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阅读: 7544|评论: 0

月夜奇遇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26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彭山:青风山上的微信公众号【山中有屋云半间】的文章。
[color=rgba(0, 0, 0, 0.3)]原创: [color=rgba(0, 0, 0, 0.3)]青风山上 [url=]山中有屋云半间[/url] [color=rgba(0, 0, 0, 0.3)]4月6日
前言:在重庆读大学时,回家是坐火车到宜宾的安边镇住一晚,再坐汽划子【机器船】到新市镇,再走路到中都。屏山县的中都到马边县的荞坝,那时没有公路,小路一边是山,一边是河沟,有三十里路没人烟,要到通往和平乡的铁索桥时才有熟地出现,也才有了人烟的迹象。这段路我居然在月光下夜行,如今回忆起来仍心里害怕,背心发麻。世间是否有鬼,这是一个古老的话题。我根据这经历就写一个号称是“鬼故事”的故事吧。
月夜奇遇
我至今还未去自首,因为我不清楚这是否是“过失致人死亡”。我主观认为我不是。我无过失。他,在离我至少有三米的距离,大叫一声就倒地死了。当然,我也大叫了一声。如果这就是“过失”的话,那我认为,人人在那时都会有“过失”,直白地说,当时如果你在那地方,你不大叫一声的话,你肯定是神经不正常。闲话休讲,就说说我的遭遇吧。
我是个大三的学生,在重庆读书。暑假回乡,先坐火车到宜宾的安边镇,然后坐机动船,我们那里叫它是“汽划子”,沿金沙江上游到新市镇,然后就该翻山越岭回家乡了。到达一个小镇中都时,已是下午六点左右了。吃了晚饭,去找旅馆,才知这儿正开个什么会,仅有的这旅馆已满员。也好,就月夜行路看风景,多个人生的经历吧。反正自己一个壮小伙子,四十多里地就到家,地势也熟,难不倒咱。
山路倒不算崎岖,一面靠山,一边临水。一条小溪在月夜里流得有声有色,连那条象蛇一样的小路也泛着白光。远处,山岳黑黝黝的,近处,那些树木的枝叶纤弱的影子时不时映在小径上,我感觉得到阵阵清气在天空飘浮,我甚至闻到了月夜的味道,准确点说,应该是不知哪里传来的花木的清香。大山里的小溪特别有意思,清澈得很,溪面上还有薄薄的水蒸气,受月色浸染,那层薄霭呈现着有些微微发光的白色。不过,你在这月夜的清辉里走夜路,你得脚下留神。间或会有癞蛤蟆一下子跳到你的脚背,吓得你一跳,浑身一哆嗦,自然也会吓得它一跳。还有,那些近两米长的乌梢蛇,在月光的照耀下,黑亮黑亮的,时不时会横在路上乘凉,在拐弯处,你一出现,它们便猛地一窜,只见草丛瞬时向两边倒,声响在夜色中特别大。我告戒自己,就别看风景了,好生埋头走路吧。这样走了一阵,在山路的拐弯处,突地出现一个白发凌乱的老太婆,木然地坐着,月光照在她那核桃般皱纹的脸上,泪水在惨白的月色中发亮,特别显眼。我问,老人家,你这是怎么了?她用手向上一指,我一抬头,树杈上吊死了一个老头,我正在他的脚下。这一抬头,可说是终生难忘。老头的脸被月光反射得异常的灰白,眼睛向外突出,那眼株子仿佛就象挤在两支枪管口上的子弹头,随时都有可能向外弹出,这老头的舌头早吐了出来,往下吊着。原来人的舌头可以吐出来这么长。“人死如虎”,这话果真不假,至今想起那情景,我还头皮发麻,背心热烘烘的,也有些麻酥酥的感觉。那时,我的脚如同安了弹簧一般,几步就跳开了。