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楼主: zds315599

南充核电站还会修吗?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3 10:19 来自麻辣社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内陆核电真相:这十个关键问题不回答清楚,重启就是灾难 共享文档
2018-10-08 1页 4.24分
用App免费查看

中国内陆核电真相:这十个关键问题不回答清楚,重启就是灾难

长江流域核电站安全论证绝不能“想当然”,只有拍胸脯式的“研究结论”即“内陆核电厂安全性有保障”,而没有具体详实、可追根溯源的“论证依据和论证过程”会带来灾难。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王亦楠近日,关于“内陆核电重启”的报道甚嚣尘上,诸如“内陆31 个核电厂完成可行审查”,“国家发改委委托中国工程院、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等进行的综合论证一致建议发展内陆核电”,“内陆核电论证已近尾声”等等,以至于公众看了都误以为长江流域的核电站马上就要开工了。 其实,中央对内陆核电的定调至今未变,仍然处于“研究论证”阶段;中央对核电安全性的要求始终如一,那就是“必须绝对保证安全”。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内陆核电能否真正开工,其安全论证报告的审批权(或者说初审权)在国家环保部和核安全局,而不是工程院或核能行业协会。 诚然,核工业界对内陆核电安全性的论证是完全必要的,也是重要的。笔者只是希望此类“安全论证”最好不要是力主内陆核电专家们的独角戏,更不要成为排斥不同意见的一言堂。毕竟,以长江流域为代表的内陆核电站是否启动,不仅是核电业界的事,它还事关国家的长治久安和百姓的切身利益。 笔者此前曾发表《湘鄂赣三省发展核电的安全风险不容低估》、《总理为什么要求核电必须“绝对保证安全”》等文章,论述了“我国与欧美内陆核电站的厂址条件迥异”、“所采用的AP1000技术在全世界尚无实践验证、关键设备试制还未过关、给AP1000技术当试验场的我国三门和海阳核电站已严重拖期”等问题,剖析了“确保我国核电安全亟须高度重视的几大短板”。 长江流域核电站的安全论证绝不能“想当然”:(1)只有拍胸脯式的“研究结论”即“内陆核电厂安全性有保障”,而没有具体详实的、可追根溯源的“论证依据和论证过程”;(2)只讲“技术标准、安全标准如何高”,而不讲“如何通过已经工程实践充分验证的、成熟可靠的技术措施来真正实现高标准”!(3)只谈核电对能源需求和CO2 减排的意义,而不谈一旦发生核泄漏并沿江而下,我们如何应对水源危机、土地危机、粮食危机、社会稳定危机…… 按照中央对核电“必须绝对保证安全”的要求,目前核电业界所谓的“内陆核电研究论证”还有很多关键问题有待深入研究和论证,“安全性有保障”这一结论也下得为时过早、过于轻率。鉴于社会公众并不知道内陆核电的安全性到底是“怎么论证和确保的”,且相关业界机构对公众质疑的问题一直未给予正面回答,因此笔者再撰此文,就“内陆核电安全论证”中不容回避和含糊的十个关键问题公开求教,请所有认为“内陆核电厂安全性有保障”的专家学者及相关研究机构、核电管理部门给予公开解答。 1、内陆核电的“安全论证”,能不考虑“Nuclear Security”所要求的“防范、抵御敌人有意造成的事故、损害和伤亡”吗? 中央强调的“确保安全”指的是“NuclearSecurity”(核安保),而不只是“NuclearSafety”(核安全)。