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阅读: 77239|评论: 4

七色人生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7 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 复苏:火一般的创业 到上寨后的第一个冬天终于熬了过去。转眼间,河边的柳枝开始泛青,很快又吐出翠绿。几场春雨一过。路边、田野及山坡上的草木依次变绿。最先开花的野桃树、野樱桃树开出一丛丛红白相间的花,把群山环抱中的上寨衬托得分外妖娆。 随着平息叛乱和土地改革逐步结束。各方面的工作也步入正常。 母亲除每日上班外,还不时背上药箱到各村寨巡诊。有时竟要翻山越岭走很远的山路。而且常常是清晨出去,很晚才回来。当时平叛刚结束,很多地方还较乱。巡诊时,有时有其它干部同行,但更多时候是母亲一人下乡。那些年月,母亲常独自穿行于崇山峻岭的山路间,或行走于丛林深处的崎岖小道上。以至许多年后,当地不少群众都还记得,那位身穿白大卦,身挎药箱的“孙医生”。那时候,我们有时真为母亲担心。可母亲的热诚大度与吃苦耐劳很快赢得好评。多年来,母亲的双脚走遍了上寨的各个村寨,并留下很好的口碑。后来我大一些的时候,凡放假期间,母亲便带着我走村窜寨去巡诊。有一次,母亲带我去上寨小伊里对面的高山村寨出诊回来。因走的是山中的“羊肠小道”,道路崎岖弯延。我和母亲边走边摆故事,我还一路上摘了一大把野花并采了不少野果。可走到一处岩边时,母亲却不慎失脚摔到岩下。幸而岩不算太高,但母亲摔下后却半天也未起来,我忙下去将母亲扶起,却见脚摔伤了。后来母亲用随身带的药箱内的药包扎后,才硬撑着并由我一路扶着走回家中。记得那时母亲每到一个村寨,路边或寨子上的藏民老远便打招呼,并亲切地称“司曼巴”(即医生)。很多老百姓更是热情地把母亲迎接进家,倒上马茶。遇到吃饭时间,还端上一碗酥油糌粑,盛情邀我们共餐。有的家里,见母亲带着我,还硬往我包内装满炒胡豆,弄得我们十分难为情。当时老百姓也很清贫,但藏族人民那纯朴、好客、热情的民风,却让我深为感动。春天到来,万象更新。我也到了该上学读书的年龄。当时上寨仅有的一所学校,即“伊里小学”。这次,我顺利地报到了名。到了学校,见到原来在松潘镇江关便认识的杨端容老师也调到这里,并且恰好教一年级。我便开始了在杨端容和其它老师教导下的读书生活。这时的伊里小校,简陋的出奇。学校建在紧靠山边的地方。仅有一座由石头砌起的平房,大约有两百平方米左右。里面被隔成数间。大一点的便是教室,另外有几间小的,一间做为老师的办公室,还有两间便是老师的宿舍。教室内还隔出一间狭长的房子,作为住校生的寝室。平房的外面还傍墙修了个小屋,这便是用作给学生烧水做饭的厨房。上课用的桌椅板凳,都是“斧头木匠”仓促赶制成的,显得十分粗糙笨拙。我去时只有三个班,分别是一、二、三年级。藏族学生的年龄普遍较大,甚至有十几岁的。我则算得上是学生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后来我妹妹玉琼因当时无幼儿园,奶奶带着弟弟管不过来,便也报了名跟我一起读一年级。可因年龄太小加之贪玩,学习一直跟不上。后来便一直降班,一连降了几级。学校是简陋的,生活是清贫的,但学习却是艰辛而快乐的。老师对我们很严格,教课也特别认真。我的前两年,基本上都是杨老师全程授课。语文、算术等课都是她一人上。语文算术是我感兴趣的课,我学起来特别认真,成绩也很好。至今我还记得,杨老师教我们唱的第一支歌:“…..要学蜜蜂采蜜糖,要学喜鹊盖新房,幸福的生活从那里来,全靠劳动来创造…..”。而不知什么原因,我特别不喜欢图画课,更不喜欢画什么花啊草啊的东西。记得有一次上图画课,我便在课堂上睡着了,杨老师便用教鞭击打我的头,将我打醒后,又让我伸出手板心继续打。倔犟的我,从此记恨在心。因此,尽管杨老师算得上是我的启蒙老师,但我一直对她没有什么好感。一九六0年。正是共和国历史上所面临的最困难时期。我们当时虽全然不知外面的世界所发生的巨大变化,但潜移默化的影响却仍反映在我们周围。市面上的东西越来越少,不少生活必需品都须凭票供应。我们几乎没有零食可吃,每天就望着三顿饭。我们盼望着秋天的到来,因为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我们可去山上采食野果,一饱口福。