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阅读: 10701|评论: 1

(5.12十年祭)周芳:十年前的地震日记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川西之声3高洪珠2018-05-09

作者周芳
20180509_261075_1525823414467.jpg
我不认识作者周芳,这是她通过公众号发给我的她当年的地震日记,读完后感觉真实而厚重,特发于川西之声的5.12十周年祭栏目,让我们共同缅怀那一段岁月,做好现在,走向未来。
 自我简介:周芳,笔名芳庆圆,七喑。吉林华侨外国语学院中文系大四学生。曾获教育部首届网文大赛三等奖,人民文学及作家网举办的第七届包商银行杯小说优秀奖,长江中文网致青春小说大赛全国二十强。成绩不算好,热爱写作,时而感性,时而理性,时而琢磨不定~


一份十年前的5.12地震日记

             作者:周芳



(写在前面的话,也作为十年后回忆起来的正文)

  十年前,我之所以会写地震日记,并不是因为料想到十年后会拿出来做纪念,十年前,我才读六年级,根本就没有那种意识,只是地震突然来临,之前几乎每天都有写日记的习惯,所以这个地震日记也是当时沿袭下的习惯产物。

  十年后,我面临大学毕业,2018年寒假回家,我收拾以前的旧书本,到处翻找,又翻到了十年前的日记。

  日记本的封面是嫩粉红色,还有一片小乖小乖的枫叶,封皮陈旧,摸起来黏黏的,我好像一下就触摸到了属于自己过去的一部分时光。那是13岁,还有一个多月小学毕业,那是童年的末尾,青春期的开端,那是一个本身就处于过渡性的阶段。

  如果没有地震,六年级一班,会有一个正式的毕业典礼,会有一场正式的考试,我们会比较正式的说:母校再见。我在小学日记中写:我要考绵竹实验中学。可是后来,一切都乱了,因为种种原因,我也只读了镇上的中学,后来考去了德阳五中,再后来跑得更远,去了东北读大学。我越走越远,却觉得在川外只要一听到川内有地震的消息,那根故乡的根就扯得人生疼。

  十年前,我们齐福小学相比于汉旺,清平,金花的学校,受灾算是相对轻的,地震波在越过绵竹传往德阳的德阿公路方向上,威力骤减,孝德孝泉等镇得以免过灭顶之灾。所以,如果当初我和我哥一样,身处汉旺,可能已经没有我,更没有这本日记了。

  我和我的家人是第二天早上,由孝德经绵竹去汉旺东汽中学。那时候坐在车里,往龙门山前山方向开,每经过一里路,灾情就一个数量级的加深,到东汽中学体育场时,我生平第一次看到那么多尸体摆在雨坝里。周围的楼房从底部坐平,预制板霜打了叶子一样挂在半空,到处是裸露的褐色钢筋。体育场前瘫着倒着坐着软靠着树的家长,雨水和泪水交织混杂。

  后来我读高中,有来自什邡,罗江,中江的室友,偶尔我们会讲到地震经历,讲到我去汉旺那一段,她们会问我:那么多尸体,你当时怕不怕?

  我当时怕不怕?这个问题,我后来反复想过,如今镇上哪家死了人,家里敲敲打打,奏点哀乐,我都会特别特别害怕,身上一个冷战,生怕人家的死魂灵穿进我的窗子一样赶快闭紧窗户。

  而到东汽中学那时候,我完全没有害怕的“意识”。我说的是“意识”。就是那种――人的头脑对于客观物质世界的反映、感觉、思维等各种心理过程的总和。我没有任何意识,也不知道什么叫恐惧。

  只是面对那些盖着胶布的尸体,和我妈,我二娘,一起去翻,捞开尸体脸上的胶布,一看,不是我哥,不是周庆,心里保留着某种偏执的希望,又继续去捞旁边的胶布。捞胶布的人很多,也不只是用胶布盖着尸体,用衣服遮的,裤子遮的,白布红布蓝布遮的,体育场上颜色丰富,我们和许多家长一起捞,旁边突然爆发汪天大哭,便知道那个母亲找到了自己的孩子。

我二娘捞完了广场上所有遮着脸的学生,她怕我哥被砸得面目全非,怕自己认不出来,又挨着捞一遍,去认手,认脚。

  有从教学楼挖掘现场,到体育场这边的家长,硬着喉咙憋着眼泪说:惨得很,脸被预制板削没了。我妈和我二娘也要去教学楼的挖掘现场,这时候她们已经考虑到不该带我和圆哥去,她们觉得我们不该接触这样的场景。就叫我们坐在前广场去,有“汉王”塔那里。

  我和圆哥坐在那个圆台上,那时候大概是上午十一点,从十一点坐到下午三点。我妈过来说,还是没找到周庆。她和我圆哥说,你带着幺妹坐在这里,不能乱跑,千万不能乱跑,余震一来,如果你们挨着房子,她指着那些尚未完全倒塌,只留着框架的房子说,你们会被打死,昨天没死成,今天都会死!

