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阅读: 16196|评论: 1

三苏出生地探讨系列二:纱縠行既不是三苏的出生地也不是他们的居住地(充实版)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6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前言:
      三苏尤其是苏轼是眉山市人的骄傲,但是至今他们的出生地仍然是一个谜,大凡眉山人都觉得有点惭愧,这是一个亟待我们这一代人解决的问题。有人自以为搞“清”了,但有诸多疑点摆在面前又无法解释。专家学者固然有他们的专业知识,但是我觉得发挥群众智慧,对加速解决这一问题应有好处,所以我提议来一个大家谈三苏出生地的活动。现在我先来谈谈三苏出生地的看法,达到抛砖引玉的目的。如有不同意见者,请不要太急,把原文看清楚了再说。

三苏出生地探讨系列二
   纱行既不是三苏的出生地也不是他们的居住地
                                              ——兼谈眉山城三苏祠仅是三苏的居住地
      学者们争论不休,说眉山城纱縠行不是三苏的出生地便是三苏的居住地,我却以为,纱縠行既不是三苏的出生地,也不是他们的居住地,而是苏轼的母亲程夫人的经商商行。
                                            一、纱縠行的概念起因沿革
      先看这篇文章:
      昔吾先君夫人僦宅于眉,为纱縠行。一日,二婢子熨帛,足陷于地。视之,深数尺,有大瓮覆以乌木板,先夫人急命以土塞之。瓮有物如人咳声,凡一年乃已,人以为此有宿藏物欲出也。夫人之侄之问者,闻之欲发焉。会吾迁居,之问遂僦此宅,掘丈余,不见瓮所在。其后某官于岐下,所居大柳下,雪方尺不积;雪晴,地坟起数寸。轼疑是古人藏丹药处,欲发之。亡妻崇德君曰:“使吾先姑在,必不发也。”轼愧而止。——苏轼《东坡志林·先夫人不许发藏》

      什么叫纱縠行呢?纱縠行是卖轻细丝织品的商行。注意:不是卖半成品蚕丝的。纱縠,指代轻细的丝织品。纱,古作“沙”,指绢之轻细者,取自《周礼·天官内司服》:“周王后夫人之服,以白纱縠为里,谓之素沙。”非现在之棉纱,那时棉织物还未出现。縠hú,绉纱一类丝织品,历代以来,四川女子头部均喜包绉纱帕,由丝织品逐步由麻纱织品取代,需求量极大,故卖绉纱历代走俏,甚至苏轼在《梦南轩》里,干脆把“纱縠行”叫成“縠行”,可见该商行应是以买绉纱为主,程夫人经商的选项极佳。行,商行,商店(多指较大的),没有集市的意思。如果其时有纱縠市或纱縠街,那眉山就有很多人拿得出纱縠来摆成集市交易,可能吗?其时是“蜀人衣食常苦艰”(苏轼《和子由蚕市》)的时代,眉山人消费得起吗?苏轼苏辙也仅言蚕市,未言研究者们想象中的纱縠市(街)。何况眉山城就是发展到九百多年的解放前,也只有绸缎铺、蚕茧市(临时性的)和布市,没有纱縠市,只在“赛宝会”(今叫交流会)上,才有几个卖绸缎和绉纱的摊子而已。“行,可作道路解”,先秦《诗经》“遵彼微行”有这种用法,后没见这种用法,但“宅”改作“纱縠道路”,“宅”怎么能改成道路呢?二婢子难道是在道路上“熨帛,足陷于地”发现大瓮的吗?程夫人退租,又怎样把道路恢复成“宅”,才“之问遂僦此宅”的呢?都使人没法理解。