我们更盼望节日的来临,每到这时,我们更可饱餐一顿,并吃到平时难得一见的美味佳肴。记得那时一到春节,母亲便把平时积攒下来的白糖、酥油、菜油,自已用面和上白糖酥油,炸制成各种造型的油炸面果以及麻花馓子等食品,这便是我们当时最好的节日礼物。正是从这年的春天开始,母亲领着我们几姊妹,还有奶奶也步履慢珊地跟在后面。在我们的房屋周围,在山坡荒地上,开出一块块地并种上各种蔬菜。在我们的精心照料下,各种蔬菜长势很好。不久便吃上了我们自己种出的菜。到了六月,正值初夏时分,二妹玉萍降生了。就在玉萍降生前,四姨娘又专程赶到上寨来照顾我们。记得六一儿童节那天,四姨娘把大妹玉琼打扮了一番,梳洗后换了一身新衣,便兴高采烈地与小伙伴们玩耍去了。也许是“乐极生悲”。中午时分,玉琼在厕所解手时,不慎从厕所踏板间的缝隙处掉进粪坑。幸被人很快救起,才未酿成悲剧。这件事把我们一家人都吓了一大跳。故这年的六.一加上之后不久玉萍降生这两件事,便烙上我记忆的脑海。有耕耘便有收获。正是从这年开始,我们不再为吃不到蔬菜发愁,看到从地里收摘的各种瓜菜,心中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心情……。后来父亲来到上寨。他更是用他那双残疾的手,在粮站的仓库周围,挖坡填沟,砌起一座座保坎(即档土的石墙),填起并平整起宽大的晒坝。而在仓库周边的空地上及田边地角,我们开出一小块一小块的地,父亲领着我们专门从寨子上和远处拉来一车车的牛粪和腐植土,种上各种蔬菜瓜果。因管理精细,收成颇丰。特别是所种的一种叫“枕头瓜”的藏金瓜,我专们给它们搞了人工绶粉试验,收摘时,大的竞有几十斤重。而我们当时在学校时,老师也带我们开了不少荒地,并种植了各种蔬菜。这些蔬菜主要供住校的同学食用,但我们走读的学生也时常能分到一些,并带回各自的家中。我们在上寨读小学时,还经常参加学校和区上组织的植树活动。多年来栽下很多诸如白杨树,苹果树及桃树核桃树等。几十年过去了,当前些年我重回故地时,还可偶尔看到我们当年栽下的树。特别是我当年在奶奶墓前栽的一株核桃树,而今己长成枝繁叶茂的一棵大树。远远看去,犹如在奶奶的坟上张起的一把大大的伞,顽强地生长在紧靠上寨烈士陵园旁的山坡边上。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617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发表于 2014-8-18 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星辰在线8月14日讯(长沙晚报记者 朱华 通讯员
廖伟明)日前,长沙慈善会(市慈善基金会)委托本报对外公布捐款热线和账号,为云南地震灾区捐款开辟绿色通道。记者获悉,天心区黑石铺社区84岁的向仕仁
老人了解灾区情况后,特地与长沙慈善会联系,希望能够拿出自己的积蓄10000元向灾区捐款。

          向老患有糖尿病,需要长期服药,每个月的药费就需要近600元。每月2000多元的退休工资仅够维持家庭基本开销,这10000元捐款是向老多
年来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向老动情地说:“我想为灾区尽自己的一份心意,希望和灾区的人民团结一致,共同抗灾。党和政府一直对我很照顾,现在灾区有难,我要
献上自己的一份力。”

  据悉,长沙慈善会目前已经接收到爱心人士部分捐款,欢迎爱心人士继续通过长沙慈善会官方网站在线捐款,或捐款到长沙市慈善基金会。长沙慈善会承诺,将秉持公开、公正、透明、规范的原则,为爱心人士提供热忱的服务,确保爱心捐款在第一时间汇往灾区。

发表于 2017-3-29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辛苦了,鼓励一下
  当前版块已开启挖坟预警模式,2016年12月1日之前所发贴将无法回复!详情请点击此处>>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19-11-21 08:48 , Processed in 0.059023 second(s), Total 22, Slave 17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