前者内涵远远大于后者,然而,有关机构的内陆核电安全论证,却把“中子弹(战术核武器)、恐怖袭击、网络攻击、人为破坏等外部风险”均列入“不予考虑的剩余风险”,原因是“发生概率极低,且目前也没有合理可行的应对措施”!虽然“小概率事件”无法预知和阻止,但不能对其严重后果“根本不予考虑”,老天爷也绝不会因为我们“没有合理可行的应对措施”而替我们“专门排除”某些“天灾人祸”。极端自然灾害和人为恶意攻击在国际核电界是必须考虑的安全事项。 2、为何2004年修订的《核动力厂设计安全规定》(HAF102)至今也不升级?内陆核电安全评价为何依据早已过时的核安全法规和导则? 针对全球日渐频发的极端自然灾害和大型飞机撞击等小概率高危害事件的安全威胁,IAEA 已于2012年6月发布核电厂设计和运行的新标准和法规。2012年10月国务院明确要求“对不合时宜的系列法规应不拖延地修改或升级”、“新建电站必须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然而,对欧美早已是“强制性”的安全要求(如抗大飞机撞击),我国核安全监管机构和核电界在福岛核事故后仍一直强调“中国核安全法规(HAF102)没有这项规定”,且至今也未根据国务院有关要求,修改升级核电安全法规和安全导则。 3、“均按AP1000设计”的我国内陆核电站连美国的安全标准都达不到,何以是“全球最高安全标准”呢?众所周知,我国引进的AP1000并不满足美国本土在建核电站的安全标准,日本东芝控股的西屋公司辩称“中国内陆核电站采用的是CAP1000、不是AP1000”,而我国核安全监管部门指出“CAP1000与AP1000没有本质区别”。抛开这种概念游戏不说,即使CAP1000比AP1000真有重大改进,那也要经过工程验证、确认是成熟可靠机型后才能推广,怎能直接拿长江流域再当试验场呢?我们当作“最成熟、最先进、最经济”技术引进的三门和海阳4台AP1000机组,一直是“边设计、边施工、边修改”的“三边工程”,且已陷入“设计难以固化、成本难以预计、风险难以承受”的困境中。这一深刻教训绝不能在内陆地区特别是长江流域的核电站重演。 4、AP1000主回路的核心设备(屏蔽电机泵、爆破阀等)毫无核电厂实际运行经验,至今主泵还在试制中,连可靠性数据库都谈不上,又是如何得出“AP1000的事故概率已经低到10-7”、“60年免维修”的?我国2006年高价引进、原定于2013年投入商运的三门和海阳AP1000核电站,却成了西屋公司及其日本大老板不用承担任何风险和损失的“试验场”,且全部知识产权为西屋所有。在设备工程耐久性试验、鉴定试验、系统调试都从未进行的情况下,何以就认定“60年免维修”、“内陆核电站安全性有保障”呢? 2011年西屋公司推出比中国AP1000安全标准高的升级版AP1000在英国投标时遭安全评审出局,却能于更早的2006年就在我国顺利通过安全评审,值得深思! 5、国际核电界已认识到“概率安全评价方法不宜单独用于确定性决策判断”,为何国内还有机构基于“主观概率”就断定“内陆核电是安全的”?由于33年间世界443座核电机组就发生了三起重大核事故,用二代技术宣称的“万年一遇”事故概率很难解释,国际核电界深刻认识到“用概率安全评价方法分析外部事件(地震、海啸、飓风、洪水等)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两个主观概率参数不宜单独用作核电安全性的判据”、“要防止被滥用于确定性的决策判断”。2015年7月17日英国核安全监管机构在ABWR 沸水堆通用设计评估中,就否定了日立-通用电气公司提交的“概率安全分析”并将其升级为监管问题,然而我国核电界及相关研究机构目前仍然只讲两个主观概率参数,并作为“三代核电比二代安全性提高100倍、内陆核电安全性有保障”等“确定性决策”的依据。 