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阅读: 10158|评论: 1

不能忘记:东汽宣传部长十年前的地震日志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在网上发现了一篇现任东方汽轮机厂宣传部部长彭嘉先生写于2008年的地震文章,读来历历在目,特转发。
20180513_261075_1526158737378.jpg
不能忘却的记忆

         彭嘉





  步入不惑之年,不知道在什么时间、地点受到什么的触动,忽然有了一个感慨:儿时的我们,像一张白纸,随着岁月流逝及阅历增加,成长中的记忆、心动时的感悟、落魄后的愤懑,如图案、如色块、又如线条,甚至是鬼画桃符般密密麻麻逐渐占据了记忆的整个纸面,再难有哪怕是一小块净地以备更新更美的图画。

  于是,或许踌躇满志、自得骄傲,或许心存块垒、郁闷终日,此时,赶走“心中的魔鬼”而让天使常驻就成了我们这些成年人时常想象的事情。

  那么,我们需要什么呢?喔,需要一块儿时总是梦寐以求色彩斑斓、触之生香的橡皮擦!它能帮助自己小心的擦掉纸上不该有的痕迹,实现更多的留白,就像电脑清理整顿硬盘,腾出新的空间,重新写入、重新存储!这样的橡皮擦,也许就是诵读一段童话、聆听一首音乐、或是周末的一次户外、朋友的一次聚会。

  而在这次与大自然的不屈抗争中,这样的橡皮擦,也许就是废墟中凄惨的呼救声、也许就是夜幕下微弱的手电光、也许就是空气里弥漫的来苏味,当然更会是迎向车辆一趟又一趟来回搬运的志愿者、是矗立在伤员旁边长时间手持吊瓶的热心人、是匍匐在废墟上艰难搜寻不言放弃的刚毅勇士、是稚气未脱却放射坚定目光的解放军战士。

  相信5·12后的每一名东汽人都有自己亲身经历的难忘故事,都拥有一份沉甸甸的珍贵记忆,将这些难忘的故事和珍贵的记忆记录下来,是我们亲历千年不遇大灾难幸存者的一份义务和责任,以使之成为激励我们每个人不断修正人生轨迹、走好生命之路的不竭动力,成为不断地洗礼自己的灵魂、陶冶个人情操、实现人生高尚的甘霖源泉,这既是告慰去者,更是激励来者。





     大楼惊魂

  地震发生时,我与同事正在公司12层大楼上的6楼参加组织部门召集的会议,忽然,脚下的地板晃动起来,抬头环视,没有人说话,房间里顿时静了下来,大家面面相觑,很快,我们意识到:这是地震!紧接着,会议室剧烈摇摆起来,而且一次比一次厉害,自己真切的感受到由于大楼的摇晃倾斜而带来身体的大幅度晃动,每一次倾斜,不了解建筑结构的我想来水泥砖块搭建起来的高楼,哪里经得起这样大角度的摆幅。“这一下大楼回不去了、这一关怕是过不去了”的念头一下在脑子里闪过。惊恐之中,伴随剧烈的声响,大楼摆了回去,紧接着,又摇摆倾斜到另一个方向,这时,脑子里又闪过这一次可再也回不去了的念头,短短的十几秒,大楼大幅度的来回摆动4、5次,“要洗白”的念头就反复在脑海里出现,我们好似踩在阴阳分界的悬崖边,随时都可能向这个世界道别而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时间停滞得也像定格一样总过不去。

  不知谁喊了一句:赶紧到卫生间!由于我坐在会议室的最里面,当我扶着墙根摇摇晃晃走到时,先期冲出会议室的几位同事正挤在卫生间的烧水房里,我靠了过去,忽然发现我正好处在烧水房与洗手池的交界处,我想还是不安全,按照常识,我急忙推开男洗手间,里面空无一人,走进去,片刻后我就感到孤单甚至是恐怖,人本质上说到底还是偏好群居的动物,我又退了回去,与还站在烧水房的同事挤在一起,心里想:就是死也要和大家在一起!

