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阅读: 6667|评论: 5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亲子教育] 忘记自我挥洒大爱 —追记我的老政委向成军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向成军---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8月13日晚七点过钟,我在家边吃晚饭边看电视。突然,四川电视台新闻联播中,播音员用浑厚的声音播出一条专题报道“广元市政协原副主席向成军,生前是一位军队转业干部,他用军人的胆识和大无畏精神迎难而上……因长期工作患上肝癌不幸去世”。

听着这让人吃惊的消息,看着屏幕上熟悉的身影,注视这血红色的醒目标题,我更加急切地期待后面的内容。向成军不是我军旅人生最后的政委么?他怎么了?是怎么回事?

接着看到的新闻是,向成军任广元朝天区委书记时忘我工作的情景。最后得知:他已经离开我们10个多月了。

这一两年来,我考虑他工作忙没有和他联系,他怎么就离开了我们呢?听到这样的声音,我怎么能吃得下饭呢?我怎么能平心静气呢?思绪回到了和向政委一起工作的日子。

我当晚就打开电脑,极力从网上搜寻关于向政委的文字。在以后几天连续不断的搜寻中我找到了关于他的多篇文章。有《四川日报》2012815日“用生命演绎共产党员的本色”的报道(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转发),有《中国社会报》2011125日“一曲壮歌朝天阙——追记优秀军转干部向成军”的通讯,还有他妹妹的纪念文章。

我总想在电脑上记下一些关于向政委的文字,但我心中也总是矛盾,向政委平凡蕴育伟大,56岁人生奋斗不止,但他毕竟仍属平凡。我追忆的文字哪个来看。于是,自己已经展开的思绪又将收回。后来的日子,我又多次否定了写点文字的想法。然而,这样持续的思绪起起伏伏终究没有使我心情平静,越是不愿记起,越是思绪不断。以至好几个晚上梦中醒来又想到了很多,大脑就像过电影一样,所以我今天不得不任由思绪的闸门打开。

自打从当兵算起我工作了32年了。大概是在1995年秋天,我认识了向政委。我在云南边防战斗生活了12年。时值1990年代,中越边境硝烟渐去,云南边防军事力量调整。1992年10月,成都军区决定,长期在云南边防工作的基层干部可以有计划地部分交流到内地部队,我于当年12月交流到了驻川部队。1995年前期,我们团队个别干部战士在军民关系上违犯纪律,在军地造成不良影响。向成军同志从成都军区重庆军事检察院检察长的岗位上临危受命来到团队任政委。

在领导了解我们的同时,我们也渐渐地了解了领导。我知道向政委是四川通江人,1976年入伍,有过在基层当教导员、机关当保卫科长等多岗位工作经历。不高的个头,浑圆的脸庞。表情经常都是和谐可亲,亲和中透出睿智。对于我来讲,刚从云南来到四川,有一个更加临近家乡的领导,心中也自然平添几分愉悦。由于我是政治处宣传股干事,直接从事政治工作,也有更多时候需要和政委接触,逐渐地我们互相熟悉。

我在云南边防就从事宣传思想政治工作,在宣传思想、政治教育、新闻报道方面也是经过战火硝烟的,无论是个人素质,还是做部队宣传工作、采写新闻报道,都是能够独立工作的。在宣传教育上,拟写的简报被上级转发,采写的新闻也有独到见解。向政委在上级机关就是一个人才,来团队更是一个高才,尤其是政治工作可以说是专家。在团队最困难的时候来到团队,在干部战士最需要鼓劲的时候来到团队,他非常注重做好各项工作,加强思想政治建设。他非常关注团队的变化,关注团队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关注团队在上级领导和机关中的形象。所以我在宣传教育工作中所做出的成绩所写的简报采写的新闻他是非常清楚的。通过一定时间的考察,他对我们宣传股的同志都有了更全面的了解。