6、我国大部分内陆核电厂址是与欧美迥异的小静风天气,完全超出了美国“高斯烟羽模型”的适用范围,为何还套用此工具评估对大气环境的影响、又是如何得出“符合排放标准”结论?大气弥散条件是内陆核电选址的重要决定因素之一。美国内陆核电厂址年均风速均>2米/ 秒、年静风期不超过1周,而我国湘鄂核电厂址年均风速≤2 米/秒、年静风期分别高达60天和29天,非常不利于核电站正常运行时放射性气载污染物的扩散,容易形成“核雾霾”。用根本不适用的美国“高斯烟羽模型”工具评估我国内陆核电厂对大气的影响,还得出“符合标准”的结论,这一做法本身就不科学。 7、湘鄂赣核电站装机容量之高没有国际先例可循,巨量废热排放将对局地气候产生什么影响?湘鄂赣核电站装机容量均高达500万千瓦,是美国内陆核电厂平均装机规模的3 倍,是目前火电厂最高功率的5倍!核电厂热效率(33%~37% 左右)低于火电,约2/3的热量以废热被排放到环境中。2012年OECD报告就已指出“需要注意内陆核电在某些气候变化呈干旱趋势的区域产生的新问题”。长江流域多次有连续三年大旱的记录,而素以水量丰富著称的湘赣两省近年均出现了鄱阳湖和洞庭湖湖底大面积干裂、人畜饮水困难的严重旱情。每个内陆核电站每天向空中排放2000亿大卡废热,这一史无前例且几乎贯穿全年的巨量热污染对长江流域旱情的加重不容忽视。 8、何以做到“最严重事故工况下核污水可封堵、可贮存、可控制,最多只有4800~7000立方米且都被控制在安全壳内”?为何没有“事故情况下放射性气体通过降雨流入江河湖泊”的应急预案?福岛核电站[作者注]至今也控制不住核污水以每天400吨的速度增长,场区50多万吨核污水早已堆满为患,不得不排向大海;号称“环境影响微不足道”的美国三里岛事故核污水高达9000吨,耗时14年才处理完!切尔诺贝利重污染区和轻污染区分别为1万和5万平方公里。我国内陆核电安全论证严重低估了核事故的复杂性:既没有可信可靠的技术措施证明核污水何“封堵控”,也没考虑“放射性气体逸出厂区、通过雨水进入地下和江河湖泊”的应急预案。 9、我国内陆核电站周边人口密度远远高于欧美,安全论证中是如何考虑场外应急的可行性和具体措施的?电站方圆80公里范围内,我国湘鄂赣人口均高达600万~700万,而美国平均只有142万。美国每个核电站都有详细的紧急情况响应计划,且每两年每个核电站就进行一次全面的应急演习。我国内陆核电站周边人口稠密,如何建立起行之有效的省内、省间以及长江流域上下游之间的应急响应和撤离体系,必须在上马前缜密考虑和设计,而不能建立在“核电站不会出事”的乐观预想上,或者“等遇到问题再说”! 10、发达国家频频发生的核废料泄漏事故如何在我国避免?如何攻克“核设施退役和高放废液处理”的风险隐患?“内陆核电安全论证”绝不能抛开核废料处理和核电站退役这两大“世界性天价难题”。最近几年美国频频发生核废料泄漏,事故处理耗资惊人且时间漫长,国际核电界不断呼吁“核电发展前提是想好核废料如何处理,否则这个问题终会成为挥之不去的梦魇”。 [作者注:日本朝日新闻社2015年9月26日报道了日本名古屋大学等对福岛核电站的最新调查发现:“2号机组核燃料可能全部失踪”(即“有放射性物质释放,70%~100% 核燃料可能从堆芯中熔穿掉落,目前还不清楚熔落核燃料的具体位置”)。这一报道再次引起世界瞩目,因为长半衰期、高放射性核素进入土壤和地下水,其污染将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比如,高毒高放射性的钚元素在人体内最大允许剂量仅为0.6微克。] (注:本文首发于《中国经济周刊》,本网获作者授权发布,文中观点不代表华夏能源网立场)

