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913|回复: 36

[文学艺术] 五娃连续做了五个工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8 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在前面

      作为一个乡村教师和一个家有留守亲人的网络写手,我一直关注着农村留守老人、儿童、妇女的生存现状。2005年,我试着撰写留守题材的长篇小说,暂名《留守儿童》,写至大约十万字时,觉得只写留守儿童的生活,不是留守人员生活的全部,不好,因此果断地废了。之后又另起炉灶,撰写《农民工的留守妻子》,大约十四万字时,突然发现写得很不严肃,为了点击率颇有些不顾底线,因此再次废弃了第二稿。再后来静下心来,经常回老家体验生活,方才动手写作《留鸟》。这部书是后来定型的小说《撂荒的土地》的雏形。《留鸟》二十万字,完本之后在新浪原创论坛连载,收获许多好评。但我始终觉得不太满意,于是又将该书推翻重来,最后创作除了关注农村三类留守人员生存现状的长篇小说《撂荒的土地》。该书的压缩版《留守妇女》于2011年在《川东都市》上连载。后来获了广安、华蓥的两个小奖。全文在网易原创(后来改版为网易云阅读)连载,创下了360余万的点击,300多条正面评论。作为发在网上的严肃文字,能有这样的点击和评论,是十分少见的。这不是这本书写得怎么样,而是人们对留守儿童、留守老人,有着共同的关注。

      小说从05年开始动笔,到最后成型,已是2015年年底,前后花了差不多十年时间。哪个要说我没严肃对待,我兴日诀人,哈哈!
      那本书里,写到了不同年龄段的留守儿童:还在上幼儿园的、小学低段、小学高段、初中、高中,都有涉及。唯独没有涉及的,是成年了的。
      留守儿童成年后怎样了?

      请看《五娃连续做了五个工》。

     《五娃连续做了五个工》,写的是我所认识的几个留守孩子成年后的样子。当然,这不是长大后的留守孩子的全部,不过有一部分这样的孩子存在,就够让我们伤心了。
因为小说不长,就响应谢歌的号召,发在论坛吧。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狗日五娃这次连续做了五个工,真是奇了怪了!

  这话是工头李唐喝了一杯劣质白酒,心里无端升起一阵感慨之时说的。和所有工友一样,李唐喜欢喝酒,午饭和晚饭无酒不欢,但酒量却不行,三两就足够他晕乎一阵子了。一晕乎他就会大发感慨。他的感慨往往从他喝下的劣质白酒说起。

  五块钱一斤的酒,绝对是勾兑酒,喝了绝对头痛难受,但是不喝它吧,这狗日心里又难受——话往往这样开头。话头一起,他老婆罗珊和儿子李诗便会找个借口,端了饭碗,狠狠地夹几筷子菜,起身离开饭桌。懒得听他个舅子那一谷箩兜屁话!老婆罗珊这样说,儿子李诗也这样说。

  就像狗日的五娃连续做了五个工一样,奇了怪了,工头李唐今天的话头居然破天荒第一次发生了变化。因此老婆罗珊和儿子李诗都没有起身离开饭桌。罗珊还附和地点了点头,说,就是!

  老婆罗珊说“就是”两个字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地投向儿子李诗,那意思很明白,你娃看看人家,人家都可以连续做五个工了!

  李诗却一副没听见、没看见,也纯粹不关心的样子。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听他嘴里的“他个舅子”那一谷箩兜屁话上,当然也不在吃饭上。因为他右手虽然在往嘴里刨食,但刨十次却几乎有五次都没将饭菜刨进嘴里,而且每次的间隔时间也长得要命,仿佛每一口到嘴的饭菜都需要咀嚼大半个世纪似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他的注意力都在他的手机上。手机摆在桌上。他左手除拇指以外的几根指头一直灵活且有节奏地点着触屏,目光也一直不离手机。嘴角露出会心微笑的时间,往往长过咀嚼饭菜的时间。

