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阅读: 10980|评论: 13

少年毕占云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30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少年毕占云                                                           夏阳
    毕占云,原名毕隆兴,乳名:毕毛尔,一九O三年十月,出生在四川省华蓥山下的甘溪场乐山寨。祖辈家境清贫,靠给地主种地为生,到其父亲一代时,由于地主高租重押,家贫如洗,无押金租地,便由乐山寨迁到甘溪场文昌宫庙宇内的厢房寄居,做点小生意维持生活。不久父母相继病亡,家中无钱安葬,还是靠伯父出面草草掩埋。
   双亲过世时,丢下年仅九岁的毕毛尔和幼小的弟弟。为了抚养弟弟,毕毛尔不得不去帮地主放牛割草,做点杂活。命运反使穷人的孩子过早地承担了谋生的重担。
   华蓥山下的甘溪场,传说古时有位皇帝,曾选中这依山傍水之地修建皇宫。设想广安县城为外乐宫,甘溪场为内乐宫,威风寨筑紫金台,乐山寨建浴仙池,双河场修御花园,天池湖畔作赛马坪。可不,南宋时安丙丞相故居褒先寺至今旧貌依稀,座落在甘溪场南端。这山区乡间的小场镇,虽不能说有龙凤呈祥的风水,却有得天独厚之地理。古往今来,过往商客,无不在这里留足歇息,就连英国的传教士也在这地方开设教堂说教,当年热闹非比一般。
   传教士自视是日不落大英帝国的使者,在中国这古老的角落干着勾结官绅,地主恶霸欺压百姓的活动;自诩是真主的福音,仁施天下,对善男信女实则进行偶化。尤其是一些稍有姿色的信女,一旦落入传教士手中,无不遭到百般摧残。百姓敢怒不敢信。
   一九一八年,毕毛尔已15岁了,靠帮人打杂。挑水卖等维持兄弟俩的生活。一天,他正担着近百斤重的水,踉踉跄跄经过甘溪场,向老板面馆走去,不料传教士从背后走来,毕毛尔控制不住晃摆的水桶,擦着了传教士衣角。传教士便破口大骂:“穷鬼,瞎了狗眼,臭桶敢碰我衣服,野蛮之极;野蛮之极……….!”其气势汹汹,大有一口吞掉毕毛尔之势,毕毛尔被这突如其来的叫骂声震怒了,担子从肩上滑下,水溅了一地,他的双手不由捏成了拳头,像被野兽挑衅激怒了的角斗士。谁臭?谁野蛮?众目睽睽,天理昭昭。远远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一双双愤怒的眼光射向骄横一世的传教士。传教士见势不妙,骂骂咧咧地溜走了。
   从此,在被侮辱被压迫的穷孩子毕毛尔的心灵中,播下了复仇的种子。
甘溪场街上,十来岁的穷孩子有数十个。他们在一起放牛割草,嬉戏玩耍。在这些孩子中,毕毛尔岁数虽不算最大,但能扶弱抑强,主持公道,又讲义气。因此,他与另一个机智好斗名叫白含蓄的孩子,无形中成了大家心目中的“王”。童心不可辱。孩儿王被洋人无端欺侮,孩儿们无不义愤填膺,七嘴八舌,闹闹嚷嚷,要火烧教堂,报仇泄恨,他们认为洋鬼子公开欺负自己的头儿,就是向他们最大的“大元帅”、“大将军”蓄意挑战。毕毛尔对洋鬼子虽怀有满腔仇恨,然而他认为火烧教堂只是一时痛快之举,非惩治洋鬼子、教训地主恶霸之良策。那样做不但会惹出纵火、人命案的大祸,也许还会遭到一些人的反对。他记起老年人讲孙膑马陵设伏,妙在先“度其行”的故事。何不……..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大家,孩子们雀跃称妙。   一天下午,正当传教士在恶霸姜会山小老婆房间鬼混,喧嚣纷繁的甘溪场突然暴发出一群孩童呼喊“姜会山家有贼呀!姜会山家有贼呀……..”的声音,喊声惊动了在隔墙茶馆搓麻将的姜会山,他大吃一惊,把麻将一推,直奔小老婆房间。