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阅读: 2865|评论: 0

[梨乡杂谈] 北门拱桥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4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家由小巷深深的晓古街搬到北门沟的桥前边,是1993年左右。
那桥,我是习惯叫绸厂桥的,因为它是建绸厂时由一座小小的石拱桥改建为可以通汽车的桥。后来才知道,旧时人们称其为拱桥。我的心目中,拱桥指河对门拱桥沟有名的拱桥。于是,我便将此桥称为北门拱桥。
北门沟又名紫石溪、九曲溪等。
康熙《苍溪县志》记载:“县东十里有紫溪,发源于玉女山,溪中有大紫石,下有潭,潭内有黄金色影约长二尺余,头曲身直,状如金钗,取之则散漫不辨其处,水平亦复如前,真奇观也。相传为玉女所遗,故名其溪曰金钗。”这也是九曲溪又名紫石溪的根据。
又据《苍溪县志》载,苍溪之名“北门外紫石溪山泉水汇流,来若游龙……鱼跃碧潭,树浓夹岸而苍翠成溪,命县之名本此”。足见北门沟之名声显赫。
听老人们说,拱桥是县城豪绅陶友三修的。旧时与此桥遥遥相望的现法院对门一带,当年是陶的庄子。时陶为苍溪红帮“义”字大爷,很有些势力的。
三、四十年代暴发的陶氏,彼时正在县城及北门沟、回水坝、云峰清盐沟、五里陶家垭等处购置庄园,自诩“全县首领,为人景仰”,不可一世。况且那时县城的黄家曾出过为民请命的耆老黄聚五的族人正在其上游修二道桥,于是陶氏便也修建位于其下游的拱桥。
不可一世的陶氏,却并不受工人认可,在陶氏暗自高兴时,却不想他建的那桥,被工人将方向稍微一改,使那如眼珠般的两个桥洞,正对其庄子。来若游龙的北门沟水,过此处时好似两只流泪的眼睛。
陶氏的结局,不知是否与此有关呢?
说到陶氏修的北门拱桥,我想说肖培德和“六千桥”。
肖培德,苍溪陵江镇光明村三组人。一生勤耕苦作,乐善好施,农副商兼重。
半百而无子,乃抱一儿。
一俟农闲,父子常提筐扛锄,于北门沟到六包垭路上,填坑洼、换石板、疏通水沟涵洞。过往行人称其为修桥补路的“善人”。
时苍溪中学操场通往北门的大路,需过九曲溪。溪上只有六个石条做的跳磴子。一遇雨季,溪水上涨,跳磴被淹,行人只好绕道他途,怨声不绝。
培德见此情景,决定在此造一平桥,便利行人。乃将那准备收老之用的历年积蓄,倾襄捐出,鸠工建造。乡邻、修桥工匠见公有此善举,捐工、只吃饭不收工钱者多多。
不数月,平桥建成,耗铜元六千吊,因取名“六千桥”。并竖石碑以资纪念。时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也。
同是北门沟上的桥,修桥的主人各异,结果自然各异。这段历史,北门沟人知道、北门拱桥知道。
北门拱桥是一座从白鹤山后山到白观子一带农民沿平坦的沟边进城的桥,既是陶氏修的,便也有欺行霸市的嗨大爷的人把守,进城卖柴的过此桥,十把柴要抽一把;卖菜卖猪儿的依此类推......。过拱桥往北不足百十步,有经白鹤山流下的小沟,汇入北门沟。交汇处有小小的观音庙,当然还有更小的土地庙。想来,这些神仙,是百姓们祈求平安而供奉的了。
不过,这样的情景时间并不长,共和国成立后,面貌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除了没了那小小的观音庙、土地庙,沟还是那沟、桥还是那桥、水还是那水,甚至田还是那田。

虽然我已是古稀之人,可要说共和国成立初的北门拱桥,还真说不了多少,只是六十年代中期去那儿开会,拱桥旁是大队的晒场,清朗的月光下,工人和社员坐一起,听社教运动的讲话,真有那“天上布满星、月牙亮晶晶”的感觉。
不过,我同学讲过他记忆中的北门拱桥:桥头是生产队的十间大瓦房和晒坝,晒坝边就是北门沟。拱桥将溪沟两岸的人联结起来。大瓦房和晒坝是人气最旺的地方,队里在这儿组织社员开会、学习,庄稼收获了它是晾晒的场地和储存的仓库。社员们都喜欢上这儿转转,男人们坐在石桥栏杆上慢条斯理地吸着烟,交换交换彼此的新闻;小孩们也在晒坝里寻找自己的乐子,还有的悄悄钻进水里,无拘无束地畅游。