发表于 2020-1-4 16:48 来自麻辣社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要修

发表于 2020-1-17 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支持,内陆修核电 万一出问题 就如日本福岛和乌克兰 切尔诺贝利一样的 那就是灾难

发表于 2020-1-17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危险得很丫,不要修了,定时炸弹,不指定什么时候出问题。“千年防敌,不如灭之”

发表于 2020-2-8 08:07 来自麻辣社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险!日本又一核电站发生事故:反应堆控制棒被拔出7小时



利刃号

02-04 16:29优质原创作者

关注

利刃/TONE

随着日本政府"下定决心",决定把福岛核电站的数百万吨辐射废水排入海中,围绕着日本核电产业的争论也就暂时告一段落。但就在近日,日本又一号称"十分安全"的核电站再频发各种严重事故:位于四国岛爱媛县的伊方核电站先是控制棒被错误拔出堆芯长达7小时,在一周后反应堆又发出燃料掉落的假报警,然后紧接着还爆出了供电完全中断至少10秒,期间反应堆完全不受控的严重事故……



打开百度极速版,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图为伊方核电站远景,该核电站是四国岛上最为重要的电力设施之一。

从字句层面来看,日本伊方核电站的这几起事故并不比福岛核电站"爆炸、堆芯熔融、冷却放射污染水泄漏"之类的情况严重,或者可以说十分轻微;但事实上,这些事故距离酿成大祸只有一步之遥。

就拿第一次事故来说,被错误拔出的"控制棒"是调节、控制反应堆内核反应速度的唯一可调开关,在非紧急情况下,核反应速度的快慢完全取决于控制棒的深度,而如果控制棒被拔出,则意味着此时反应堆里核反应的过程完全不受控制。



图为轻水反应堆核电站的典型结构,控制棒起到可控抑制核燃料裂变反应的作用。

换句话说,如果日本人的运气不是太好,那么在伊方核电站三号机组控制棒被错误拔出,且没有复位的这七个小时里,伊方核电站的堆芯可能迅速就把冷却水烧得干透,接下来核反应的高温就将把容器烧穿,至此,第二个福岛核电站的悲剧就已酿成。

所幸,在长达七个小时的时间里,这一幕始终没有降临。但七个小时核反应堆"不受控"的事实足以让爱媛县的县民们吓出一身冷汗:要爆了可咋整?



图为氢气爆炸时的福岛第一核电站,电力的断绝是根本事故原因。

而光是吓出"一身冷汗"还不够,随后伊方核电站频发的事故,可以说把爱媛县民接连吓出几身冷汗:"燃料掉落"其实和堆芯熔融差不了多少,都是反应堆不受控的征兆;至于"电源完全宕机",那根本和福岛核电站的灾难是完全没有区别——福岛核电站正是因为地震和海啸摧毁了备用发电机组,才导致的冷却系统失效,继而堆芯熔毁、蒸汽爆炸……



图为伊方核电站和阿苏活火山之间的位置关系。

更令人担忧的是,伊方核电站一度号称"日本最安全的核电站":东日本大地震和海啸之后,日本所有的核电站都一时进入停工检修状态,同时日本政府制定了"新的安全标准",当时所有核电站只有通过此标准,才能得以重新向外供电。而伊方核电站曾是其中"相对安全"的典型,在通过标准的核电站里排行第五。

但现如今,这个号称安全的核电站却褪下了"安全"的伪装色……



图为爱媛县民列出的伊方核电站隐患。

除此之外,就连"天时地利"也不站在日本核电这边:伊方核电站毗邻地质断层和"阿苏活火山",双重地质灾害威胁之下,伊方核电站理应拥有最强的安全配置。

但事与愿违。伊方核电站就连在没有自然灾害的平时,都能"一月三事故"。透过这一场场闹剧,日本核电系统的脆弱和无能已经展现无遗:或许日本真正走向"全面无核",才是唯一的可行出路。

发表于 2020-2-8 10:00 来自麻辣社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场切尔诺贝利擦肩而过,核电站设备中断43分钟,差一点就爆炸

森林狼
02-08 06:59优质原创作者
关注

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月7日的最新报道称,发生在1986年4月26日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事故,是加速苏联解体的重要原因之一。由于当时苏联官僚们的瞒报以及不作为,直接导致相当一部分苏联民众对于莫斯科方面都失去了信任。举个例子来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位于基辅以北130多公里,4月26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了爆炸之后,接下来数天之内周围的居民,根本没有被通知此事发生,5月1号当天,基辅的大街上还举办了所谓的五一大游行。


在此次核电站爆炸事故发生之后,关于核电站的安全性,就被世界范围内相当一部分人质疑。结果到了2011年再度发生了同样的核电站爆炸事故,当时日本发生了311大地震,直接导致福岛核电站爆炸,再加上后来日本自卫队的救援不力,让相当多日本民众对于东京方面的处事风格感到相当愤怒。然而直到现在福岛核电站一直是高危区域,除了工作人员之外,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可能是日本方面尚且没有从几年前的福岛核电站爆炸事故中吸取教训,近些年来,福岛核电站依然不断发生小型设备故障,每一次小型的设备故障都有可能酿成大规模的核事故。除了福岛核电站之外,位于日本领土上的其他核电站无一不是如此。就在日前,日本媒体捅出了一则1月25日就发生,但是一直被瞒报到现在的事情。位于日本爱媛县伊方町的伊方核电站曾在1月25日发生故障,其3号机组核燃料池内的冷却设备,因此中断达43分钟。事后,管理该核电站的日本四国电力表示,该事故并未对安全造成影响。


