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阅读: 10036|评论: 1

5.12十年祭:一个东汽职工的现场回忆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川西之声3高洪珠2018-05-11

川西之声《绵竹5.12特大地震十年祭》已经连续发了十天了,我想,如果不写写东汽,肯定是说不过去了。东方汽轮机厂是当年地震人员和财产损失最大的企业,引起了全世界的高度关注,当时的主要领导几乎都去过东汽,有的还不止一两次。

地震后,东汽异地重建,搬迁到德阳去了,于我,于汉旺,于绵竹,这是一个从精神情感到经济物质的巨大遗憾,今天不展开说。

东汽的地震故事实在太多,正当我在为发一点什么有关东汽的内容而发愁的时候,收到了一个东汽职工的文章,谢谢,就是这篇了。

作者简介:范书明,地震前东汽技校实习老师。全国技术能手。四川省技术能手。现在在东汽上班。

下面一张照片是作者当年参与震后援建工作的情景:

        十年

       作者:范书明

  十年转眼过,恍如昨天。场景历历在目,哭声犹在耳畔。

  5.12地震我认为绵竹政府和东汽做得最英明的一件事,就是把东汽技校与绵竹职中的合并。使我们的学生及教职工伤亡减少到50多人。东汽技校的招生规模3000多人,绵竹职中招生规模2000多人。地震中技校汉旺校区教学楼四楼一塌到底变一楼,实习办公大楼塌完,实习机加厂房塌完,学生寝室垮塌。职中诸葛校区教学楼倒塌。要是两家没有合并我们学校死亡人数岂止上千。
20180511_261075_1525999319920.jpg
那天我在绵竹新校区,上午刚刚完成校园雕塑汽轮机转子和风机轮毂的安装完毕,下午突如其来的地震改变了我们的人生走向。轰隆隆的声响我开始以为是挖掘机经过,就有那么两秒钟的时间我反应过来是地震,我让同学们赶紧往外跑。全班一个不落的都跑出来了。手里还拿着榔头,锯弓和工件。整个绵竹校区无一人伤亡。秩序开始很乱,我们疏导学生,分班组织点名。陆陆续续来了好多家长来接小孩。一个多小时我的嗓子就喊哑了。

我家离学校有一公里左右,四点过时我跑回家,看房子没有塌,放心多了,儿子才几个月。叫了几声没有人回答,我转身又回学校了。

  晚上学校把中午剩下的饭菜热来给大家吃,我怕不够,就没吃。晚上在操场上守着学生过了一夜,冷!饿!

  13日早上我们就往汉旺老校区赶,一路上垮塌的房屋和遇难的同胞放在路边,有的脸被遮住,大多数没有遮,满脸的血迹和灰尘,变形,恐怖。

来到学校首先就是救人,我们实习办公大楼下面还有活人,在经过机加厂房时看见我们一个职工就慢了那么一秒,被6米多高一吨多重的大门拍成了相片,就一个头在外面还是扁的,当时我就想吐。焊接厂房大门下也压着几个学生。我们实习工厂隔壁就是天池煤矿小学,老的红砖预制板结构楼房。从我们这边就看到了楼梯转弯处全是人,一块预制板下就有十几个小学生。其中有一个小朋友在三楼垮塌的预制板钢丝上吊了两天。

  当分配的吊车来了,我就不停挂预制板,挂砖块,铁架。希望能快一点救出还活着的职工,中途我还钻进跨塌的大楼里去喊刘姐,模模糊糊听见有人答应,害怕余震没敢多呆一分钟,我也怕死。那天我实在太累了,到了傍晚时居然晕倒了一次。晚上所有的人都撤回绵竹,我主动和一个学生刘益凯留了下来,学校给我们留下一辆双排座汽车,供我们休息。停电,一片漆黑,死一样的寂静。内心很恐惧,呆在车里都不敢下车。车子一直发动着,车灯亮着。就这样又过了一夜。天亮时刘益凯说想回家看看,又没有一分钱路费。我身上也没带钱。我俩就在垮塌的小卖部边上掏饼干和矿泉水。居然在掏出一个塑料盒子,里面有50多个硬币,全部给了他。其实我们都不知道那时赶车都不要钱了。

  连续几天我们不停的挖人,气温也慢慢的升高了。每一个遇难的学生挖出来我都去搜他们的包,找胸卡,记录他们的特征名字。然后为他们洗了脸,把他们装在裹尸袋里,等下午收尸车来运走到万人坑安葬。学校外面一直有一群没有找到小孩的家长,每次出来一个学生都呼啦一下围了过来,然后又散开了,只留下一个两个家长趴在尸体上嚎啕大哭。我们也跟着一起哭。第四天挖出来了一个没有头的学生,脚上的鞋也没有了。他父亲确认后边哭边说,“娃娃,你杂这么造孽哦,幸好没有让你妈来哦,要是你妈看见你这样肯定要昏死过去蛮。”他把自己的一件旧西服和一双烂皮鞋塞进了裹尸袋里。说“那边路上有鞋穿免得扎脚。衣服穿到免得冷。”他最后走时光着一双脚,我叫他等等,我跑到学校里给这位父亲找了一双劳保鞋。第二天挖出来一个脑袋,没人敢去动。我知道就是这位父亲的儿子,我用裹尸袋把他装上提到校门外。我不知道最后安葬他的脑袋离他身体有好远。中午累时我们没地方休息,就直接把没用过的裹尸袋铺地上躺一会儿。有一个学生估计有200多斤,怎么也拉不上裹尸袋的拉链,没办法只好在上面有盖一个裹尸袋。下午三个人才把他抬上运尸车。

  记得是第三天时,老婆打电话让我回乡下的家,城里已没人住了。她在电话里说“你不回来就不要回来了”我接到电话说“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我电话没电了”然后就把电话关机了。

  在那一段时间里,我们不管是领导还是职工,都凭着我们的良心和感情始终坚持在第一线,我们没有抛弃一个人,每一个遇难的同胞我们都让他体面的去另一个世界。记得许念华老师挖出来后,我为她洗了脸,搜出她手机及遗物。给她塞了一件新的工作服在裹尸袋里,他爱人来了后又把所有的东西放了进去。我问他要不要把许老师单独运走安葬,他说“许老师喜欢热闹,就让她和她的学生在一起,免得她孤单”。第六天刘新梅老师挖出来时身体还是软的,也没有腐烂发胀。说明她在地震后肯定没有马上遇难,我在废墟下喊她的确是她在回答我,可是我却没有救出她。邹华姐也是一样,应该是受了挤压内伤,救出来还是活的,在送往成都的路上就在刘桂波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经历太多,每每回忆起就泪流满面。十年了,我写下这一小段,不是怕忘记,是想告诉大家东汽技校永远是一个团结优秀的大家庭。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80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回复本楼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9-1-6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评论 赞同 反对

使用道具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19-8-24 17:14 , Processed in 0.114529 second(s), Total 22, Slave 18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