  又过了几十秒后,大楼终于停止了剧烈的晃动,沉默中几个人几乎是同时喊道:还是走吧!大家鼓足勇气,急忙向大楼侧面的逃生楼梯奔去,当推开侧门,所见让人瞠目结舌:以往能见度好的时候似乎伸手可及的青翠似滴生机一片的紫岩山已被黄尘遮掩,俯视周围的厂区,飞沙走石,滚滚烟尘从背山方向以不可阻挡之势弥漫袭来。

安装在大楼外侧的安全铁梯自6楼到1楼,不过8个弯不足百米的距离,快步下楼,但感觉怎么总也跑不到尽头,耳边不断传来时大时小的“轰隆轰隆”声,后来知道,这是山体滑坡和房屋倒塌的声音,顾盼的余光中,我看到了从四处建筑物逃出的职工在向空旷地聚集,伴随着心跳的加剧,我的一只脚终于踩到了地面,这时更不敢掉以轻心,好不容易跑到这里,如果大楼支撑不住发生垮塌而被砸在里面,岂不冤枉!

  在作了最后冲刺后,我气喘吁吁的站到生产处办公楼前的空地上,定睛一看,顷刻间,我感受到世界末日般的情景:两幢粉刷一新的金工车间厂房仅剩下断垣残壁,以前高大的老食堂现在的科技图书馆房顶也不见踪影,水泥地上绿化带里满是破碎的砖头瓦砾,眼前不时出现痛苦呻吟着的伤员,有的捂着受伤的头部,鲜血不断的从指缝间流出;有的瘸着腿被同事搀着,但血已渗湿了工装护腿;有的还因重伤不支倒在路边;空地上更多的是刚刚死里逃生,眼里充满惊恐,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惨烈现实而呆立的职工……

  揪心地痛着:这是我们的东汽吗?这是正在打造“国际知名、国内一流”的东汽吗?曾经看过若干地动山摇、风暴雷电、人寰惨绝,让人惊心动魄的大片场景,忽然想到:东汽怎么也成为大片的主角,我们怎么成了大片里的角色,这是东汽人怎么也不会愿意的事情!  此时此刻,我又多么希望这仅是布景摆拍的“大戏”,这里就是大片的片场,当揭开装饰、挪开道具,还原出蓝天白云下的东汽依然生机盎然,绿树成荫飞鸟穿梭的东汽仍是美丽动人!团结奋发高歌猛进的东汽人照样健步如飞!

  但往日不再!一切不再!