据四国电力称,当时受该核电站正在进行高压线设备的更换,没想到3号机组突然发生了停电事故。停电后,作为备用电源的柴油发动机自动启动,并在9秒后恢复了3号机组的供电。因停电中断运行的还有3号机组内的水循环泵等部件,此处的电源直到4时27分才恢复,中断时长达43分钟。由于水循环系统可以帮助核燃料池降温,此次停电导致3号机组内的核燃料池水温上升了约1摄氏度。幸亏发现的及时,否则核燃料池一旦爆炸,将是第二个切尔诺贝利事件,而且由于该核电站相比于福岛核电站距离居民区更近,因此一旦发生事故,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发表于 2020-2-10 10:24 来自麻辣社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防范重大核事故风险首先要破除“核安全神话”
全国能源信息平台
前天 16:07·人民日报社旗下全国能源领域内容聚合平台头条号

【能源人都在看,点击右上角加“关注”】

文/王亦楠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6期

如何确保重大核事故不要在我国国土上发生,应是维护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的一项艰巨而持久的重大任务。

重大核事故对一个国家的社会稳定、经济发展造成的严重打击,对“各类风险连锁联动”的引爆作用,非其他行业的安全事故可比。

自今年5月推出就备受关注和热议的电视剧《切尔诺贝利》(由美国HBO和英国SKY合拍,根据2015年获诺贝尔奖的纪实文学《切尔诺贝利的悲鸣》改编),对此做了真实、生动的诠释,让人了解到33年前那场劫难之惨烈的同时,也更深刻地理解了苏联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在核事故20周年时发出的感慨: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重要程度甚至要超过我所开启的改革事业。这场核事故是压倒苏联的最后一棵稻草,民众对政府产生了极度不信任感和幻灭感。

我国目前在运和在建核电站已高达58座,数量已与法国持平、位居世界第二。在我们之前“拥有50座以上核电站”的4个核电强国中,美国、苏联和日本均未逃过重大核事故的劫难。如何确保重大核事故不要在我国国土上发生,应是维护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的一项艰巨而持久的重大任务。

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发生之前的苏联

“我们不会有任何事故,因为苏联的核电站是世界上最先进最好的核电站”

切尔诺贝利是当时苏联最大、最先进的核电站。第一颗原子弹诞生于美国,和平利用核能即核电(把原子弹不可控的巨大能量转化成可控的能量来发电)的科学桂冠则由苏联摘下。1954年6月,苏联建成世界上第一座核电站,此后欧美各国追赶苏联的脚步,于上世纪60年代拉开了核电大发展的序幕。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于1970年开始建设,计划建设12座反应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核电站,所采用的石墨反应堆(RBMK大功率管式反应堆)是当时世界最先进的核裂变发电技术,且已有十几年的成功实践。时任苏联科学院院长亚历山德罗夫甚至宣称说:“石墨反应堆安全到可以安置在红场,就像摆个茶炉一样,过程跟煮茶没有区别。”当时,人们坚信石墨反应堆“绝对安全”——无论如何都不会爆炸,最多就是水箱爆炸。

承载着苏维埃国家骄傲和科学优势、代表着最先进最现代化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在重大核事故发生前,一片欣欣向荣,在核电站工作也被认为是非常光荣幸运、令人羡慕的事情。然而,1986年4月26日凌晨,投运不到3年的4号机组发生惊天一爆,让举国之力打造的“希望之城”顷刻之间变成了人间地狱。

社会认知被“核安全神话”引入“无知而无畏”的歧途。《切尔诺贝利的悲鸣》通过关注众多“小人物”(核电站员工、居民、学者、医生、教师、士兵、清理员等)的真实生存状况,记录下20世纪这场最大技术劫难对人、对社会、对一个国家的影响。白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在2015年获诺奖时感言:“切尔诺贝利灾难过去了30年,但我们从未真正反思那场大灾难。人类如不正视这个问题,必将为此付出更惨重的代价。”其中,当时社会上泛滥的“核安全神话”对公众认知的麻痹和误导,尤其值得反思。