早春清晨的薄雾、稚嫩的麦苗上覆着的白霜;月光在冰霜反射下的惨白凄怆;春雨绵绵,水满溪沟;沿沟两岸在春风中摇摇头抖落身上的冰霜开始疯长的麦苗、悄然吐翠的青草;树上“吱吱呀呀”鸣叫的斑鸠,声音清丽婉转......。
夏日的北门沟,碧水溶溶,清澈明亮,一早一晚,清风习习。沟岸边,草青树绿,鸟鸣水响,相互交织。溪沟弯弯曲曲,九折盘绕,身姿婀娜。
最奇的是夏秋时节“打白雨”。本来烈日当空的晴好天气,忽然乌云骤起,紧接着电闪雷鸣,狂风呼啸,一声惊雷过后,大雨如注,溪沟水平地而起,山坡上山洪裹挟着大量泥土滚滚而下,一股股洪流汹汹涌涌汇入北门沟中,惊浪拍岸,回声激越。

拱桥边的人,唯有八十年代初的大队长周伯,给我印象最深(我妻曾与他重病住院的妻同病室)。中午大伯总是戴着草帽、摇着篾搭扇,利用短暂的午休来送饭,陪着老妻唠叨,汗淋淋的身上透着好闻的稻花香味。一次,大妈牙痛难忍,我将其由住院部背到门诊治疗,大妈直夸我是她的救命恩人,周大伯送了我们一碗新打的大米,熬出来的略显绿色的米汤饭,那个清香味,多少年都忘不了。
八十年代后期,北门拱桥相当热闹,桥对头新建的国有企业县绸厂,在原桥身上加固将其改造为水泥桥,建厂的建筑材料源源不断地由此运进工地。
九十年代初,晓古街的祖屋因二幼扩建,我家搬到了北门拱桥前。
家门前是县城至龙山的公路入城的一段,现在叫汉昌路。
苍龙公路并非像如今的北门沟路,它是避开北门沟沿岸平坦肥沃的田地,沿白鹤山脚下向东河延伸的。毕竟那是民以食为天的时代,粮食是第一位的。它没有经过现在的北门大道那片小小的平坝,甚至还绕过了现在殡仪馆前的水田,是从殡仪馆门前过去的。
有了绸厂桥,这些平坦的田地身价倍增,一时,拱桥附近建起了绣品厂、地毯厂、丝绸总厂、魔芋厂等。这诸多工厂,现已消失。它们的功过,后人自有评说。我这儿要说的是过拱桥往北的魔芋厂。
苍溪人叫魔芋为“灰菜”。
魔芋是一种生长在海拔250—2500米的山间多年生草本植物。是有益的碱性食品,对食用动物性酸性食品过多的人,搭配吃魔芋,可以达到食品酸、碱平衡。此外,魔芋还具有水平降血糖、降血脂、降压、散毒、养颜、通脉、减肥、通便、开胃等多功能。
早在公元250---306年,我国晋朝的《蜀都赋》就提到“其圃则有蒟蒻”。唐朝《西阳俎》、宋朝《嘉祜本草图经》、明朝《本草纲目》等名著中都有蒟蒻的记载。日本最早记载蒟蒻的《和名类聚抄》中提到《蜀都赋》的注中说:蒟蒻的根白色,用灰汁煮之,即凝成,可泡在苦酒中食之,蜀人对其珍之”。魔芋是随佛教一起传人日本,最初只作药用,后偶尔也食用。如今在日本,魔芋仍称为蒟蒻,魔芋制作的保健食品备受日本人的青睐。
魔芋传统的吃法是做成魔芋豆腐。就是我们苍溪人说的狭义上的魔芋—“灰菜”。
记忆中的魔芋是用鲜魔芋(块茎)做。那魔芋洗净切块,和着大米一起用石磨推成浆后,在锅中熬制,煮沸后加碱使之凝固,有点像点豆腐似的。
聪明的农家主妇,会将刷洗干净的新鲜的魔芋,在竹篾容器上来回磨,使其逐渐成浆、用棉布口袋稍稍过滤,将滤出的魔芋汁放入锅中煮沸,成糊状,最后倒如冷水中冷却,自然结成快。至于碱,则是用过滤后的草木灰水,这可是绝对的绿色食品。
现在市场上的魔芋,大多是用魔芋粉做的。
其实,八十年代中期,我们苍溪就生产过用于制造魔芋精粉的芋角(就是魔芋烘干后的产品)。
现在要说魔芋厂当年为了魔芋与日本人的一段交往了。
那是1984年10月7日,日本福德株式会社福德好昭先生曾来苍溪,考察魔芋的生产情况。他先后在高坡、黄猫等地察看,非常满意,称赞我们的魔芋个大、长势好,言“在日本还从未见过有这样大个头的魔芋”。后福德无偿赠送我县汉昌农产品加工厂(后魔芋厂,为县二轻与外贸局合办)全自动烘干设备等一套。八十年代,我县先后向日本出口魔芋芋角精粉等数百吨。
芋角:将收获的鲜魔芋洗净去掉烂斑、切块、烘干。
烘干,是自己砌的烧柴的烘焙炉,凭经验控制温度和时间,效果很好的。较日本先进的需用电能、柴油、压缩空气等的烘焙设备,我们本地的烧柴的土烘焙房有经济实用的优点。
当年的魔芋厂最早停产后破产。不过那魔芋精粉,如今已成为做魔芋豆腐的主要原料,而家庭的用鲜魔芋做灰菜,几乎绝迹了。
我们苍溪在八十年代就生产芋角并出口日本,不能不说是走在时代前面的举措。这段历史,多少有点令人自豪的。
还要说及的是,早在清光绪(公元1875—1908年)就先后有日本人冈山源六、高桥如雪来苍卖药,此交往已逾百年。