冲开门一看,只见自己的小老婆被赤条条的传教士压在床上。姜会山圆睁小眼,有苦难言,象吞了只苍蝇样难受。姜会山,外号石灰箩蔸,顾名思义,这可是个难斗的角色,只要他在哪里站一下,地上就有石灰印。他对人心狠手毒,即是大地主,又是舵爷、土匪头,可算是一个甘溪场数一数二的恶霸。他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称霸整个华蓥山,早就巴结上了有钱有势的传教士。传教士也看中了他那爱弄风骚的小老婆。石灰箩蔸为了讨得洋人的喜欢,只好忍痛割爱,忍让三分。石灰箩蔸本来想把这公开发生的丑事掩盖了,不想和洋人伤和气,怎奈这时院外“洋鬼子偷石灰箩蔸的小老婆”……..的喊叫声,象数十个小喇叭同声播放,声音很快传遍甘溪场大街小巷。那些想看洋鬼子的狼狈象和石灰箩蔸的尴尬象的群众纷至沓来。霎时,院内院外,人首攒动,嘘啸声,震耳欲聋。石灰箩蔸的脸由红变白,由白变紫,颤抖的手指着洋鬼子,好半天才从牙齿缝里挤压出“你!你!还不快滚!”
洋鬼子在一派叫骂,唾弃声中,狼狈地溜出了大门,往教堂匆匆跑去。猛然间,白含蓄手提屎罐从街角闪出,朝洋鬼子身上泼去。与此同时,一群手提狗屎鸳箕的孩子高呼“洋鬼子滚出去!洋鬼子滚出去!”一窝蜂似的追赶着惶惶如丧家犬的洋鬼子。随着这响彻云霄的口号声,潮水般地向着洋鬼子的教堂涌去,吓得洋鬼子连滚带爬地躲进了老窝。昔日里令人望而生畏的教堂大门,被孩子们糊上一层层的粪屎,在夕阳下散发熏天的臭气。
                                 威震群匪的小老虎
   惩治洋鬼子,教训姜恶霸的壮举,震撼了沉睡的华蓥山,激荡了深沉的渠江水,声败名裂的传教士与气急败坏的姜会山,简直认为这是穷鬼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地犯上作乱。不治罪毕毛尔、白含蓄这伙“孽种”,不杀鸡给猴子看看,人声鼎沸的甘溪场就会失控,出大乱。于是,姜会山召来华蓥山上的土匪,要好好治一下毕毛尔等人,顿时偌大一个甘溪场,店闭人稀,恐怖笼罩,搜捕毕毛尔、白含蓄的风声似狂犬吠日,一阵紧似一阵。在一片恐怖声中,白含蓄被迫逃奔他方(后来在国民军中当了团长)
   毕毛尔不得不随伯父流落异乡,搬迁到禄马铺(现在的禄市镇)场帮人做事,躲避风头。
   一九一九年,华蓥山匪患十分严重。在从多的匪首中有一名叫潘国恩,外号潘干猴儿的匪首,聚焦一千多人盘踞华蓥山段,经常下山对禄马铺、双河场。代市一带进行烧、杀、抢、掠,闹得方圆几十里鸡犬不宁。
为维护地方安宁,地方团保组织各家各户,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加强、扩充民团队伍。16岁的毕毛尔成了民团中的一名兵丁。民团一面操练兵马,一面防范土匪骚扰,毕毛尔手持比自己还长一头的毛塞枪,勤学苦练,不久练就一手好枪法;人虽小,格斗摔打堪称能手,成为虎虎生气的壮小伙子
   旁晚的禄马铺寨,象一只雄壮的卧虎,耽耽地傲视着莽莽的华蓥山。正在巡逻放哨的毕毛尔,两眼在暮色中炯炯闪烁。雄浑的山势,弯弯的河流,袅袅的炊烟,一切是那样的静谧,一丝从来未有过的和谐在他心中油然而生。
   突然,他发现不远处,有一堆模糊的黑影在蠕动,继而变成一片黑压压的人群朝禄马铺寨冲来。土匪!毕毛尔心中一惊,忙吩咐放哨的伙计火速回营地报信。他沉住气,躲在寨墙花眼后面,子弹上膛,瞄准稍近一个土匪,一枪就撂倒在地;马上又换一个枪眼,枪一响,又倒下一个。就这样东一枪,西一枪,使土匪一时摸不清有多少人在寨上守卫。当土匪发现只有一人防守,准备攻寨时,民团的人马赶到了。强大的火力,迫使土匪不得不撤退。这次潘干猴儿亲自带领土匪下山,无一所获不说,还白白丢了几条命。气得他七窍生烟,暴跳如雷。他发誓要踏平禄马铺,重抖昔日的威风。