后来,我们宣传股长升任了政治处副主任,他更加注重培养和锻炼我们几个相对年轻的干事。经常叫我们到他办公室研究工作,给我们压担子,教我们干工作。我记得那时部队进行的“爱国奉献教育、革命人生观教育、尊干爱兵教育、艰苦奋斗教育”四个教育,他是亲自和我们研究教案,亲自和我们进行调查研究,并且旁听检查我们授课。我在一次给部队上大课后,他对我说,政治教育不仅要把大道理讲透,还要把小道理讲活。特别关键的问题就是要有针对性,要讲有效性。要能够解决问题,解开疙瘩。后来,我们政治处的同志就按照他要求的针对性有效性抓教育果然能够有效果。同时对针对性有效性教育进行总结,军区报纸对我们这一教育经验进行了报道。

所以,时至今日,我觉得向政委对政治工作对思想教育是非常用心的,对部队的干部战士是非常有感情的,对党的事业是非常负责任的。

由于我对政治教育和宣传思想工作的作为,向政委和团队领导对我工作予以认可。大概到了1995年12月,成都军区组织邓小平理论学习培训,团队决定让我享有这次学习机会。学习期间向政委还辗转打来电话(那时通讯不像现在这样方便)问我学习怎样,学习结束如何将理论用于实践。当时部队正准备调整干部,我知道他是想探视我更加热爱什么岗位。我直接回答他服从组织安排。这次学习回来不久,我就从宣传股副营职干事调整到组织股长的工作岗位。

    到了组织股长工作岗位他对我要求更加严格。对于所从事的党委工作组织工作经常是研究得更全面更细致。遇到重大工作部署,重大材料拟写,他都是要及时指示和共同研究的。我记得在我写的材料中,大到重点内容特别要求,小到谋篇布局遣词造句,他都要认真思谋。我记得,在词语搭配上,我用过“提高---能力”,他给我讲这是搭配不当,能力应该是增强,或者是提升。从他的言行中我学到了他认真负责的态度。也学到了他求是严谨的学风。

他对我要求也是严格的。我从云南交流到四川,不是想自己怎么发展,不是想自己如何工作,而是想在工作的同时,照顾一下家庭。那些年父母体弱多病,有一个哥哥又带有残疾,小家庭也有诸多困难需要解决,我总想在努力工作的同时照顾一下家庭,而自己家在与广元相邻的巴中市的县内,工作后的最大要求就是领导在我请假回家探亲时给予方便。

可就在1997年春节,我请假回家,政委要求我春节上班必须回到部队。大概是春节过后的正月初几日,我因未能提前订车票到车站买票时没有拿到适时的车票,又厚着脸皮向政委电话延长两三天假,当时他表态非常勉强。我回到部队向他报到时,部队已经进行了新年开训动员,全团上下一片热火朝天的训练场面。因为我在关键时刻没有把部队建设放在第一位,他第一次对我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再后来,我就如实向他汇报了我家庭情况特殊想早点转业回到家乡的想法。去意已定,政委心中不爽也不便坚持对我挽留。1998年8月,我转业回到了生我养我的老家县城所在地。我转业临离开部队之时,我到政委那里告别,他嘱咐我到了地方还是要发扬部队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回到家乡要安下心来,认真干一点事。我记着他的话,工作中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毕竟年龄大了不像年轻时那么有朝气有活力有干劲了。

大概在2002年,我出差路过广元,我想着去拜望我的老政委还有其他老领导、老战友。到了团队,想听听老政委对我当年工作的评价,那些年有哪些不便对我说出的缺点和不足。在我临到广元时我就给向政委打了电话,当晚他就接待了我们,给我提出了很好的建议性意见。后来,我逢年过节都要给向政委打电话,向他汇报自己工作和思想情况,同时过问他身体情况。再后来向政委转业到了广元市民政局当了副局长、局长、朝天区委书记,我们联系就少了,担心打扰他的工作。

在朝天区工作的时间里,我不便给他打手机怕他开会或者下乡影响工作,在问到他办公室电话号码后,给他打去电话,可能是秘书接听,说他开会去了,也就未能和他通话。再后来只是通过短信的方式与他联系,再后来就是他到了政协当了副主席,想到他当了更高一级的领导,更是不便打扰。