     传递信息
  震后第一时间,东汽人就开始了悲壮的大自救,但面对多达三分之二厂区厂房坍塌下来的钢筋水泥和大量住宅楼倒塌后交错叠压的预制板及大梁,仅靠手上的钢钎和木棍几乎就是赤手空拳的面对地狱的恶魔,那时候孤立无助的东汽人对专业人员和专业器械的盼望真是让人望眼欲穿!
  平时也常把“时间就是生命”挂在嘴边,但在那时,才真正对这句话有了深切的体味,每过一秒钟仿佛自己的心就被“废墟下的同事还能再见天日吗?”这个念头重重的击打一次。但是到傍晚7点钟,离地震肆虐的2点28分整整过去了4个多小时,仍未见到专业救援队伍赶到,汉旺离绵竹不就是13公里10多分的车程吗?离德阳不就是50公里1个小时的车程吗?这时,由于通讯已经基本中断,我们还不知道这次地震高达8级,肆虐四川西部十余个县市,造成几万人死亡,绵竹也遭受重创。
  我接受抗震救灾指挥部的指令:到德阳、成都传递信息,最好能带上图像资料。时间紧迫,我连忙让身边宣传部的同事赶紧通知我们的专业记者(这里要说明的是宣传部记者刘岗在冲出办公楼后,看到眼前情景,又立即返回到办公室带出摄影摄像器材,表现出过硬的职业素养和高度的责任使命感)并搜寻其他拍有地震场面的相机,可以想象,由于事发突然,能把相机带出来并拍摄的寥寥无几,值得庆幸的还是有几位铁杆“摄郎”没有丢掉自己的武器,由于身边没有电脑无法倒出照片,更主要的是时间紧迫,只得挨个搜走各个相机里的存储卡和宣传部摄像机里的磁带紧急出发。
  一路上,车流人流交织在一起,大车、小车和摩托车互不相让,载着轻重伤员的汽车不停的摁着喇叭,师傅只能见缝插针,小心翼翼地在其中穿行,背负传递消息、寻求援助的我更加心急如焚。
漫长的行程之后,好不容易赶到设在德阳市委的指挥部帐篷,意外地发现公司总会计师王丽蓉、总工艺师王政已经在里面与市指挥部人员坐在一起,想来他们已将情况向市委作了报告,我连忙冲着他们说:我就到成都汇报去了!
  车行在成绵高速路上,发现手机有了断断续续的信号,不断的拨号,却无一能通,直至手机电池耗尽。师傅打开了车载收音机,成都交广台的播音顿时吸引了我,这时,他们正在播送地震灾区的相关消息,并间隔播出一些寻人或报平安的短信,让人焦虑的是,似乎成都掌握的情况更多的是都江堰,而德阳、绵竹的情况毫无反映,这时,已经是晚上9点左右了,我急忙想到向交广台发信息,希望他们的发布能将汉旺东汽的灾情尽早的让政府得知,想到政府一旦得知地处龙门山脚下的一家大型国有骨干企业遭受如此巨大的重创,必将火速的派出专业的精兵强将,废墟下的无数生命将因此得以获救,我不由得激动起来,借过开车师傅的手机用颤抖的手指发出第一个信息:“德阳汉旺东汽厂房近三分之一垮塌,不少人压在里面,中学半个教学楼垮塌,不少学生在里面,施救困难,截至下午6点,已死十几个人,伤者无数。请转告政府,急需帮助,十万火急。”短信发了出去,我想很快就能在广播里听到,短暂的欣慰后,突然心都凉了:广播里通报还有一千多条短信等着播报。
  此时,电话还是不能通,忽然想到媒体的朋友,我马上将信息转发中国工业报副总编辑李联慧,请她转告他所认识的所有在京的东汽老领导。忽然,广播里播出了一条短信吸引了我:有人询问在绵竹东汽的李中玉怎么样,知道他情况的就给广播台提供信息。李中玉,不就是前年分到主机三分厂的技术人员吗?而且还是我的小校友,我们先后毕业于同一所学校,只不过相隔20余年。
  我连忙给交广台发出信息:你台刚问的李中玉所在的分厂受损不大,想来没问题,但德阳汉旺东汽厂房近三分之一垮塌……我将上一个短信内容再次重复发出,希望以此得到他们的注意。
  这时候,工业报李联慧回复短信讲:发改委李冶和张国宝知道了、孙昌基也知道了!我松了口气,这时,能将音像资料及时送到省里,帮助他们更好的掌握东汽遭受的劫难,以更好的组织强有力的救援已成为我唯一的愿望。
  车至成都市区,霓虹闪烁、一片祥和,商店游乐场灯火通明,路边串串香烧烤生意依旧,大人高声寒暄,小孩奔跑嬉戏,对比我受难的东汽、遭殃的汉旺,恍若我们是从黑暗的地狱来到光明的人世,眼泪不禁又夺眶而出,我默默地暗自为东汽祈福,为还在废墟下受着煎熬的同胞战友祈祷。由于对省委应急办所在地的路线不熟,我又与集团党组工作部刘辉部长、兰方副部长数次联络,终于在穿过了若干大街小巷后于23点30将相关信息和影像资料交给了四川省应急办的领导。
  有人求证过东汽在第一时间传递受灾信息的情况以及温总理如何得知东汽灾情并在第二天中午就赶到东汽的缘由,事实上,震后几分钟,远在意大利的公司老领导何木云就通过越洋电话先后与公司总经办主任魏涛和总工程师王为民通过电话;下午5点,还有公司武装部胥怀君就赶到德阳军分区报告了东汽的重大灾情,这些是后来几天得知的情况;我赶到德阳指挥部时,总会计师王丽蓉、总工艺师王政已经先我而到。正如寓言里讲的:吃到第六个烧饼饱了,能说是第几个烧饼才管饱?哪个烧饼可以不需要?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还会有更多的真相和线索呈现在东汽人面前。
20180513_261075_1526158737407.jpg