      其实,苏轼的文章已经告诉我们,程夫人在眉山租了一所住宅,改成为纱縠行。纱縠行是干什么的呢?是经商的,下文“二婢子熨帛”就透露了这个信息。“帛”丝织物的总称,即使苏家很富,几个人全做绸子衣服,难道用得着“二婢子熨帛”吗?这只能说明程夫人“僦宅”的目的是作为纱縠商行用的,是做纱縠生意的,是用来苏家“治生”(处治生计)的,不是用来作居室、苏家居住的,这才符合苏家实际。烫熨丝织物是在打扮商品,只是为了出售。所以,行,也只能解作经商处所——商行,不能解作道路。
      纱縠行是什么时间出现的呢?《三苏年谱》说:“景祐2年乙亥(1035年):苏洵二十七岁。苏洵始大发愤,刻苦读书。”司马光在《武阳县君程氏墓志铭》中说“府君(苏洵)年二十七犹不学,一日慨然谓夫人曰:‘吾自视,今犹可学。然家待我而生,学且废生,奈何?’夫人曰:‘我欲言之久矣,恶使子为因我而学者!子苟有志,以生累我可也。’即罄出服玩,鬻之以治生,不数年遂为富家。府君由是得专志于学,卒为大儒。”景祐2年(1035年),苏洵二十七岁了,才告诉夫人程氏说,他还可以学,但担心家会“废生”(废弃生计,废弃衣食住行)。程夫人毫不含糊,表示愿拿生计来累她,行动上“即(当时)”就拿出服玩卖了來处治生计。怎么治生的司马光没说,儒家很轻视经商,对经商讳莫如深,苏洵也是这样。妻子程氏活四十八年,除去在娘家十八年,在苏家仅活三十年,纱縠行就耗去她十一年的生命,而且程夫人在纱縠行经商,才使苏家成为富家,纱縠行功不可没。但是即使给妻子作祭文,苏洵也绝口不提纱縠行,似乎感到经商羞耻。而对从小生活在眉山城内的程夫人来说,耳濡目染,深知经商的重要性,一个弱女子,要担负全家的生计,即使“罄出服玩”,坐吃山空也不行。只有以卖服玩为资本,走经商之路,而且只有走经商之路,苏家才会“不数年遂为富家”。当时卖服玩经商都只有在眉山城。所以一个“即”字,就可以认定“昔吾先君夫人僦宅于眉,为纱縠行”的“昔”是景祐2年(1035年),那时苏轼还没有出世。
      纱縠行到底开到何时止呢?有多种说法,我认为是在庆历五年(1045年)。苏家历来重视辅导孩子的学习。王宗稷在《东坡先生年谱》庆历“五年乙酉(1045年)”条下按:赵德麟(赵令畤,苏轼举荐,并与苏轼同朝为官,交往甚密的好友)所编《侯鲭录》云:“东坡年十岁(后来出版商加上一个‘余’字,成‘十余岁’,大谬,不从,今以王引最早赵本为准——引者注评),在乡里,见老苏诵欧公《谢宣召赴学士院仍谢赐对衣金带及马表》,老苏令坡拟之,其间有‘匪伊垂之带有余,非敢后也马不进。’老苏喜曰:‘此子他日当自用之。’”乡里:家庭久居的地方,指小城镇或农村——现代还有这种用法,如:我们是乡里乡亲的。眉山城既不是小城镇也不是农村,所以“在乡里”就是指在农村里的拨股祠,还证实其时三苏都还生活在那里。苏辙在《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铭》中说:“公(苏轼)生十年,而先君(苏洵)宦学四方。太夫人(轼母程氏,追封国太夫人)亲授以书,闻古今成败,辄能语其要。太夫人尝读《东汉史》至《范滂传》,慨然太息。公侍侧曰:‘轼若为滂,夫人亦许之否乎?’太夫人曰:‘汝能为滂,吾顾(难道)不能为滂母耶?’公亦奋厉,有当世志,太夫人喜曰:‘吾有子矣!’”赵德麟和苏辙说的两件事发生在同年,苏轼都是十岁,苏辙该七岁,他们的爷爷苏序七十三岁,再过两年就死了。