗云:“我谷一片顽石,传声还解生云。一雨青山绿树,乾坤空寂无闻。”盖其于道无往不致意焉。
    先生作书效欧阳率更,方整刚劲,世之专业者反岀其下。为文浩愽宏深,涵纯阐粹,若不经意,而体制森然,必关世教,必泽以性命道德之腴,必可以推诸世而无獘。世俗浓华纤丽之作,无一语及之。诗歌永清警冲淡,词以理胜,讽诵有尽,恩致无穷。于汴于浙,六历乡试,若序义论策,岀其手者居多,天下至今传诵之。其于六经四书及濂洛关诸子,每欲因其所己言,发其所未明而有所论述,以宦业不克就。既还林下,此志正锐,而疾作矣。今河洛吴越之间所脍炙者,皆诸生讲讲时各以意编录而非完书也。所著有《达意稿》三十卷、《石谷韵语》十二卷、《策间答》七卷、《顺庆府志》十五卷、《闻见录》廿卷、删正叶米》、《近思录注》犹未脱篙。
   俸余惟延宾客、聚坟籍、周匮乏,囊无百缗之蓄。乡人无少长贵贱,皆以诚待之。与兄原善,弟佰淳极敦友爱,视诸侄犹子。先世产业悉举授之,数之多寡,置而不间。其型于家、信于乡,以厌股乎椆儒广士之心志,又实见其允蹈之符也。
    自筮仕迳属矿,四十年间,凡五转官,其所以学诸已而教于人者,老而愈笃。两司文柄,被其教者,受宫中外,由都台以至郡邑庠校,盖千余人。人繁难载,刻具碑阴,攒沗殿斯列,鬼不足以窥砚涯涘。仅具事状所见,叙次如右,以念万世,庶见我朝亦有大儒,克与斯道者也。呜乎!是足铭矣。
    铭曰:道在两间,孰嗣其真。前则邹鲁,后则洛闽。虽非大行,默以翊世。天存道存,易炳易晦。时炳期绍,时晦斯绝。载绝载绍,乃儒之杰。呜呼先生,瑞我皇明。天钟其英,地钟其灵。出自西蜀,名动海内。劬志尘编,振讯踔厉。惟道是求,惟圣是师。功收一原,识彻万微。义精之至,入神臻妙。讵曰知之,既乐既好。贯串六籍,并包百家。胸襟洞然,浩彻无涯。彼世之士,惑怠以止。先生之仕,以学终始。罔间南朔多士景从。虚至而实,实至而通。饮以冲和,消其躁狂。肺髓顿化,饥渴顿忘。缘才作成,循偱有序。如沐春风,如濯时雨。折哀群言,不费研思。渊渊天人,莫百隐机。执我方介,罔惑俗随。无妄之毁,理亦宜之。邹鲁以还,洛闽恃盛。彼心之传,式完其正。大哉皇明,畴为醇儒。旁稽远揆,前微比踰。望隆德尊,性牫无疆。宦辙所历,弥思弥仰。胡不百年,遂及幽扄(jiōng)。鹄山之阳,躬所自营。靡静维石,靡虚维谷。祌游八表,是往是复。石谷出云,遗泽犹存。有珑翠珉,于彼墓门。维道之懿,维教之系。是用作诔,以昭万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甘 棠 书 院 记
                            ( 明 )  吴伯通
古者家有塾,党有庠,州有序,国有学,盖无无人不学也。先王之治与俗,斯其所以隆美而不可及与?国朝内有京师,外达府、州、县,以至里、社,皆有学,循古制也。虽家熟之制未举,而亦未若寺观然。私创有禁也,然有禁者,世人争竭力为之,其多至不可胜纪。聚沦灭三纲之人而豢养之,则天性人伦何由而明也?夫正学不明,邪说横流,惑人心术,一至此也,可悲矣!