我妈又跑去教学楼了,她前脚走,我圆哥后脚跟着,十六岁的他也跟我妈一样告诫我说,妹,你就在这里坐着,万一庆哥挖出来,还活着,我可以抬,你抬不动。他说完就跳下平台,跑向教学楼方向。

我哥前脚走,我也跳下广场平台,向教学楼跑去。那时候已经拉起的很多警戒线,我不想回忆自己看到教学楼的场景,对十三岁的我而言,那是我每年五月份万万不敢想起的地方,包括十年后的现在,我也没有撕裂的快感要记忆里去重现东汽中学教学楼,就连我现在打字,内心都是一抽一抽的。

多少年来每当想起汉旺,想起东汽中学,眼泪马上夺眶而出。我们三个都是独生子女,是堂兄妹,我们的家门挨着门,我们小时候一起吃饭一起上学一起看动画片,那种感情并不比亲兄妹少。

我整个童年都有我哥,我们一起去马尾河摸过鱼,上林子里捉过鸟,去河边西瓜地偷过西瓜。放风筝,荡秋千,打弹弓,掏螃蟹,做竹筒饭,捉小蝌蚪,还烧了邻居家的稻草堆,很多童年里的趣事,都是我哥带我去的,因为总跟哥哥们玩,小时候性格也有点男孩子。我哥在我心中,也是无所不能的孩子王角色。

我从没想过他会死,并且死得那么惨,他是东汽中学跑步冠军,他还代表学校在市里参加过跑步比赛,所有人都相信,凭庆娃子的速度,冲下楼是没问题的。但是,教学楼不是从顶上垮,它可以从底部坐下去,它可以直接垮预制板,它可以直接断掉所有楼梯,它可以让你插翅难飞。

如今,又到五月,是5.12地震十周年,回忆这十年来,因为高考没考好我甚至有过自杀的念头,当时觉得自己没有复读的潜质。十年后,我跟我闺蜜说,我说,我看我十年前的日记,觉得自己那时候太想活下去了,特别特别想活下去,最不想的就是死。

我闺蜜说,可你高考没考好,你跟我说想自杀,你考研差几分,你又跟我说想自杀。我说,我说过吗?我闺蜜截屏给我看,的确是一遇到考不过去的坎,就说自己想去自杀。这跟在地震日记中写:谁造的谣言说黄磷厂爆炸了,毒气泄露了,没被震死都被吓死,我好想活下去的女孩是一个人吗?

其实经历灾难你也不一定理所当然就的拥有世俗意义的成功,你也不一定就能做到努力读书,艰苦创业,成为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

那地震之于我们大多数平凡的人的意义和价值在哪里呢?这个问题我在上大学的时候问过自己。

我想,在以后的人生中一定会有过很多很难过去的坎,可能没经过这个坎,你上不了更高的台阶,你将普通平凡将犹如蝼蚁浮萍,你当时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的志向,这时候你发觉你自己就是个燕雀,现在的你与原来经过地震洗礼发誓自己一定要有所成就的自己相差甚远,你自责彷徨孤独又无所依靠。这时候,你丧失了生存和奋斗的意志,觉得世间不过尔尔,人能在灾难中保全生命,却在枯索的生存之路上变得行尸走肉。

从青春期,进入成年,读大学,步入社会。我们的思维有时候就跟一根弹簧一样会被拉得超过弹性限度。面对生活种种窘境,会想不开,越想越觉得社会怎么这样?人与人怎么能这样?操蛋的生活怎么能这样,活着也太没意思了!

每当这个时候,经历过地震遗留在身上的某种力量就显示出来了,它给我们自我提醒的机会,它在我们想不开时,怀疑生活的时,作为危险思维弹簧那端的终极力量将我们拉回生活。它让我们返回内心,返回自我,并反复探查自己。你再怎么失去生存的动力,只要一想到曾经咋地震中那么渴望活着,那么不想死,也就很珍惜自己现在的生命。这跟客观世界如今把你怎么样了无关,这跟你如今受了多少现实的摧残无关,你并不寻求外界给你一个答案,却好像找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宗教信仰般的倚靠力量,这就是地震之于作为普通人的我们的意义。

十年前,我也曾誓考地球物理系,要去研究地震,我也认为我必然该,且理所应当该考上北大清华,否则就是对不起自己的受过的灾难,结果我也只去了东北一所外国语。我与当初地震后发誓要成为的我已经相差甚远,但十年前的自己依旧鼓励着现在的自己,也依然感谢那时候的自己,且愿意认真的活下去,这就是那场地震对我的意义。

这个日记是我十年前写的,字迹有些模糊,字体也不太漂亮,如果你读到,请耐心,也可以弃之不读,我只是想把它分享出来,并且觉得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仅此而已。

愿死者安息,生者安好。

周芳,2018年5月8日,星期二,写于长春。
20180509_261075_1525823414547.jpg
她的日记很长,足足一大本,这里发不完,建议整理成文字,再发。另外,也可以把日记实物捐赠给位于汉旺镇的绵竹地震遗址博物馆,他们一直在做征集工作,其他朋友如果有并且愿意的,也可以向他们捐赠。那里也保留着我的几本《龙门长歌》。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85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回复本楼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9-1-6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评论 赞同 反对

使用道具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19-8-24 18:17 , Processed in 0.057536 second(s), Total 22, Slave 18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