当年苏轼、苏辙的学习先是在拨股祠由苏洵辅导,同年条件成熟了,苏洵要“宦学四方”,对两个儿子必须要有所交代才会走,否则拨股祠父亲已老,已经没有人来辅导苏轼苏辙的学习了。这时苏家已经富了,已经建起了三苏祠①,不必再为生计发愁了,所以程夫人才放弃了纱縠行的生意,退了“僦宅”——“纱縠行”,三苏才从农村拨股祠迁到“纱縠行宅”(眉山城三苏祠)——“会吾迁居”即指此。苏洵“宦学四方”走后,程夫人才能把精力抽回来接着苏洵辅导儿子们的学习。这样才会静下心来,才有多的精力,才有“太夫人亲授以书”教苏轼,才有“太夫人尝读《东汉史》至《范滂传》,慨然太息”之事。如果还在经营纱縠行,商务繁忙,哪里还有闲心教苏轼和读《东汉史》?所以我认定纱縠行停开的时间为:庆历五年(1045年),苏洵“宦学四方”前。纱縠行共开十一年。下面我们再从迁居这件事来分析证实一下。
      三苏迁居是怎样回事呢?得从苏轼读书说起,苏轼《上梅直讲书》说“轼七八岁时,始知(知道、晓得)读书”苏轼《范文正公文集序》说“庆历三年(1043年),某(苏轼)始入乡校”,苏轼《东坡志林·道士张易简》中又说:“吾八岁入小学,以道士张易简为师。童子几百人,师独称吾与陈太初者。太初,眉山市井人子也。”。又在《众妙堂记》中说:“眉山道士张易简,教小学,常百人,予幼时亦与焉。居天庆观北极院,予盖从之三年。”眉山道士张易简,在丹棱天庆观(亦名天庆宫)北极院开办小学,学生有几百人,在宋朝,规模应该算很大了,显然开得很有名气。眉山城里市井人趋利,其子陈太初慕名随张往,理合然也。庆历二年(1042年)苏轼开始知道读书。庆历三年(1043年),苏轼八岁(虚岁,足岁六岁零一月,庆历二年(1042年)12月19日满六足岁,第二年正月开学读书就称八岁,私塾习惯农历年正月招生)才进乡校天庆观、发蒙读书。大概(盖,大概)读了3年(未足3年),在十岁当年,还不到一年,就戛然而止——没读了。如在眉山城天庆覌读书,又有家,不可能一年都没读完就辍学。苏辙《龙川略志·卷一·梦中见老子言杨绾好杀高郢严震皆不杀》说“予幼居乡闾,从子瞻读书天庆观。”乡闾(乡里),指农村拨股祠。我前面引用的文字,构成了一条完整的迁居链条:庆历三年(1043年)苏轼发蒙于丹棱乡校——天庆覌,第二年苏辙亦随往发蒙(见《三苏年谱》)。庆历五年(1045年苏轼十岁),苏轼苏辙先还在天庆观读书,居住在拨股祠,苏洵在辅导他们的学习。当年条件成熟了,苏洵急于“宦学四方”,苏轼苏辙才停学,迁居到了眉山城纱縠行宅(三苏祠)。一时找不到先生,苏轼苏辙才暂由其母程夫人“亲授以书”。这些可以证实,此时三苏“迁居”是从“乡闾”(农村拨股祠)直接迁到“纱縠行宅”(三苏祠)的,不可能在“纱縠行”中转。也可以证实,三苏从拨股祠迁居眉山城纱縠行宅(三苏祠)的时间是:庆历五年(1045年)。程夫人停开纱縠行——苏轼苏辙停学——三苏迁居到“纱縠行宅”(三苏祠)——苏洵“宦学四方”离家——程夫人接着辅导苏轼苏辙的学习,都是在庆历五年(1045年)一年内连续发生的事情。
      纱縠行在苏家经营期,三苏到底住没住在那个商店里?没有。理由如下:1、前面我已经说明了,儒家有轻商思想,尤其像苏洵那样,对稍加改革的王安石、都极反感的老夫子,从《苏洵集》来看,正统儒家,不齿染指商业,他一生提都没有提过纱縠行,更不可能住在商店纱縠行里,而且“宦学四方”前,即迁居前,他还在拨股祠辅导苏轼苏辙的学习。2、苏洵不可能让他的儿子们进入经商氛围,沾染经商思想,打死也不会,“昔孟母”都要“择邻处”嘛,难道老苏不会吗?3、“僦宅”后,苏东坡的母亲程夫人已经把住宅改成商铺——“纱縠行”了,就不再是住宅了,所以三苏也不可能住在那里,因此才没有直接介入“不许发藏”之事。4、纱縠行是商行,商务活动喧嚣,不宜三苏读书。5、在纱縠行经营期间,苏轼苏辙还生活在乡下,对他们同期读书、躬耕、放牧牛羊、种松等均有详尽的文字叙述。以上均说明三苏不可能住在纱縠行里。停开纱縠行后,三苏才迁居到“纱縠行宅”(三苏祠)的。