     感恩乡亲

  记得5月14日,我带着刚刚赶到的贵阳消防队到青龙小区908栋施救,这是一幢4个门的5层住宅楼,地震袭来,当即一大半门栋轰然坍塌。废墟边,好几位上了年纪的职工家属面呈倦态和焦虑等候着,看到专业队伍到来,急忙围上来哭诉亲人所埋之处,面对摇摇欲坠的残垣断壁和交错叠压的预制板,没有大型吊车就无法展开救援,紧急报告后,指挥部当即增派吊车,看到身边焦急等待的职工家属,为尽可能早的让吊车到位,我又匆忙的赶回指挥部找到一辆中铁二局的吊车。

  在赶往青龙小区的路上得知,他们也是在接到增援命令后,火速出发在凌晨到达东汽的。“糟了!油不对”有经验的司机猛嚷了一声,原来,到青龙小区铁路桥下有一坡度较大的陡坡,原本烧汽油的吊车在路上被误加了柴油,平路上问题不大,但遇陡坡马力顿会不足,果然,几番努力仍爬不上去,不得已,只能开到附近的加油站。

  那一天,正好堰塞湖溃坝洪水下来的消息传来,加油站好几名员工闻讯已作鸟兽散,平时看起来诺大的加油站挤满了近百辆的摩托车和数辆小车,看不出是哪里进,哪里出,而且还有各式车辆从四方不断的涌来,场面非常混乱,仅剩下两名其中一位看起来像是负责人模样的工作人员,只能艰难地维持着一个加油位。

  看到这种情景,想到现场盼吊车望眼欲穿的职工家属,想到废墟下一息尚存的生命,不能等!我推门跳下吊车,冲到怨声不断的人群前面,大声吼道:“吊车需要加油,我们要去救人!”,没想到,大家忽然静了下来,很快,人群中就发出“吊车是去救人的,让吊车先加油”的回应,不少人自觉的推车后退,还有几位急忙将摩托车交给旁边的家人,站出来帮忙维持秩序,一会儿工夫,加油位附近就让出了吊车停靠的空地,见到此情景,我的眼眶顿时湿润了,心被感动了,刚才还牢骚满腹不太令人可爱的这群人在这样的时刻所作出的举动,顿时让人肃然起敬,也许,其中就有谁的家人正急需送往医院急救,也许,谁的亲朋还在废墟下急待他们赶去救援……这个情景在我的心目中,将永远定格在纯朴良善的汉旺的父老乡亲身上!





     大爱永恒

  艰难困苦之时,我们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关爱和支持。大声的喊叫加之昼夜不息的劳累,使得不少人声音嘶哑,严重时即使是面对面的对话也需要手势的帮助才能传情达意,现场急需广播系统,就近的绵竹是灾区,但商店早已是关门大吉,德阳也是草木皆兵,人心惶惶,想来不定靠得住。

  13日下午,我们只得向集团党组工作部兰芳求援,兰部长获悉情况,当即表态全力支持,同时还关切的询问我们还缺什么,一并提出,并马上派出人员在成都市寻找采购。

当天晚上,东电宣传部刘伟部长得知该消息,当即进行布置安排,第二天一早,就将本厂的广播车开到东汽,解了东汽燃眉之急,事实上,东电也是受灾企业,他们当时也需要广播车啊!