没有想到这后来最近一两年联系少了,政委却为了他深爱的山区和民众,深爱的党的事业累得永远地起不来了,我现在看着我手机里面仍然保存着的他的手机号码只能是留着纪念。

向政委是一个朴素的人,求实的人。刚来广元时,团队机关住的是50年代修建的土砖老营房,团领导住的还是老平房,热天闷热,冬天寒冷。广元临近秦岭,冬天的风冬天的冷不少人是深有体会的。有一句民颜叫做“广元的风昭化的葱 ”说的广元风大。我记得在寒冷的冬天里,我们有的机关干部都是烤的电炉(那时用的是有电炉丝的电炉),而他却继续用着上一任政委用过的煤炭炉子烤火,这种炉子就像我们现在有些家庭还用的蜂窝煤炉,烧着煤碳但是要接一个长长的铁皮烟管向窗户外面排烟。烟管在排烟的同时,也把热量最大限度地散发到室内。我去他办公室时几次见到都觉得有些寒酸只是不便说出。

他平时的生活也很简单。除了在食堂就餐外,有时还把饭菜打到家里来吃,一碗饭一盘菜肚子不饿就达目的。那时我就知道他有胃病,生活上没有其它要求,只对辛辣冷硬有所顾忌。对于接待来客,他也是反对铺张浪费的。在一次接待上级来客时,是我在安排。我想我们部队驻地条件差,多点几个菜表示我们的热情,在我们团队驻地的一家火锅店里,我们两桌人我各点了10多盘菜。后来两桌结账时共有600多元人民币。那时广元拆县建市才10年许,我们驻地正在开发,一家刚开业不久的火锅店,这个就餐费用并不是很高,政委就悄悄告诉我不必一次就点这么多菜,开头可以少点一些,不够时再加。从此,我就记着,无论是公务接待还是私人请客都不能讲排场显阔气,要实事求是量力而行。

政委的业余生活,也是非常健康的文化生活,吹拉弹唱琴棋书画样样在行。工作之余,弹弹小提琴、手风琴、钢琴、电子琴,练练毛笔字,打打乒乓球,缓了工作的压力。那时,我们时常去他的办公室兼宿舍,办公室的一隅都摆着一摞旧报纸还有一支毛笔和一盘墨汁。他画画还小有成就,我后来从相关报道中才知道,曾经创作的《将军指导士兵打靶》的绘画作品曾在全军获奖,并受邀到北京参加全军优秀绘画作品展,还获得奖项。

在工作上我们是上下级关系,在地域上我们还算得上是老乡,但向政委他是不会搞那种超出原则的亲疏关系的,加之我这人也不善于和领导攀上特别的个人关系。在部队时我知道他父母及家属探亲来过部队,但我始终没有找机会认识他的家人,当然至今他的家人我也不认识一个,他们也没有一个认识我。这就是一个能够用权于公,用权于民的政委。

今天,我洋洋洒洒地记下这些,不仅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对政委逝去的惋惜,使自己内心平静。更重要的是为了自己在今后的人生中,学习政委的为人,学习政委的工作态度,学习政委对群众的感情。我想,我记住了这些,今后的人生,虽不能像他那样辉煌,但至少可以保证自己少走一些弯路,少犯一些错误,这就是我记下这些的心路历程(写于2011年8月14日)。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53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图一,2008年春节,向成军在贫困群众家中过年。图二,2008年5月12日,向成军在抗震救灾现场布置工作。

12342741_053676.jpg

20111218110924.jpeg

语言朴实、战友深情、一位人们怀念的部队政委。

对于他的敬与畏,我们是一样的。对于他一切信息的了解,我们是一样的。甚至对于他的电话号码,永远都存在心底,已经成为一种念想。

您好,您认识向政委吗?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20-2-26 02:41 , Processed in 0.801952 second(s), Total 31, Slave 23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