  随时随地都在低头耍手机,是李诗和那个被骂作“狗日的五娃”的家伙们的共同特点。他们干活可以漫不经心,逛街也可以漫不经心,甚至吃饭拉屎都可以漫不经心,但耍手机却绝对专注。这也是李唐酒后喜欢感慨的话题。从感慨劣质酒喝了让人头疼到耍手机的诸多坏处,话题的转换很多时候都缺乏逻辑性,但李唐总能巧妙地转换,不着一点儿痕迹。比如他说,儿子,把你那背时手机放下,听你老汉说几句行不行?不要总是把那个背时砍脑壳的东西拿在手里——话题于是就转过来了。

  但是李唐今天是真的跟五娃一样奇了怪了,非但不提劣质酒的事,连李诗耍手机的事也不提了。他只提五娃,狗日五娃一连干了五个工,想不到,真的是想不到啊!

  饭桌子前或站或坐,或男或女,共有十来个人,除了工头李唐一家三口,还有七八个工友,他们在忙着往嘴里倒酒、刨饭、夹菜的空档,也都或点头或嗯一声表示赞成。于是五娃连续做了五个工这件事,便成了今晚进餐时唯一的话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娃连续做了五个工为什么就能成为一个大家热议的话题?原因在于那娃自从来到工地,就从来没有连续做到三个以上的工。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来形容他做工,都过于抬举他。那娃往往干一个或两个工,就得支了工资,去网吧里混个三五天,直到把钱花光才返回工地,再昏天黑地的睡上一两天,这才打起精神出工。这样的人突然连续做五个工,不让大家热议才怪。这不,同样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李诗就没让大家热议,因为李诗始终保持着自己的良好记录,连续做工绝不超过三个。他仿佛知道一旦超过三个就会引起大家热议似的。

  五娃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人被工地收留,可以说完全是个奇迹。眼下房地产业不景气,建筑业一片哀嚎,很多态度端正,特别能吃苦的工友都得不到收留,像五娃这种人,可以说没有哪个工头愿意领到自己工地上去。

  李唐之所以收留他,完全因为儿子李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娃和李诗年龄相当,今年都二十岁。两人从穿开裆裤把屎拉在裤子里时就在一起耍,是老庚,特别要好的朋友。两人的成长经历类似,性格也都比较内向。五娃两岁时,父母因为要外出务工,把他扔给了爷爷奶奶,是典型的留守儿童。李诗幸运一点,直到四岁时,李唐两口子才扔下他外出,但李诗爷爷奶奶去世得早,只好交由年迈的曾祖父母照管。

  留守儿童一身都是毛病。两个家伙平日里少言寡语,看上去老实本分,但逃学旷课盗卖自行车进网吧啥的,却比谁功夫都精湛,总是能让老师和家长们头痛不已。李唐因为儿子总是逃学进网吧,怕经常不归家让曾祖父母着急,把老人弄出个三长两短来;又怕他经常出入网吧招惹上是非,因此一咬牙便买了台电脑,装了网络。李诗自从家里有了电脑,就再也没去网吧玩了,不过,他也再没去学校。非但他不去学校,与他年龄相当,情形跟他差不多的三四个小子,也都不去学校了。他们天天窝在李唐家里,守着那台电脑过日子。遇到断网或者电脑故障,几个家伙才外出晃荡一下。

  五娃自然是其中之一。辍学时,他刚上初一,十三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窝在李唐家守着那台电脑过日子,几个十二三岁的小子,一转眼便二十来岁了。几年里,李诗的曾祖父母相继过世,五娃的爷爷奶奶也不在了。五娃的老汉太急于发家致富,结果深陷传销魔窟出不来。五娃妈为了养活自己,很少顾及到儿子。五娃几乎无依无靠,成了不是孤儿的孤儿。五娃没地方可去,又没有能力养活自己,更加只能厚着脸皮跟着李诗混。李诗有电脑,父母带班当工头又不缺钱花,为人也仗义,跟着他混,虽然经常饱一顿饿一顿,好歹还饿不死。最关键的是有电脑玩,有网上。

  李诗曾祖父母去世之后,李唐不放心把儿子一个人留在家里,加之觉得二十岁的娃儿,理所应当该打工挣钱养活自己了,于是就把他带到了自己带班的工地上。李诗要走,五娃可就慌神了,这下非但没有电脑可玩,连吃饭活下去都成了问题。