夫成化癸卯冬(1483年),余自掖台辍提学事,奔先君丧以归,甫祥,而母氏复见背,荐罹闵凶,苟存不死,废书久矣。再期而祥,远近学徒稍有来者,以情事未平,未能纵观诸经。姑取礼可读,相与讲习之。已而来者颇众,因买田墓前,以资祭祀。适有隙地,背山而水,可庐。爰夷其垤而补其坳,谋作家塾其上,以居诸生,将即其中,教以学焉。
先是,督蜀学佥宪潘公考艺过道于郡,便吊余山中,因见其中有尤者焉,公状励之而进之于大学。于斯举也,因皆感奋,以赀相余首事。而郡守居巢王侯与闻余有作,惠然捐所收羡钱,不隶藏籍者若干佐其役,又去僧寺之私创者,籍其木瓦以归余。而洪都秦侯升自谏垣贰守吾郡,方承檄掌县政于渠,亦以日给余米来饩其匠,且致材木焉,资其缺乏。经始于丙午之秋(1486年)七月,踰四旬而讫其功。中为堂五间,左右翼以两斋,为间八,前为门一。堂后又累磴而上,有亢爽,复为祠,以祀上贤。于是仅取圣贤教人为学之要,揭名以训。堂曰一要之堂,斋左曰敬、曰明、曰通、曰静、曰动,右曰公、曰义、曰虚、曰直、曰溥。此周元公所示学圣之要诀也。谓:“一为要者,一者,无欲也。无欲易至,必自敬始。始则欲寡,寡之又寡,以至于无,则此心纯一矣。”小堂曰俨若思,祠曰崇德之祠,而总名之曰甘棠书院,因其地而名也。然后手书先师文公先生《白麂洞规》于石,刻置壁间,以为学则。凡学于此者,盖亦不待他求,而为学之则,常在目矣。惟顾堤不忘,必主敬以存其心,寡欲以养其心,使其,心纯一不杂,静虚动直,而能明且通,能公且溥,则无极之真、两仪四象之本,皆不外于此心,而作圣有基矣!又循其规而进,以广其业。于凡君臣之义、父子之亲、长幼之序、夫妇之别、朋友之信,皆无极之散见。而吾人所当然而不容已者,必慱学之、审间之、慎思之、明辨之而笃行之也。言必忠信,行必笃敬,忿必惩,欲必窒,见善则则迁,有过必改,以修之,一处事也。必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一接物也。必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必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已。则其学也,内外兼尽,本末不遗,如是而患友至于道者,未之有也。道有诸已,推以及人,裕如也。若夫科举文词之习,所资以进者,义理既明,践行已实,则其发于文词以应有司之求者,将见其言,泽如也。至其得失,命也;穷通,时也。吾安以俟之而已。因记创建端原,并述所惑与所闻,以告同志而相与勉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甘棠书院