   第二天,潘干猴儿一伙土匪倾巢出动,以百倍的疯狂,向禄马铺东北方向的凉水井扑来。民团得知土匪进犯凉水井,迅速先遣毕毛尔所在的民团增援。毕毛尔一干人迂回到土匪的背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土匪占据的制高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冲猛杀。干净利落地全歼土匪一个班,控制了制高点。土匪失去了制高点,眼看民团的大队人马又逐渐形成包围圈,一时乱了手脚,狗急跳墙,放大火烧了彭家院子,丢下数具尸体,慌忙逃回山中。
   这些土匪往日下山抢劫,如虎狼一般凶狠。这两次大举进犯禄马铺都吃了亏,才知道民团有一批经过训练的兵丁出了位机智勇敢的少年神枪手毕毛尔。自那以后,土匪只要听说毕毛尔在,似乎他那长了眼的枪口就顶住了脊梁,令人毛骨悚然;只要闻声毕毛尔来了,就象山猴听到虎啸,吓得胆颤心惊。潘干猴儿一伙土匪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下山了。
   两次打败土匪,毕毛尔倍受人们青睐。人们突然发现,这个少年周身好象有一层以前未曾看见的熠熠生辉的光环。人们都说,这孩子气宇不凡,你看他浓眉大眼,虎背熊腰,有将帅之风度,甘罗之雄才………同辈之人再也不直呼毕毛尔乳名了。比他年岁稍大的人,也更口称他毕隆兴;年岁稍小从内心称他毕大哥;而长辈虽仍呼他乳名,其语言却包含着关切。是啊,在人们的意识中,一个生活在一起的人,往往很难发现他有什么不同凡响之处,倒是对他的缺点、失误记忆犹新。但当他一旦干出与众不同的事迹来,人们的眼睛就会产生奇异的功能。想的什么,就会觉得是什么,不看不象,越看越象,无论是好的、坏的、美的、丑的、无不如此。何况毕毛尔小小年纪就干出这壮举事,又怎不令人刮目相看呢?
   潘干猴儿虽然遭到如此的惨败,但土匪不抢劫就发不了财,就无法生存。他们总是窥视着物产丰富的禄马铺,但又惧怕民团的厉害,不敢冒然下山侵犯。于是潘干猴儿经常派人下山窥视情况。
   一天夜晚,毕隆兴等三人巡营到潘家巷子,突然一条黑影朝巷外窜去。毕隆兴三人尾随黑影追踪,到邹家院子不见了。环顾四周,静悄悄的。毕隆兴凭直感,觉得有疑情,与二人耳语几句,摸进院内。侧耳细听,院左侧房间发出轻微的男女声。毕隆兴靠近门窗,用手指点破窗纸,朝窗子小洞一看,见微弱的桐 油灯下,潘干猴儿手下得力干将蒲瞎子,正搂着邹家侄媳妇。蒲瞎子觉出房外有人,呼地吹灭灯,嗖的一声破门窜出。说时迟,那时快,毕隆兴一个箭步奔过去,左手一把抓住了蒲瞎子的后脑勺的一缕头发,右掌向蒲瞎子腰背一挂,脚下顺势一个扫堂腿,只这一招一式,就把惊惊慌慌的蒲瞎子掀了个饿狗抢屎。伏在暗处的另两位兵士,猛扑过来,将蒲瞎子活捉捆绑。当即审问出蒲瞎子下山的目的和山中土匪近况。毕隆兴劝他洗心革面,回家务正业以俸养父母,尽人之孝道。然后与两位兵士商量,将蒲瞎子松绑放了。
   年龄不过16岁的毕隆兴,将蒲瞎子捉住又放了,倒不是有军事家欲擒先纵,攻心为上的心计。近来,他思考着一般成年人未想的一些现象:穷人为什么穷?洋鬼子、官绅、地主恶霸为什么可以欺压穷人?当土匪名声狼藉,一些穷人为什么还上山当土匪?假如小伙伴白含蓄被逼走他乡后,谋求生存无路,不是也可能上山为匪吗?眼下,这里打仗流血,那里大拼死人,打去打来,杀来杀去,还不是穷苦百姓受灾遭殃,同是父母所生,人家孩子有饭吃,有衣穿,能上学读书,而自己还有那么多的小朋友成了孤儿独女,漂流四方当乞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些总是象谜一样萦绕脑际难解。毕隆兴心灵已在萌动,盼望着为这一切寻找一个答案。捉放蒲瞎子或许是出于这。