  李唐性格豪爽,颇有同情心,见不得五娃可怜的样子,又担心儿子没伴,于是就把五娃一同带到工地上,答应让他先打小工,再学技术。小工的日工资是一百二,考虑到年轻人爱玩好耍,李唐还允许他干一个工就可以借支一百。

  五娃来到工地打小工,一直保持着连续做工不超过三个的记录。这次不晓得老天开了哪只眼,竟然让他坚持了五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15年优秀版主团队 2016年优秀网友

发表于 2017-7-28 22:06 来自麻辣社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真诚欢迎华蓥网络作家、《华蓥山游击队传奇》作者之一“沙河柳”网友与麻辣网友们一起分享大作。上面的已读完,关注并期待后续,本坛置顶高亮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8 22:34 来自麻辣社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手机网友
现在还看不出效果,怎么就给予如此评价?  (2017-7-28 23:28)  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9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不是看出效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网友  发表于 2017-7-29 17:08
小说连载的话,最好每天都发一点,不要头天发黑球多,二天三天一个字不发,这样会失去很多读者,可能以后逐渐没几个网友卵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7-29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工友们吃着热饭,喝着小酒热议五娃连续做了五个工的时候,五娃正死狗一般躺在工棚里,一动都懒得动。虽然能强烈地感觉到腹中的饥饿,能闻到饭菜诱人的浓香,但他就是懒得动那么一下。他的想法很简单,很决绝,就是宁肯饿死,也再不要起床!

  他现在浑身上下都跟散了架似的,感觉没有两块以上的骨头还连在一起,无法支撑起他瘫软、酸胀、疼痛,跟一滩稀泥似的身体。

  他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轻易做出坚持连续干五天的愚蠢决定,甚至后悔当初鬼使神差地跟着李诗到这个该死的工地上来。打从娘胎里生出来,他就没吃过这种苦。这种苦简直就不是人该吃的,甚至都不是畜生该吃的。这种苦,最好由机械化来吃,都什么年代了,造房子居然还要人工肩挑背磨!

  他特别想不明白,那些一有活儿,干起来就从不间断的工友,他们的身体是什么做的,怎么就不会像他一样,浑身酸痛,浑身无力,浑身跟得了伤寒一样瘫软,反而像打了鸡血似的,一天比一天精神好,一天比一天劲道足,永远不晓得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9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当然想不明白。他的那些工友,最小的三十七八,最大的五十六七,每个人都是在比他小得多的年龄,就开始跟着大人耕田种地下苦力,从小锻炼得身强力壮,耐力十足,意志坚强。最关键的是,他们以有活可做为人生最大的乐趣,因为有活干才有钱挣,活多钱挣得才多,日子才有奔头,人生才有希望。

  五娃,以及和他一样胡乱活在今天这个世界上,刚刚成人的“留守儿童”就不同了,他们在应该进行劳动锻炼的时候,没有得到必要的锻炼,既没有锻炼出强健的身体,也没有磨炼出坚韧的意志,最关键的是没有培养起劳动的意识,以至于都年满二十了,还不懂得这个世界最起码的生存法则,是人只能通过劳动获得报酬来养活自己。他们只想着活一天算一天,或者根本就没想过“活”这个这么严肃的字眼。上有父母,再上有国家呢,想那么多干啥?

  五娃也就不再想。他其实已经没力气想了,沉重的鼾声表明了一切。不那么牢实的工棚,几乎快被一浪高过一浪的鼾声给掀翻。

  五娃热烈的鼾声传到饭桌前,李唐的感慨又来了,听听,狗日的五娃,打鼾打得跟牵母猪过河一样!睡成这样的人,离劳动改造成功就不远了我跟你们说!