甘棠书院位于四川广安。明成化二十二年(1486)郡守王舆、同知秦升捐资建于城东。
建    于 1486 前    身 蒙学堂
提学吴伯通回乡省亲讲学于此。书院格局按周敦颐《学圣要诀》规制,中堂5间名一要堂、俨若思堂;左右两斋各5间,左额为“敬”、“静”、“明”、“动”、“公”,右额为“义”、“虚”、“通”、“直”、“博”。又刻嵌朱熹《白鹿洞学规》于壁,以为学训。后废。清嘉庆九年(1804)知州恒敏、十六年知州刘有宜均拟重修,皆因经费困难未成。二十三年刘有宜召集士绅集资,重建于城内文明街,规模如前,又称义学。道光二十一年(1841)迁建于文昌宫右侧。光绪六年(1880),知州唐发忠捐资以增膏火。三十年改为蒙学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为何人?在历史上无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吴伯通 编辑
吴伯通(1439—1502)字原明,号石谷,四川广安县人。
中文名 吴伯通 出生地 四川广安县 出生日期 1439 逝世日期 1502 字 原明 号石谷

生于明正统四年(1439),卒于明弘治十五年(1502)。少聪明,过目成诵。天顺八年(1464)进士。官大理右评事,授河南按察签事,成化十一年(1475)任河南学政,创办辉县百泉书院,洛阳伊洛书院,汝宁汝南书院,并参酌白鹿书院规章,令各院遵行。十三年(1477)监试浙闱,任浙江学政,主讲杭州贡院,从学者数百人。十九年(1483)丁父忧,居家八年,其间亦起院讲学,从学者众,有司为建甘棠书院,以供学者住读,后官云南按察使。弘治十一年(1498)上疏请归。十五年(1502)卒于家[1]  。
著述名录编辑
伯通为政三十八年,大兴书院,从学者两千人。后王守仁谓浙人云:“理学作人如吴石谷者,不立庙祀何也?”浙人无以为答。可见其兴办书院之影响。后浙人为之建坊,称为“当代真儒”。著有《石谷韵语》十二卷,《闻见录》二十卷,《策问答》七卷,《甘棠文稿》四卷,《十斋铭》一卷。《四川通志》有传。
人物轶事编辑
吴伯通为浙省提学副使,士子专取功夫,时初学作文,多不根,为其罢出者众。群往御史台求试,御史复发吴公,吴出题《鼋鼍蛟龙鱼鳖生焉论》,题乃一滚出来,文难措辞,而论又涉于性理,取者无几,甚为吴所辱。有嘲之者曰:“三年王制选英才,督学无名告柏台。谁知又落吴公网,鱼鳖蛟龙滚出来。”闻者绝倒。
代表诗作编辑
《春雷词》
风度飞花点竹林,送春细雨更纷纷。
谁知春风如膏润,催起秧苗拥绿云。
0bd162d9f2d3572ce0a39f628a13632763d0c3cf.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广安州志,哪里可以借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图书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时科举考试,学子最怕碰到偏题、怪题,而主考官为了易于择优取秀,命题往往从深难度考虑,以至经常出现怪题。

据《古今谭概》载,「明代吴伯通为浙江省学道,取士专著工夫。」吴主持童试时要求甚严,因此考不取秀才的人也特别多。

这些未能考取的落第者很不服气,相约一道去御史台请愿。御史恐众生闹事,便答应他们的要求,即「御史复发吴公(吴伯通)」。

可是在重考时,吴伯通「故意」出了一道怪题:《蛟龙鱼鳖生焉论》,题旨乃「滚出来」之意。

童生都是年少见识少,对偏僻的野生动物,诸如(音元,是龟属,似鳖的大小)、(音陀,爬虫动物,又名猪婆龙),未见也少闻,看到这题目,不仅难以措辞,还觉得含有「污辱考生」的意思。

因而,能通过这次考试的自然寥寥无几,怨声很多,有人因此赋诗道:

三年王制选英才,督学无名告柏台;谁知又落吴公网,鱼鳖蛟龙滚出来。

无独有偶,清末,张之洞督学四川时,也曾以此题为试,考生为之大哗,有考生某某,以非凡之勇气,在之文末写道:

