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阅读: 16097|评论: 3

老北街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1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彭山唯一一条三十五年来除了路面几无变化的老街。
片20180211114912.jpg
图片20180211114731.jpg
图片20180211114759.jpg

这段时间政府正在做拆迁动员,宣传工作很细致。
片20180211115212.jpg 片20180211115246.jpg 图片20180211114828.jpg 图片20180211114848.jpg

我跟几位正在谈论拆迁的街坊说,三十五年前我每天走这条街去读书,现在这街还这样啊,拆迁了好。有人就开玩笑,你再过三十五年来看还这样。又有人解释,不是拆了建商品房,是复古建筑,搞成黄龙溪一样。


三十五年前,一个少年背着书包在这条小巷孑孓而行,不是求学,只是上学。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从北外街穿过整个县城到南街末处的学校去上学。我要从北走到南我还要从黑走到白,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其实根本没人看到我,大冷的天都被窝里窝着呢。街上没有路灯,公路上更没有光亮,只偶尔过一辆汽车照着路面。有时会有一辆带摩擦发电的自行车射着昏黄的灯光呼啸而过,那一定是家里很有钱的牛逼极了的校友。


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搞的作息制度,七点早读,七点半下早读后城里的学生回家吃饭,住校生和乡下学生食堂抢早餐、打架,八点十分开始上午的第一节课。


那一年的冬天真他妈的冷,冷得这辈子记忆尤深。一大早满房遍野都是白霜,那霜厚得跟下了雪一样。水缸里是要结冰的,窝在被窝里是不敢穿衣服的。我爸每天早上穿着秋裤跑我房间叫我起床,经常过了几分钟不见动静又跑过来,就开始咆哮了。那会儿不觉得有多苦,因为一天到晚爹妈老汉儿都在灌输他们每天上班比我们苦。等我当爹后才知道都是骗人的,当爹的每天至少能比儿子多睡两个小时,还不用一天到晚坐在教室里冷得发抖翻书都用嘴巴,不用担心成绩考差了回家挨打。

那一年冬天真他妈的冷,冷得我走在老北街上得把两只手插裤裆里捂着蛋取暖,出了老北街怕被女同学看到笑话才抽出手揣兜里。冷得早餐后水龙头旁边没人,都围着水井打水洗碗。水管里的水冷得能刺穿皮肤,而井水温暖得冒气。这场景现在不可想象,要是哪个学校的学生一窝蜂围着水井打水估计能把校长的屎都吓出来,这要掉一个下去他这校长就别干了。

那一年冬天真他妈的冷,但能冷出一道傻逼般风景线的得是方文胜。整个冬天只穿一件红色背心外套一件单薄军衣就只有方文胜。这货站在操场上两只手扯着衣袖,绷直身体咬紧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发抖。全校瞩目,没有嘲笑只有佩服。现在想来,除了绷,就是他妈的穷。

在二中最牛逼的是我和刘波、方文胜三人斗鸡能斗翻全班二十几个同学。那时真狠,敢单腿从乒乓桌上跳下来冲着人脑袋死命砸,居然没把谁撞出毛病来。在后来被全班同学唾弃的日子里也只有刘波和方文胜跟我滚在一起,那一年的暑假在关刀山下和刘波方文胜挥手一别就再也没有见面。

在二中最尴尬的是认识了外班一个乒乓高手,每天在一起打球,倾慕他的球技也爱屋及乌倾慕起他的结巴了,觉得他那一嘴的结巴简直帅极了。幸好我爸发现得早,及时警告,否则我可能现在就是个结巴,很难想象还能站在千人大会场上慷慨激扬做演讲。