老太婆的孙子,有十三、四岁的样子,行动敏捷得惊人,一下子从山路的弯处拐了出来,爬山如履平地一般,影子似的瞬间就飘到了他奶奶面前说,附近那家人的男人前天就到省外打工去了,留下母女二人自然不敢在夜里来相帮。老太婆闻听,眼睛直直的,一下子扑过来在我面前跪下,我又吓得一跳。他说,小哥,你大恩大德呀,你就相帮我们俩婆孙一下嘛。帮我们把老头子从树上取下来嘛,他在树上挂久了,转世投胎难呀!你就帮帮我们呀,我下辈子变牛变马来报答你呀。我能说什么呢?我说,怎么帮?她说,我孙子上树解绳子,你在下头抱着双脚,他是吊死的,我们这儿的规矩,吊死鬼不能再沾土,要直接装到棺材里头,他的魂魄才不会迷路,才不会在山里到处飘,成为一个人见人怕的孤魂野鬼,野鬼要找替身的呀,要害人的呀。这任务太艰巨了,我硬着头皮站在一个坡坎上,她孙子还是那么利索,一个十足的山猴儿,几下就上了树,将他那可怜的爷爷用荡秋千的方式,将那老头荡在我怀里,我忙紧紧抱住不松手。人死,手脚是冷的。但,到底有多冷,我算是有了切身的感受。由于思想准备不足,我不由得打了个寒噤,老头子脚上还穿着草鞋,一条短裤用一根布带子扁腰系着。我左手抱着他的膝盖部位,右手扶着他的腰身。他身子早已僵硬,直挺挺的,如同一根冰柱,一股寒气直往心里钻。我莫名其妙的也抖了起来。也许,夏夜,本身夜路走热了,出了一身汗,突然接触到这么一个冷身子,会觉得特别的凉。我抱着老爷子,等他孙子下树来,以便我们共同抬着,往他们家走,把老爷子弄来平躺在他家门板上,就算完成任务。老爷子倒不重,估计本身重病缠身已有好些时日才会有这般瘦,也就七、八十斤吧。我抱着等啊等,觉得时间特别久。这孙子猴子一样的上了树,怎么下来就这么慢?这在搞什么名堂?我竟错误地把头转了过来,想看看这孙子下来了没有。谁知,没看到他孙子,我看到了老爷子的脸。这脸变化得太恐怖了,实在不好形容。我忙把目光收回来。就在我收回目光的那一瞬间,我分明看见那老头子冲我笑了一下,是外国电影中看到的诡秘的一笑,是右眼一挤,右脸颊的肌肉向右眼角一拉,仿佛在说,“这事就我俩知道好啦”。我颈脖子不禁抖动了两下。这时她孙子已来将尸体接着。这小孩子还是满有力气的,一下子就抱起了他爷爷的脚,我只好把脸转向一边抬住他爷爷的头,终于在上了一段坡路后,将这完全僵直的躯体放在了他家里。阿弥陀福,按乡俗,他灵魂终于可以升天了。我是留下来陪这婆孙俩还是 ......,老太婆见我木呆呆的,便说,小伙子,劳烦你了。老天保佑你,去赶你的路吧。路上你再帮我个忙,行不?你知道石牌坊吧?我二女就在那坎上住,你就在坎下喊她一声,叫她天一亮就赶来这儿,就给她说,她爹死了,她也好有个准备。老太婆一脸哀怜的望着我,我只好使劲点头,很有点义不容辞的味道。事实是,老太婆爆炒豆似的话语,哪里是征求意见?她晓得我大忙都帮了,这点小忙我是不会推辞的。我说,我在坎下怎么喊?就喊:“喂?”“不,这样喊,她不答应的,我二女叫柳香,你就喊,柳香,柳香,你爹死了,看她咋个反应?我也不晓得她还靠得住不?她也有病,造孽啊!”{一}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60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19-11-15 05:36 , Processed in 0.045091 second(s), Total 21, Slave 18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