  下午,集团公司帮助采购的广播系统以及我们正缺的录音笔、便携式相机、摄像机及存储卡和读卡器等办公用品送到了现场,兰部长甚至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也带给了我们,正是靠着这一批支援的用品,才使得宣传部围绕抗震救灾紧接着开展的新闻宣传、图片采集、视频拍摄的物质条件有了较好的保障。

  16日,抗震救灾指挥部和公司党委提出要发挥舆论导向作用,更好的鼓舞广大东汽人团结一致、众志成城、全力投身抗震救人和抗灾抢险之中,明确要求创办抗灾简报,并要求每日一期,面对当时繁忙的救援任务、现场实况的采集和大量材料报告的撰写,顿感人手不足,不得已,我们向东锅宣传部颜海英部长提出人力资源需求,她在向主管领导报告后,立即派出了东锅宣传部“文可写、武可摄”的台柱沈永明,并随身带来全套的办公用品,还令人感动的是,知道东汽宣传部的同仁办公的帐篷酷热难耐后,沈永明还在路上为我们买来风扇。到东汽后,沈永明盒饭充饥、冷水解渴、困卧帐篷,除此外几乎是全天候工作,采访、摄影、文字、发稿样样不拉,白天,废墟上常看见他跑上跑下的身影,晚上,帐篷里时时端坐他伏案挥笔的身躯。

  为了使东汽灾情和东汽人抗震救灾情况及时得以报道传播,我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向我们的行业报——中国电力报记者也是东汽的老朋友路晓冰发出邀请,当时余震不断,洪水、泥石流还在时刻威胁着汉旺、威胁着仍在奋力抗灾的东汽人,食宿条件非常恶劣。既希望把事情做成,但又不愿让朋友勉强为之,能来固然好,不能来我们也非常理解,让我们倍感欣慰的是,接到邀请的第二天,路晓冰就从北京飞到四川,并当即赶到东汽汉旺,与我们站到一起,很快,出自路晓冰之手的反映东汽抗震救灾的新闻稿件源源不断的在电力报刊发。

  中国工业报副总编辑李联慧也是东汽厂的老朋友,与东方很多领导熟悉,得知震后东汽之惨状,与东汽有着深厚感情的李联慧“说什么也不相信!”迅即,工业报社就为东汽展开募捐,并提供免费版面用于东汽抗震救灾公益宣传。5月24日,李联慧又亲自带着一名年轻的报社记者吴文坤赶赴东汽,深入现场,跟踪采访近20天,工业报还为此在头版开辟“抗震救灾、重振雄风,东汽日记专版”,长达15期,以这样的形式关注一个企业这还是工业报破天荒的事。

工业报和电力报是我们行业大报,李联慧、路晓冰、吴文坤三位记者在企业危难之际,以新闻工作者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毅然赶赴时刻都可能发生险情而导致意外的危境之地而忘我的工作,他们的举动让我们敬佩,透过他们的言行,我们感受到国家行业主流媒体与企业同呼吸、共命运,共克时艰的决心和意志,并由此体会到社会各界对东汽的深切关怀和支持,从而使我们备受鼓舞。

  值得一提的是,工业报、电力报记者在东汽采访,但食宿甚至行车全靠东电宣传部帮忙,每当我们致谢时,东电宣传部刘伟部长总是真诚地讲: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就是东汽的后方!

  文字总是有限的,更多的记忆将如烙印藏于心间,比如:

  载着刚刚在废墟中搜救出来的幸存者从救援现场呼啸而来救护车发出揪心警报声时,紧急避让以及围到临时急救点急切盼望辨认亲人朋友的人们脸上写满的焦虑和不安;

每天傍晚召开抗震救灾指挥部工作例会,“沟通基本靠吼”时总指挥张志英、副总指挥何显富在现场与会者发出力竭嘶哑但又急迫而坚定的声音;

  沐浴在汉旺初夏晨曦中,踏着“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的军歌节拍,奔赴各抢险作业点的解放军战士和自救队队伍;