核物理学家、白俄罗斯科学院核能研究所前所长瓦西里·鲍里索维奇·涅斯捷连科称:“所有人都被灌输了这样的思想,苏联和平利用原子能不会有危险,安全得就像使用煤和炭一般。……在切尔诺贝利灾难发生的5年前,白俄罗斯科学院的低剂量辐射研究室被撤销,理由是‘我们不会有任何事故,因为苏联核电站是世界上最先进最好的核电站’。”

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其回忆录中写道:“26日清晨我被告知核电站发生事故,最早的消息都只说发生火灾,完全没提到爆炸”“苏联科学院院长也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之前也有工业反应堆发生过同样的情况,他们都解决了’……这类错误资讯造成了恐怖的后果”。直到1000公里外的瑞典核电站都检测到辐射超标,戈尔巴乔夫接到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电话后,才知这不是“一场小火灾”!1986年7月的苏联政治局会议上,戈尔巴乔夫愤怒地说:“30年里,我们从你们——科学家、专家和部长们——那里听到的是,这里一切都很安全,结果表明你们都毫无控制能力。”

其实,切尔诺贝利大爆炸之前,并非没有任何前兆和预警。1993年4月17日俄罗斯《消息报》文章公开披露:列宁格勒核电站、伊格纳林纳核电站分别在1975、1983年都发现RBMK型反应堆有设计缺陷。在切尔诺贝利大爆炸发生前半年,库尔斯克核电站的一位专家还曾专门致信苏联国家核能监督委员会,警告说RBMK型反应堆存在危险,但是主管核能的领导并未重视这一预警,直到大祸降临!

福岛核事故发生之前的日本

“日本核电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在国外发生的重大核事故,在日本根本不会发生”

福岛核事故的祸根不是“天灾”,而是“人祸”。2012年7月5日,日本国会福岛核事故独立调查委员会最终判定,福岛核事故“明显是人祸”,祸根是:日本核安全监管机构即原子能保安院(NISA)和核电运营商即东京电力公司,共同触犯“核安全文化”红线——将自身经济利益置于公众安全利益之上。

在福岛事故前,东京电力与NISA均已知道,为满足新安全导则的要求,必须对电站的1号~3号机组进行结构性加固。但东京电力并未按要求实施加固工作,还强力反对新的安全规定,并得到了NISA的默许和放任。此外,NISA和东京电力均认识到存在海啸导致堆芯熔毁的风险,但抱着“核电站是安全的”侥幸心理,并未针对这一风险制定相应的规章、采取任何防护措施。因此,独立调查委员会《福岛核事故正式调查报告》特别强调:“福岛核事故本是可预防的,NISA和东京电力将事故的诱因归于意料之外的海啸而不是更有预见性的地震,是在试图逃避责任。”

与苏联石墨堆不同,日本采用的都是轻水堆(包括沸水堆和压水堆)。早期日本核电因事故和故障而停堆的事非常少见,让整个业界自信满满,自诩“日本核电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外发生的重大核事故,在日本根本不会发生”。资深核电专家张禄庆先生1987年赴日本参观访问福岛第一核电站时,特别问道“是否存在什么安全问题”,时任厂长自信又调侃地回答“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一直没出过安全问题,因为从没出过事,可能就会产生麻痹和松懈”。

历史就这样吊诡。2011年3月11日一场大地震和海啸过后,福岛核电站发生了与切尔诺贝利同级别的重大核事故。虽然没像切尔诺贝利那样惊天大爆炸,但福岛核泄漏的严重程度让全世界最顶尖的科学家们都束手无策:核反应堆需要一刻不停地“注水冷却”,至今也控制不住核污水以每天数百吨的速度增长,目前总量已超过100万吨,厂区核污水存储罐已堆满为患,不得不排向大海。但是,一个太平洋似乎也不够稀释这些源源不断的核污水,近年来国际媒体不断报道“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地已发现福岛核电站的放射性物质、海洋生物变异”。东京电力无奈坦承:“目前还无法搞清反应堆的内部情况,处理核事故的核心工作——‘取出燃料残渣’至少要到2045年才可能完成(还不算反应堆机房和核废料的安全处置),今后将是一场终点遥远的马拉松”。福岛核电站如何废炉,已成人类历史上最艰难、尚无解的一项拆除工程。

