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49|回复: 2

[生活休闲] 七旬老人讲述一家三代南门口的“摆渡故事”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2016年优秀版主

为推进我市水生态文明建设,深入实施州河环境综合治理,实现州河城区段“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水环境,市政府决定取消达城城区州河上的南门口、二马路、画眉石等渡口。

12月1日中午12时,随着最后一趟渡船在南门口码头靠岸,标志着历经了百年风雨的达州城区最大最繁华的渡口从此退出了历史舞台。这对于在州河上“摆渡”40年的“水上人家”——郑兴汉老人一家来讲,渡船的离去,却是他生命里最难以割舍的情怀,因为南门口码头,承载了他一家三代的记忆。站在空荡荡的码头,看着静静流淌的州河水,郑兴汉无限感慨的给社区记者讲述起他一家三代人的“摆渡故事”。

TIM鍥剧墖20171206204340.jpg
父辈摆渡:将生命奉献给了州河

郑兴汉,1944年出生在渠县李渡乡。在他老家的门口有一条美丽的渠江奔腾而过,河边有一个小渡口叫“金锣滩”。湍急的河水、吆喝的纤夫、小巧的渡船,陪伴他度过了苦涩的童年。

他记得从小自己的父亲郑世福就在村头的渡口撑船,依靠收取渡客每人一分钱的微薄过河费,养育着他们一家人。郑兴汉说,因父亲年轻力壮,摆渡技术又好,1949年12月15日达城刚刚解放时,一个在南门口码头摆渡的亲戚介绍父亲来撑船,从此父亲便与达城州河南门口码头结下生死之缘。

郑兴汉告诉社区记者,关于父亲的“州河摆渡”记忆,是在父亲溺水离世后亲戚告诉他的:过去州河上摆渡都是比较小的木船,全靠人力两手摇橹推动渡船前行。由于南门口码头对面处于幺卡子(现仙鹤路下段)州河回水湾,水流非常急,遇到下大雨、涨大水,必须得费很大的劲才能将渡船从急流中摆渡回来,充满了艰辛与危险。

父亲的离去,听亲戚说是一个意外。那是在1963年盛夏的一个夜晚,已停渡睡下休息的父亲被一阵暴雨声惊醒,他和亲戚出门一看,狂风呼啸,大雨如注,父亲担心涨水冲走渡船,便去渡口检查,谁知在系钢丝绳时,一阵狂风和着巨浪将船掀入河中,暴涨的河水瞬间将父亲卷走,可怜水性好的父亲也没有逃过洪水魔爪。目睹父亲被河水吞没,亲戚赶紧叫人救援,遗憾的是却连尸首都没找到。至此,为了渡船的安全,在渡口摆渡14年的父亲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TIM鍥剧墖20171206204327.jpg
自己摆渡:“繁华喧嚣”后的艰辛

1964年初,20岁的郑兴汉接过父亲的摇桨,在南门口做起了“摆渡人”,一干就是40年。

郑兴汉说,据祖祖辈辈的船家人讲,在长108公里、流域面积达8849平方公里的州河之上,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数十个码头。作为穿过城市中心的渡口,南门码头是州河上较大的码头之一,早在100多年前,这里就很繁华热闹了。尤其是上世纪50、60年代,达城陆路交通不发达,货物运输很大程度上靠州河水路运输,南门口码头也成为当时最大最繁忙的码头。每天都有数百的纤夫拉着货运船只停靠在这里,南门口码头成为了那时商贾云集之地。

“以前的南门口码头是在如今的廊桥下面,码头近百米宽,各种船只云集于此,渡船也跟随码头的繁荣带给两岸市民过河的方便。”郑兴汉记得,上世纪60年代过河的费用,每人只收取2分钱,到80年代涨到5分钱一个人。随着城市交通逐渐的完善,新建了桥梁,乘渡船过河的人逐渐减少,每天收入就十来元,勉强能养家糊口。到90年代,人们生活水平逐渐的提高,过河费又曾收过2角、5角,直至近年的1元。