在二中最不喜欢的是我的班主任。她最不喜欢的是我暗恋的一个漂亮的姑娘,经常在班上挖苦讽刺这个女生。她最喜欢的是一个邋里邋遢流着鼻涕的男生和漂亮整洁的学习委员。她喜欢的我们就不喜欢,要么打要么作弄。我把鼻涕男打了一顿,打得他满脸白的红的糊满鼻涕鼻血,班主任很心痛,忙叫学生扶医务室。其实我受伤更重,右手肿的跟包子似的,笔都握不住还得写检讨,还要每天小心翼翼把手藏袖笼里怕我爸看到。学习委员规矩,不讨厌,甚至是全班惟一一个不参加斗鸡的好学生。没机会收拾,就找机会作弄。运动会上左一只手右一只手捏他的猪儿虫,他只敢遮挡不敢反抗,一直捏到他那条猪儿虫把涤纶运动裤顶出一个小帐篷。这货涨红了脸弯着腰捂着胯裆不敢吭声,班主任一看就明白了,莞尔一笑不好批评谁,把脸扭一边去了。尽管我不喜欢班主任,但她教会了我一件事,终身受用。她说她从不迟到,她的手表故意调快了三分钟。几十年来我也一直坚持这个好习惯,这个习惯甚至有点病态,不仅自己不迟到,也受不了别人迟到。

在二中最喜欢的是英语老师。我打了鼻涕男后才知道这货的爹是教育局的一个科长。个骗子,你他妈好歹是干部子女,能不能把你那鼻涕擦干净了,早知道你爹是教育局的我怎么也不敢打你啊。自那以后班主任一有机会就在班上打击挖苦我,甚至教导主任都为这事把我叫到教导处训了半天。我打架打得多了,比这严重的把一孩子打得肌腱受伤缠上绷带,我自己也吓得发高烧,教导处都没找过我。教导主任训我的时候被英语老师看到了,满脸的不高兴。小孩子有小孩子的狡黠,我知道,如果教导主任不是她爸她恐怕也不敢满脸的不高兴。尽管她没有在这事上帮我说过什么话,但她一有机会就训斥鼻涕男,还经常抽我起来读几句课文,让我在那段被老师同学孤立的日子里感受到一丝温暖。
在二中最不想干的事就是上学,逃课去岷江边玩去电影院看电影是家常便饭。二十来岁的闵家鹏带我坐在岷江边的芦苇丛中,捏着刚发的三十几块钱的工资,忧伤地叹息道,一个月累死累活就这点钱,应该去闯江湖。于是最想干的就是逃离学校逃离彭山。北外街口子上有个坝子,经常有江湖人在那摆摊卖打药。有一次不知为啥下午才去上学,见一个卖打药的在表演魔术,看得入神。江湖人让我给他当助手,还表扬我,这小伙长得漂亮,哪家领回去当女婿赚了。我不想给人当女婿,我想给他当徒弟。很认真地帮了他三四个小时。散场了,我帮江湖人收拾摊子,央求他,师傅,你带我走吧。江湖人笑骂了我几句,没规劝我什么,也没给我一毛钱,让我滚蛋。现在回家还太早,就在605门口的地上坐着。每天放学路过605门口都能看到一个涂着口红抹着胭脂穿着裙子女装的中年男在那自言自语,显见是个因为性取向逆天而被逼疯了的家伙。那天我和他坐在605门口聊天,像两个正常人,或者,像两个精神病。

早上的老北街太长,长得黑乎乎的一眼望不到尾,街上的风太刺骨。傍晚的老北街太短,短得那么快就能走到家,书包里还装着需要家长签字的卷子。今天的老北街太近,近得几十年的岁月宛若眼前。

Q片20180211115330.jpg
片20180211115019.jpg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128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发表于 2019-1-9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5-4 20:49 来自麻辣社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干妈的杂货铺、小孃的理发店,这地方太多我老婆的回忆。可能明年就只能是记忆了!

发表于 2019-5-5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都打算那个时间专门去感受一盘儿时那种古旧朴素的温馨,
忽然又想起:
可能都改造过了:
高楼代替了古扑,喧嚣代替了宁静。
想去的兴致荡然无存…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19-11-15 05:34 , Processed in 0.070531 second(s), Total 26, Slave 20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