「有之洞,有之洞,鱼有鱼之洞,蛟有蛟之洞,龙有龙之洞,鳖有鳖之洞,犹未张有张之洞耶!」

阅卷者见之,觉得别解有趣,遂列于荐卷中。

张之洞阅后,并未怒忤,批道:「夫人必有自侮而后侮之,其余勿论矣!此卷不可没也。」后该考生入张府,深得重用。

此道《蛟龙鱼鳖生焉论》试题,诚然是「怪」。隔了朝代再复用此旧题,仍然难倒了童生,引发非议,此「怪题、偏题」确实不宜。

为此,张之洞特作明示 ,「此卷不可没也!」供作后人记取教训之用。

特别令人赞许的是,这个位高权大的当朝高官,身为两广总督、两江总督、军机大臣,对「讥讽辱己」的考生,不追过、不报复,且录入其本府重用,真是胸襟宽广、雅量容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通志
吴伯通四川广安人进士成化中为河南佥事提督学校伯通博通六经躬为讲解一时生徒造就居多擢浙江副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吴伯通     自赞
仁之居廓然,义之路垣。此天地之所以予我,与圣贤而同然。虽予足履之有未遍也,而其目之睹已了然。惟之死而心一靡他,又能无适而不皆然。则位虽止于三品,而寿拘乎百年,吾生也庶乎,其不徒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留春词  (明)吴伯通
红雨纷纷映落霞,杏花满地混桃花。山花无数燃山面,春恋山中魏野家。
淡淡春风一自凉,飞花无那点罗裳。行人莫谓春归去,蝶队成行蜂集房。谐谐黄鸟自相呼,花落却怜春色无。春色不知何处有,小车来处问尧夫。小薗花落亦成幽,山自迨迨水自悠。说与醉翁花不断,陶家又候菊花秋。风度飞花点竹林,送春细雨更纷纷。谁知春雨孚膏润,催起映苗拥绿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15年优秀版主团队 2016年优秀网友

发表于 2017-10-10 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安自古人杰地灵,这个作为文化应当传承。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
QQ鍥剧墖2017082208455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植物油厂那一带一直叫干塘铺,一直不解其意,某天忽然看到《广安州志》才知道原来是叫甘棠铺,在奎阁附近原本是座甘棠书院,为明吴伯通所建,
原从小长大的夫子坎,都是为纪念吴伯通才叫的夫子坎,不知道夫子坎与吴伯通有其他什么关联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吴伯通,字:原明;号:石谷。诰封授嘉议大夫由进士及第授大理寺,右评事辅副累官。河南按察司佥(qian)事兼六典乡试提督,河南浙江两省学政,历云南贵州按察使升贵州镇巡。殁崇祀乡贤,祠表其坊为:【当代真儒】。学者称为:石谷夫子,后有夫子坎。夫子坎传说 吴伯通到广安歇脚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东门一带因其紧靠渠江码头而最为繁华。当时由江边到东门,“正东为东街,一曰大东街,珍错钱布之所萃也,有高门大宅,旧为刘大瑄第,额题‘父子进士’,今售为金氏宅。街中有当代真儒坊,明州人为吴伯通建,花行酒店瓷器店糖果毕备,由北而上,曰小东街,多富贾店,雕刻漆画,市缠番盛,由东折至东门街,有官盐茶店,有茶货,有纸马,有食店,由东门直上为三圣街,今名会府,多珠翠木箱之器。”这是今天我们在史料中所能看到的一些记载。东门内过去还有一座黄鹤楼,具体位置不详,系知州翁世平所建,此楼匾额即为邓小平的先祖邓时敏所题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东门往渠江上游走,还有一奇景,即篆水,这也是古代广安十六景之一。篆水在县城东北大约一里的渠江上,江中滩石纵横,湍流奔急,当江水至此石蹟便变得平坦起来,其波纹犹如书法中的篆字一般,因而得名。有传说称,州人吴伯通曾在此投秕糠于水中,那秕糠在水里居然篆成“石谷”二字,吴伯通大为惊奇,便以“石谷”作为自己的名号。此地原多有石刻诗文,但后来多半磨灭,今天就更难见到了。对篆水,曾有多首诗歌记述,一是唐代著名诗人元稹的《篆水》,诗曰“渠江明净峡逶迤,船到明滩拽念迟。橹窡动摇仿作梦,巴童指点笑吟诗。畬余宿麦黄山腹,日背残花白水湄。物物色可怜心莫恨,此行都是独行时。”又有杨瞻十二景组诗中的《篆水呈祥》:“图书出河洛,不知有灵水。神篆浮中流,何物乃能尔。石谷献嘉祥,乾坤拽妙理。惟愿江心字,年年常如此。”还有清代广安知州陆良瑜的诗:“历到明滩胜慨兼,沙明风细碧波湉。文章一任纵横趣,寄语霜毫莫漫拈。”这类描写篆水的诗歌还有很多,说明此景当时名气确实极大,惜乎今不能再见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扫码下载麻辣社区APP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求职招聘|网页游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ICP12003267-1 )
@技术支持|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17-12-16 07:19 , Processed in 0.194742 second(s), Total 79, Slave 59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