  李唐说这话的时候,也学老婆罗珊的样,有意无意地拿目光扫着儿子李诗。可李诗还是那副表情,那个姿势,沉浸在网络世界里,与现实世界始终保持着距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9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说说,五娃受了啥刺激,怎么就下狠心连续上了五个工呢?罗珊开始疑惑。儿子李诗从来到工地,一直保持着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要死不活的记录,一副绝对没有受过刺激的样子。五娃拼死拼活地连续上五天工,她没有老公李唐那样的开心,反而多了份担忧。

  没看见他受啥子刺激啊!有声音从饭粒里漏出来。

  五、五娃受、受刺激?开、开什么玩笑?五娃就、就是那种会、会受刺激的人吗?他、他天生就没啥子刺、刺激!这话从一个五十七八岁的老工友的嘴里不大利索地溜出来,看样子二两勾兑酒下去,他的舌头有些不太听使唤了。

  受没受刺激,问问你儿李诗不就晓得了?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李唐不愧是这个工友群里最聪明的人,一下子便为寻找答案找到了捷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9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的目光于是都投向一直低头玩手机的李诗。李诗与世隔绝的精神状态显示,他绝没有收到大家目光中迫切探寻的信息,依然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但这种状态今天注定会被打破,逼他从虚拟世界回到现实中来。坐在他旁边的堂婶一巴掌拍在他吊在板凳外的半边屁股上,嗔骂了起来,狗日的诗娃,没听到嗦?问你话呢!,

  李诗吃了一惊,猛地站了起来,张皇失措地问,做啥子?,

  大家问你,五娃为啥子拼命一连做了五个工?堂婶说。

  我怎么晓得?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别烦我耶,忙着呐!李诗果断地拒绝了堂婶的询问,并且为了不受工友们的打扰,进五娃挺尸的工棚去了。

  看看你教的好儿子!罗珊不满意了,拿筷子指着老公李唐,看看他怎么对他婶婶的,也太没得教养了!

  当着这么多工友,李唐被老婆拿筷子戳着骂,一点儿也不恼,反而笑嘻嘻地说,我得纠正一下你。不是我把儿子教成了这样,是我死去的爷爷奶奶教的,你要怪啊,就到阴间去怪吧,我保证不拦你!

  李唐的话把大家都逗笑了,也没人再想去探究五娃连续做五个工的原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9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娃连续做五个工的原因,就像谜一样,云遮雾绕地,确实没人知道。连五娃最好的朋友李诗,此时也不知道。只不过李诗没有工友们那种无聊的好奇心,不想去询问。他摸进工棚,只是想避开工友们的干扰,清清静静地玩一会儿手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9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歌说事 发表于 2017-7-28 22:06
真诚欢迎华蓥网络作家、《华蓥山游击队传奇》作者之一“沙河柳”网友与麻辣网友们一起分享大作。上面的已读 ...

感谢谢歌厚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9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麻辣社区手机用户 发表于 2017-7-29 17:08
小说连载的话,最好每天都发一点,不要头天发黑球多,二天三天一个字不发,这样会失去很多读者,可能以后逐 ...

不好意思,白天有事,只好晚上来传。每天一个小节,欢迎评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30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望多看到大师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0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liping2 发表于 2017-7-30 12:43
期望多看到大师作品

你乱喊大师,全广安市人民都会反对。我不过是一业余搞屎棒而已,还是称老师好,反正是教书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0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对五娃来说,连续上五个工的原因,是一个连娘老子都不能告诉的秘密。这个秘密他必须坚守着,直到全部沤烂在肚子里。

  其实,五娃长这么大,还从没把自己的秘密告诉给娘老子过。不是因为他没有秘密,也不是他的那些秘密不可告人。他觉得,秘密只可告诉给朋友,而自己的娘老子,从来都没成为也没打算成为他的朋友。他们要么高高在上,对犯了错的五娃大声呵斥或殴打惩戒;要么远在天涯,对留守在家的五娃不闻不问。他们在五娃形成最起码的是非观念的时候无影无踪,又在他应该掌握必备的知识文化时缺席,别说做他的朋友了,就是做他的父母也不称职。五娃怎么可能把自己的秘密告诉给他们?

  五娃的秘密通常只告诉给李诗这样的哥们,比如又盗了谁家的几斤废铁,捉了谁家的小猫,割了谁家的电话线等等。但那些都是小秘密,无关痛痒。而连续上五天工的原因,却是大秘密,是绝密,关系重大,就算关系再好的朋友,也不能透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扫码下载麻辣社区APP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ICP12003267-1 )
@技术支持|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17-9-26 11:49 , Processed in 0.213220 second(s), Total 72, Slave 5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