      三苏成名后,“纱縠行”也出名了。眉山人“行”、“巷”读的音节均为hɑnɡ,“行”为阳平,“巷”为去声,读音很相近,误把“纱縠行”理解为“纱縠巷”,后来竟把进西门左边的城墙内侧的那个半边小巷、叫成了“纱縠行”,而且还传承下来,竟忘了传那家住宅开过“纱縠行”。至上世纪眉山人写的是“纱縠行”,读的仍是“纱縠巷”。
                                                             二、“纱縠行”不等于“纱縠行宅”
      纱縠行到底在什么地方?现在已经无法考证确指了,我们只能从苏轼的文章里面探索。苏轼在《天石砚铭(并序)》中说:“轼年十二时,于所居纱縠行宅隙地中,与群儿凿地为戏。”又在《东坡志林·梦南轩》中说:“元祐八年八月十一日,将朝尚早,假寐,梦归縠行宅,遍历蔬园中。”可见“纱縠行宅”或“縠行宅”,确系苏轼所说。“纱縠行宅”或“縠行宅”只能证明是苏轼十二岁时的居住地,没法证明是三苏的出生地。到底怎样理解“纱縠行宅”或“縠行宅”又是一个问题。“纱縠行”或“縠行”和“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纱縠行本来是宅改成的,如果它们是同位关系,即指的是同一个地方,宅指纱縠行,纱縠行指宅,还不如直接叫“纱縠行”,偏要多加一个“宅”字,加一个“宅”字,又没有增加减少什么,把汉文字用得出神入化的大文豪苏轼,也不可能那样遣词造句,所以应该理解为修饰关系,即“纱縠行”修饰限制“宅”,意思是在纱縠行那里的宅子,也就是现在的三苏祠。再说“隙地中,与群儿凿地为戏”和“遍历蔬园中”,纱縠商行不可能有吧;“南轩”,也确定只有三苏祠才存在,这些都证实“纱縠行宅”或“縠行宅”就是指眉山城三苏祠。再说苏轼在《东坡志林·先夫人不许发藏》中明确告诉我们,夫人租了一所住宅,改成为纱縠行,“会吾迁居,之问遂僦此宅。”可见苏家迁居时,程夫人已经退了“纱縠行”,而且退租前,又恢复成了住宅,才有“之问遂僦此宅”之事。也可见那个“僦宅”的“宅”所有权不在苏家,房东一直在出租,苏家也没有心意买那个宅子,因为已经建了“纱縠行宅”,用不住再为生计奔波了,苏家毕竟不是商家,况且房东也不一定卖。程夫人退租后,就再也没见,三苏家和“僦宅”的“宅”有关系了。再回过头来说“迁居”,显然不能迁到开过“纱縠行”的那个宅子,因为程之问已经从房东那里“僦此宅”了,只能迁到纱縠行那里的另外的宅子——“纱縠行宅”,即现在的三苏祠。“纱縠行”和迁居到的居所“纱縠行宅”(三苏祠)是两个地方,不是同一个地方,“纱縠行”不等于“纱縠行宅”或“縠行宅”,纱縠行的所有权不在苏家,故不是苏家私第,“纱縠行宅”才是苏家私第。苏轼在记商行“纱縠行”时,绝无“纱縠行宅”或“縠行宅”的字眼,同样在记“纱縠行宅”或“縠行宅”(即三苏祠)时,也绝无单独出现“纱縠行”或“縠行”的字眼,这也可证实“纱縠行”和“纱縠行宅”或“縠行宅”是不同的两个概念,从不混肴。为什么苏轼没将“纱縠行宅”直接叫成“三苏祠”呢?因当时三苏祠还没有名字无法叫出,纱縠行是不俗的有名商行,只有借用近处的纱縠行来表述三苏祠,所以只有用在纱縠行或縠行那里的宅子,即“纱縠行宅”或“縠行宅”来表述三苏祠了。