  在厂区、在家属区、在废墟边、在危楼下高高飘扬着的猎猎军旗与东汽抗灾自救队队旗和鲜艳的党旗;

  三五成群焦急地等在路边,向驶向汉旺方向车辆不停的挥手企盼搭上便车,奔向同事、战友掩埋的废墟的身着东汽蓝色工装的“蓝精灵”身影;

  送来以致后来堆积如小山似的矿泉水、方便面和面包的挂着川F、川A、川L甚至是粤A、云A、贵A等全国各地牌照也许并不豪华的奥托、路宝、QQ等私家车和如何也问不出姓名单位的车主;

  还有返回到河北家乡,仍惦记东汽并发来短信的东十六村贾万民等12个农民兄弟:“在回家这几天里,心里总是不能安定下来,白天在地里干活,总是想念东汽,不知道汉旺的职工安顿好了吗?祝福汉旺职工早日恢复生产。十二个农民和汉旺职工的心永远在一起”的唐山东一六村的农民兄弟;

  还有地震后不倒11个小时即第二天凌晨2点左右,就从重庆驱车近500公里赶到东汽的中国新闻网3名记者,其中一名是看着十分文弱的女性,后来通过查网页得知,他们是李安江、郭晋嘉和杜远;还有凌晨2点半左右赶来的新华社四川分社记者,紧张的拍照、询问之后,我便催促他们离开时刻都可能出现意外的汉旺,以能尽早的向外界传播情况,他们离开一会儿就发生一次强余震。也是后来他们多次来到东汽采访,才知道他们叫叶剑波、苑坚、刘海;是第一时间赶到东汽的他们将灾情通过主流媒体传播出去,由此带来了社会各界对东汽的关注。

  另外,还要感谢帮助东汽获得国家“九五、十五”三线企业脱脸政策的国家部、委、办和相关老领导,特别是其中时任三线办主任的王春才,正是因为王老带队“三到东汽”进行了深入的实地调研和竭力的推动,东汽用三线企业产品增值税退税建起来的科技大楼、医院、新厂房、职工住宅等在千年不遇的大地震中巍然屹立而没有倒塌,确保了在里面的近千人,有效的减少了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为东汽恢复重建保存了有生力量。

  5·12留给我们的,远远不止是痛苦和悲伤,还有更多的人间关爱和真挚友情。

  真是灾难突临、国人同心,友情可贵、大爱永恒。

  东汽人将永远铭记!

 

2008年7月
20180513_261075_1526158737426.jpg
    川西之声简评:
  至今,我仍然这样觉得,东汔,是绵竹汉旺镇的一个国营大型企业,我的生活与工作,与东汽并无交集,但我的生命的成长,肯定受惠过东汽潜影化的雕塑。
  我一直这样认为,东汽的领导,比地方上的领导文化高、朴实、能力强,人文意识浓。
  我与彭嘉,只有一面之缘,但印象很好。这是他十年前的文章,大家读得出来,绝不是秘书代笔,他后来能够成为宣传部长,也说明东汽领导慧眼识才。
  大家想一想,不说其它的,我们川西地区的各级宣传部长们,谁能写出这么长这么好这么宁静的文章?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爱憎分明。十几年来,我在博客和公众号反复点评批判过的领导,一些人早早死了,一些人吃牢饭去了;但我表扬过的领导,都活得好好的,也许被判死缓的原市长任钊先生是个例外,但即使我表扬他的一篇文章(只此一篇)里,也严正地劝说或者警告他,要远离小人,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没想到一语成谶。
  我不知道为什么,绵竹、德阳的领导们,不但不喜欢听到我的批评,甚至也不喜欢听我的表扬。官场多荒诞,川西也不少。
  祝福东汽!
  祝福绵竹和德阳!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81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回复本楼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9-1-6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评论 赞同 反对

使用道具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19-8-24 17:04 , Processed in 0.072569 second(s), Total 22, Slave 18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