清光绪年间来苍的日本人冈山源六、高桥如雪,当然没有走过北门拱桥,那时还无此桥。不过,他们一定游过北门沟这条山泉水汇流,来若游龙……鱼跃碧潭,树浓夹岸而苍翠成溪的小溪的。
随着拱桥一带工厂的破产,桥似乎少了昔日的风光。特别是北门大道打通后,拱桥彻底重建为水泥大桥,东河的车辆远远就能看到它桥头的巨幅广告;进出城不再走拱桥,改由经宽敞笔直的北门大道,只有重载的由东而北、由北而东的车辆由汉昌路经它而过了。
沟硬化了沟底、雨水污水分流,拱桥处城乡结合部,上流的沟壁由水泥浇注,两岸绿树丛中盏盏路灯,开发的商住楼中是先期富起来早已溶入城市的衣着入时跳广场舞新居民们......,变化大哟。

街道、居民、住房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人们勤劳善良的秉性,却少有改变。我的邻居,被称为豆芽的老板,就是如此。
以豆芽为其冠名,显然该老板是卖豆芽的,可在最初,是不被人称为老板的。我还是随先前人们的称呼豆芽来讲他的故事。
豆芽芽豆芽,应是工厂破产后。那时的他夫妇,一个上小学的女儿,一时没了赖以生存的工厂,十分地困难。可心灵手巧的豆芽,做起了小本生意芽豆芽。他的豆芽,最让人放心的是干净,一颗颗地摘那本地的黄豆,早晚的浇水淘洗,白白胖胖极有卖相。几年的打拼,由租房到了自己在我们这城市的周边建房。他是有眼光的,经白鹤山流下汇入北门沟的小沟边,自建了水泥板桥、引山泉的水井,既有了丰富的水源,有改善了交通。每天早上不到五点,妻子踩脚踏三轮,丈夫用摩托车在后顶,摇摇晃晃走过北门拱桥直奔梨乡市场。从没有节假、从没有生病,一年到头只有春节休息两三天(时下连春节都不休息了,过年反而更忙)。
城市人口的增多、他对市场的把握,夫妻的勤劳,终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时下,豆芽的房子已改建到六层,白色瓷砖贴墙、不锈钢窗户,气宇轩昂。下层是宽敞干净的恒温的豆芽间、凉粉魔芋操作间、卷闸门的停车房,上边是跃层式的住房。再不是烧煤,是用燃气、用锅炉;再不是脚踏三轮,而是宝马轿车、电动三轮。阔大的门楼国庆节是鲜红的国旗,春节是大红灯笼和对联,这阵仗,不叫他老板都不行。
可这个老板,每天将近两千斤产量的豆芽、魔芋、凉粉等,全系他一人生产,并未请工人。近五十岁的老板,孙孙俩个,六口之家,天伦之乐。
老板是精于算计的,除了豆芽,近两年又上了苍溪的土酸菜。
那酸菜,每天老板早早从市场运回来,中午往国大、刘一手等大酒店送货后,回家便是一根一根地摘,砂子、田螺壳、烂叶叶,摘得干干净净。打火锅的长酸菜、煮稀饭的短酸菜,家菜、萝卜菜应有尽有。我常想,我一个人做不到十斤的酸菜,要忙一下午,他那一次两百多斤,是怎么做出来的?还不说每天的豆芽、魔芋、凉粉、海带等。
老板的门前道路,全是他一人利用送货间隙时间打扫,一年不知要扫烂多少的扫帚?
老板的生意在继续,蒸蒸日上。可老板,除了叫老板,还是一人当他的豆芽作坊工人。
这样的老板,只是我们北门沟这些生产豆腐、豆芽中的老板的一个。变的是外观,不变的是秉性。北门拱桥,可以作证。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让城市留住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
每当我走上北门拱桥,心里便会生出些许惋惜:沟岸边昼夜车水马龙、灯火辉煌,高楼大厦里从四面八方涌入城市的人们,显然不知他们身边有过这样一座老桥。但愿我的文章,能让人们记住乡愁。
2019-11-28草
2020-1-3改毕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0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20-2-17 22:13 , Processed in 0.060096 second(s), Total 22, Slave 19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