      再回过头来说,纱縠行到底在什么地方。从“纱縠行宅”或“縠行宅”来推测,应该在眉山城下西街南侧距三苏祠最近的点上,疑在现迎宾巷口的位置。为什么不考虑大南街呢?因为传承为纱縠行的小巷,就在下西街尽头,而大南街却没有这种依据。
      综上所述,苏轼在告诉我们,纱縠行不是三苏祠,它既不是三苏的出生地,也不是他们的居住地,而是程夫人的经商地,“纱縠行宅”或“縠行宅”(三苏祠)才是他们的居住地——“所居纱縠行宅”就明确了是居住地。
      “纱縠行宅”(三苏祠)的位置,距下西街和上大南街的最近的点均在二百米左右,离开街市喧嚣,孤零零地。苏轼苏辙有描绘,里面有蔬菜园地,南轩(来凤轩)被许多松树和竹子遮掩着,还有许多野鸟在里面飞来飞去,苏轼苏辙就关了门徜徉在史书从中,一开口就谈论国家大事,怎样治理乱世的根子,写的文章风起云舒,他们的胸怀胆识像渤海那样宽阔。有苏轼《梦南轩》“遍历蔬园中”,“修竹数百,野鸟数千”,苏辙《初发彭城有感寄子瞻》“念昔各年少,松筠(yún竹子)閟(bì掩蔽)南轩。闭门书史丛,开口治乱根。文章风云起,胸胆渤澥宽”可证。可见“纱縠行宅”(三苏祠)确实是一个读书居住的好地方,哪里像经商地——纱縠行?从三苏祠最初规模(见三苏祠规模变化图)来看,也仅有三苏读书生活的地方,三苏也没有说过“纱縠行宅”(三苏祠)经过商。
                                                 三、施宿说东坡“生眉山县纱縠行私第”并不可靠
      施宿《东坡先生年谱》说:“景祐三年丙子,先生以是年十二月十九日卯时,生眉山县纱縠行私第。”出生年月日对,照抄王宗稷的(连标题《东坡先生年谱》也相同,或许也系照抄),王早已有考证,有苏东坡及其同时代人的文字为证(见王宗稷《东坡先生年谱》),但是“生眉山县纱縠行私第”,却没有论据支撑。傅藻《东坡纪年录》说:“景祐三年丙子,十二月十九日卯时,公生于眉山县纱縠行私第。”你看,跟施宿的文字何其相似乃尔,纯属照搬施宿的。“公生于眉山县纱縠行私第”,也没有论据支撑,不足为凭。如果要凭“僦居于纱縠行”这六个字,就证明苏轼出生在纱縠行私第的话,那也不对。1、程夫人是大家闺秀,经营纱縠商行,但不可能将苏轼生在那里,至今也没人将孩子生在商行里,再从风俗来说,孩子都在婆家生,有家人关照才方便。苏轼《应制举上两制书》“轼朝生于草茅尘土之中”,苏辙《葺东斋》吾生溪山间,弱冠衡茅住”,都没说生在纱縠行可证。如果推测说苏轼苏辙断奶前在纱縠行养过,也极有可能。2、“纱縠行私第”不是“纱縠行”,只等于“纱縠行宅”(三苏祠)。苏轼出生时,程夫人才做一年生意,还没有建“纱縠行宅”,数年后,程夫人做生意发财了才建的“纱縠行宅”。苏家迁居到“纱縠行宅”时,苏轼已经是十岁了。
      “纱縠行宅”(纱縠行私第)是借用来指眉山城三苏祠(当时还没有名字)的。苏东坡在《天石砚铭(并序)》中说,他十二岁时 ,在“所居纱縠行宅”空地中,与群儿玩耍,这就说明苏东坡十二岁时,居住在三苏祠。三苏及同辈人无只言片语说三苏出生在纱縠行宅,所以施宿说东坡“生眉山县纱縠行私第”没有论据支撑。要说孤证,这就是孤证,没有苏东坡及其同时代的人的文字为证,并不可靠,这是第一。