谈起水上生活,岁月的艰辛全都写在郑兴汉那张晒得黝黑的脸上。他说,那时没有机动船,过河全是载重约2吨的木船,全是用手摇桨。划渡时一般是两人,前面是年老的亲戚撑杆,年轻力壮的他大多在后边摇橹。乘船人多时,既要稳好舵又要拼力划桨;遇到涨水,船会被急流冲得歪歪斜斜,偏离航线很远。有一次,郑兴汉摆渡到河中间时,突然遇到一阵大风刮来,渡船摇摇晃晃,乘客也惊慌失措,这时,最考验船工的驾驭技术。“每到这时,我会使出吃奶的气力,一边奋力摇动船桨,一边大吼‘站好,莫动’,免得乘客在船上乱动,造成船体晃动甚至倾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多少年来,急流险滩、狂风暴雨,练就了郑兴汉过硬的摆渡技术,让他成为跟父辈一样,是州河上最棒的船工。

2004年,年已六旬的郑兴汉因常年在水上漂泊,风湿病严重,便卸下了摆渡行业。在40年的摆渡生涯里,郑兴汉往返州河两岸50余万次,安全运送过河群众近1000万人次。谈起这些,郑兴汉很是自豪欣慰,作为摆渡人,他为自已从未出过安全事故而骄傲。

百年古渡口,风雨摆渡人。40年的迎来送往,对于一个从年轻时便守在这渡口边,如今已进入花甲之年的摆渡人而言,过去渡客的时光,早已装满他生命的全部旅程。

TIM鍥剧墖20171206204332.jpg
儿子摆渡:见证城市的飞速发展

2004年秋,郑兴汉的儿子郑礼强接过父亲的船舵,开始一家第三代“摆渡人生”。

同样在河边码头来寻觅过去忙碌身影和难舍记忆的郑礼强告诉社区记者,他摆渡虽然只有10多年,但他比父辈、祖辈幸运。2004年后,达州城区快速发展,到达州来定居、旅游的人多了起来,渡口的生意也比较好;手摇桨橹的木船被更大的铁皮机动船所取代,摆渡也变得轻松起来。尽管如此,一年365天的日晒雨淋和风吹霜打,还是十分的艰辛。尤其是酷热高温的夏天,在只有一平方米的渡船尾部,手扶滚烫的柴油机把手,汗水浸湿了衣衫,脸被晒得黝黑。冬天,河风凛冽,雾气缭绕,手脚长满了冻疮。郑礼强说,前些年,州河上游相继修建了江口电站和罗江电站,曾经暴躁的州河变得平静温和,摆渡的风险相也对减小。


“虽然摆渡辛苦劳累,但改革开放30多年来,达城的巨大变化,却让我们感到无比欣慰。”在南门口码头,郑家父子见证了1968年红旗大桥的兴建,1997年通川桥的改扩建,2007年廊桥的修建。这些桥梁的建成,对渡船生意虽有一定的影响,却助推了城市的发展。作为达城的标志性人行桥,廊桥更是作为一张城市的名片,让龙郡外滩尽显城市的繁华,也带动了南门口州河休闲游船的发展。

如今,为了响应政府打造“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生态州河”的号召,他们离开了相依相伴数十年的渡船,虽然心中有万般的不舍,但只要州河的未来越来越干净、漂亮、和谐与美好,舍去小家,他们也觉得值得。只是以前“游船比肩林立,渡船来往穿梭”的情景和相伴他们一生的百年渡口的消失,只能作为一种记忆,留在市民和自己的心中了…… TIM鍥剧墖20171206204335.jpg

古渡之上,烟波依旧。州河岸边的一草一木,都和日渐苍老的郑兴汉一样,默默见证着南门码头的沉浮兴衰。就是这个渡口,记录了一代代摆渡人的青春,也书写了郑兴汉一家三代为方便群众过河留下的灿烂一页。(达州晚报记者 邱一彪 谯继)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6年优秀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3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