   打败潘干猴儿,捉放蒲瞎子,这一连锁的事件,无意中对土匪形成严重的威胁,瓦解。土匪的气焰受到的挫伤,谁也不愿下山作无名的冒死鬼。有的土匪弃暗投明,下山归田。潘干猴儿的土匪队伍力量逐渐消弱,百姓有难得的安宁时光。
  潘干猴儿感到,毕隆兴这批民练团兵,才是他们的眼中钉,不除掉,就难有他这山中王的天地。他知道要根除小老虎,来硬的不行,只有来软的,他了解到毕隆兴是当年在甘溪场闹事,洋人、石灰箩蔸要捉拿的毕毛尔,就窜通传教士与姜会山,通缉毕隆兴,又贿赂买通禄马铺民团团总,交出毕隆兴,就这样,曾惩治洋鬼子、教训大恶霸、为百姓扬眉吐气的孩儿王,这位一度威震群匪、出暴安民的少年豪杰,在洋人、官绅、恶霸地主、土匪狼狈为奸的年代,去无一立锥之地,怎不令人悲怆!十多载家乡的生活,山水有情,人更有情。毕隆兴在乡亲的掩护下,挥泪告别了故乡,在茫茫的黑夜中奔闯寻求…..?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87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手机网友  发表于 2017-6-30 20:13
看完了,好看,还有没有
手机网友  发表于 2017-6-30 22:04
第二章呢
手机网友  发表于 2017-6-30 22:23
拍一部电视剧就好了。

发表于 2017-7-1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建纪念馆

发表于 2017-7-1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后续
手机网友  发表于 2017-7-2 06:02
抄的书,30年前《华蓥今古》里的文章。毕毛尔的父母叫什么名字?有无弟兄?他的近亲族人现如今住在哪里?他在永兴生了多少年?在禄市生活了多少年?进入袍哥组织是哪个堂口?
发表于 2017-7-3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意思

发表于 2017-7-7 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在华蓥公安局工作的毕朝福好像是毕占云的近亲属。

2015年优秀版主团队

发表于 2018-7-30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关注!

热心会员 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18-8-18 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重建毕将军的故居~

点评

回复 @1540937787: 毕将军中将军衔,他在井冈山革命斗争时期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可以说救过朱毛,朱总司令是他的入党介绍人,对于华蓥来说,重建毕将军的故居很有必要,给华蓥红色旅游再添一笔。  (2018-9-4 21:05)  回复
大将、中将的故居都还没修起呢,一个少将还搞得这样阵仗。  (2018-9-4 12:08)  回复

发表于 2018-9-3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乡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19-11-22 01:28 , Processed in 0.092164 second(s), Total 37, Slave 23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