      第二、写第一部《东坡先生年谱》的是王宗稷,绍兴十年(1140年)他随其外祖守黄州,首访东坡遗迹,离东坡去世仅三十九年,东坡的儿子孙子应该在,东坡的出生地址容易知道,他都没说东坡的出生地,我怀疑是拨股祠当时那个小山的地名太不好表述了才未说。苏东坡去世一百零八年后,其儿子孙子应该都不在世了,外地已经没有调查对象了,竟冒出一个施宿,在他的《东坡先生年谱》里言之凿凿地说,他就知道东坡生在“眉山县纱縠行私第”,证据何在?他又没拿出来,仅有自信心而已。纯属误导。
      第三、施宿从来没来眉山调查过。在眉山千里之外,竟认定东坡“生眉山县纱縠行私第”,这除了说明施宿是在室内猜的结论外,还能说明什么?即使两次亲来眉山拜谒三苏的陆游为《施顾注苏诗》作过序,也不能证明陆游赞同了施宿在该书中、东坡“生眉山县纱縠行私第”的这个结论。作一个序,就要让陆游对施宿的错误内容全部买单,那是不公正的。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从以上几点看出,施宿说东坡“生眉山县纱縠行私第”并不可靠。
                                                                   四、对有些诗文的理解
      一、苏轼同时代亦师亦友的李方叔(李荐),写了《师友谈记》,与孔夫子弟子们编辑的《论语》相似,记录很多苏东坡的言行,可信度很高,其中有一段话如下:
      苏东坡又曰:“祖父嗜酒,甘与村父箕踞高歌大饮。忽伯父封告至。伯父登朝,而外氏程舅亦登朝。外祖甚富,二家连姻,皆以子贵封官。程氏预为之,谓祖父曰:‘公何不亦预为之?’太傅(苏序,苏辙作尚书右丞〈副宰相〉时追封苏序为太子太傅—引者注)曰:‘儿子书云,作官器用亦寄来。’一日,方大醉中,封官至,并外缨、公服、笏、交椅、水罐子、衣版等物。太傅时露顶,戴一小冠子,如指许大。醉中取告,箕踞读之毕,并诸物置一布囊中。取告时,有余牛肉,多亦置一布囊中,令村童荷而归。跨驴入城,城中人闻受告,或就郊外观之。遇诸涂,见荷担二囊,莫不大笑。程老闻之,面诮其太简,惟有识之士奇之。”     
                                                              ——李荐《师友谈记》

      有研究者认为,一个“归”字就说明是回城中的家,证明苏家在眉山城里原来有家。其实不能说明是回家。归者,返回也。只能说明苏东坡的爷爷苏序是从城里到郊外去的,接受封告和收“作官器用”后,跨驴返回城里。如果城中有家,封官怎么不直接将封告和“作官器用”送到苏家?接封告和“作官器用”那么麻烦,苏序有必要自找麻烦到郊外去等吗?苏序到郊外等待封告和“作官器用”,肯定出城不远,他有那么娇气,用得着骑驴吗?相反还可以证实他城中没有家,拨股祠又偏远且是丹棱辖区,也怕封官埋怨,只得苏序亲自来眉山城接封告和“作官器用”。苏序是一个人、从农村拨股祠骑驴而来,到衙门报告约定后,驴无法寄存,或可用作带“作官器用”,才骑驴出城喝酒等候。骑驴不到两个小时就可以从拨股祠跑到眉山城,苏家和眉山城的联系就有了便利的交通工具,苏家很便利在眉山城活动就顺理成章了。还有文中的“预为之”。“预为之”(这里指准备接待封官)乃人之常情。程老“预为之”了,还告诉苏序说:“你为什么不也准备接待封官?”苏序回答说:“我儿子的信说,作官器用也要同时寄来。”苏序回答的话,是针对“何不亦预为之”说的。苏序的言下之意是说,“作官器用”是作官的必需品,因为没有家人帮忙,他要亲自死守“作官器用”,怕有闪失,腾不出手来接待封官。这段对话可以看出,程老能“预为之”,证明他城里有家,“作官器用”好存放,方便接待封官;苏序不能“预为之”,说明苏序是一人从拨股祠来,苏家在眉山城中没有家(没有家人帮忙,也证实苏家在城中没有家),“作官器用”不好存放,不方便接待封官。尽管苏序作了说明,结果还是受到程老的“面诮”。
      二、苏轼有一段话如下:
      李顺反,攻围眉州。公(苏序)年二十有二,日操兵乘城。会皇考病没,而贼围愈急,居人相视涕泣,无复生意。而公独治丧执礼,尽哀如平日。太夫人忧甚,公强施施解之曰:“朝廷终不弃,蜀贼行破矣。”        ——苏轼《苏廷评行状》

      王小波、李顺起义于公元993年发生在青城县(今四川都江堰西)。王小波在青城县发动起义,提出“均贫富”的主张,从者万余,占青城、彭山。不久,王小波牺牲,李顺继为首领。淳化五年(994年),李顺攻围眉州,小富之家的苏序,怕被“均贫富”,“操兵乘城(操着兵器登上城楼)”守护,也不难理解。此时苏序恰逢丁忧,其父苏杲死了办丧事,要说这就证明苏家居住在眉山城中,也缺乏必然联系,苏序回拨股祠办丧事也并无不可,而且办丧事暂可不操心守城,才能“尽哀如平日”,更能够讲通。
      另外苏洵《送石昌言使北引》说,昌言与我“家居相近,又以亲戚故,甚狎。”可以理解为,苏家在拨股祠时,跟石家是邻居。苏辙《程八信孺表弟部符单父相遇颍川归乡待阙作长句赠别》:“我生犹及见大门,弟兄中外十七人。两家门户甲乡党,正如颍川数孙陈。”显然时间是在苏家富了,已经迁居到三苏祠,“两家门户甲乡党”后,才“我生犹及见大门”的。以上只能说明苏家在眉山城三苏祠和程家是邻居,在拨股祠则和石家是邻居,不是苏、程、石三家同居拨股祠。苏轼《送表弟程六知楚州》:“炯炯明珠照双璧,当年三老苏程石。里人下道避鸠杖,刺史迎门倒凫舄。我时与子皆儿童,狂走从人觅梨栗。健如黄犊不可恃,隙过白驹那暇惜。醴泉寺古垂橘柚,石头山②高暗松栎。”苏程石三家相好、互相来往,并不等于三家同住拨股祠,互相交往,程家到乡下拨股祠玩,也可以发生那些事。

注:①三苏祠至少在苏洵“宦学四方”、苏家迁居前,即在庆历五年(1045年)或前建成,苏洵“宦学四方”前,还来不及为已经修好的南轩起名,“明年(庆历六年)宫师(即苏洵)归,始改‘南轩’为‘来凤轩’。”(见王文浩《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
②石头山:指三峰山,山上还有三峰寺。拨股祠近处“高”而且还“暗松栎”的就只有三峰山,不是指石佛山,所谓的石佛山并不高,不能“暗松栎”。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129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发表于 2019-1-16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20-1-21 20:19 , Processed in 0.077927 second(s), Total 23, Slave 19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