福岛核灾难发生前,并非没有人发出警告。比如:曾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工作、国家级设施配管一级技师平井宪夫,早在1996年就为核电站的安全隐患奔走呼号:“如果不知道工程现场情形,是无法得知核电真相的……特别是位于地震带的日本,不只核电厂事故,还必须提防大地震带来的影响。再这样下去,早晚会发生无可弥补的悲剧。”

福岛核灾难发生后,曾参与福岛核电站设计建设的美国通用公司前原子炉设计师菊地洋一,直指“核安全神话”的祸患:“政府及电力公司一直强调日本核电厂与苏联不同,有围阻体(即安全壳)封锁放射物,有多重保护系统,若发生什么事故,就会自动停止、绝对安全,但理想中的安全机制在现实中完全失效……我深刻感受到‘核电技术的不成熟、人类的不理性’,安全无虞的核电是不可能被建造出来的”。

2015年11月4日,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在关于日本原子能的会议上坦言:“在我做首相的时候推进了原子能的发展,那时我相信原子能是安全的、成本低的清洁能源。2011年福岛核事故以来,我自己进行了学习,我了解到那全是一派胡言。”

福岛核事故五周年之际,日本前首相菅直人仍然在反思:“我曾经以为凭借日本的先进技术,类似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这样的事故不会在日本发生,但是现实非常糟糕……现在我已经改变了对核电的看法,我认为日本应该更多地使用更安全更便宜的可再生能源。”

对中国的重要启示

必须破除“核安全神话”

热播剧《切尔诺贝利》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之后,国内核电业界许多人为给公众“压惊”,表示我国的压水堆设计与福岛、切尔诺贝利的堆型如何不同,安全性已如何提升,事故概率已多么低,我们从未发生过国际核与放射事件分级表(INES)2级及以上的事件或事故等等。

相比他们的“自信满满”,国际核电界在福岛核事故后却有许多“慎之又慎”的声音。2012年6月8日,美国核安全顾问Drell博士在《科学》杂志著文强调“不论军事还是民用核设施,核安全的‘概率计算’都是不可靠的”;同年3月9日,IAEA总干事天野之弥指出:“今后仍然无法完全排除发生类似事故的可能。”法国原子能委员会强调:“人不可能不出错,目前没有任何技术创新能消除核电站建设运行中的人为错误。”

我国核电建设起步晚,运行实践经验还远远不够。国际能源署(IEA)2019年的最新统计显示,中国46座在运核电机组的平均运行年龄只有7年,而俄罗斯、美国、欧盟和日本分别是40年、39年、35年和29年。3次重大核事故警示我们:用已有知识预言未来有很大不确定性,“目前没有问题”不等于“今后就不会发生问题”。

笔者曾在《日本核电专家在福岛核事故前后的十大反思》(《中国经济周刊》2015年8月24日)一文中,较详细地介绍了“核电不同于任何其他产业和工程的独有的安全隐患”,以及全世界的核电站“在实际建设、运行维护、关闭后必然要面临的种种安全问题”,中国自然也不例外。

必须正视“核裂变能”的科学属性——存在大规模放射性泄漏的风险。资深核反应堆专家、原核工业部副部长李玉仑博士2013年公开发表报告《中国核电发展及其安全风险对策研究》,特别澄清了一个关键问题,即“核电的科学定位不是清洁能源”,因为:“核裂变能转化为电能的过程必然产生放射性核素,并有大规模向环境释放的风险且后果严重;长寿命、高放射性核素没有任何物理化学方法能消除,只能等其衰变至无害水平,需要时间长达几万年至几十万年以上。尽管核电厂的废物量比同等规模的化石燃料电厂要少得多,但却最受全球关注。放射性外泄事故的发生,并不仅限于核电厂反应堆(像切尔诺贝利和福岛那样的重大核事故),还包括乏燃料中间贮存、乏燃料后处理、反应堆退役和高放射性废物最终处置等高风险环节。”

目前全世界的核电技术,无论二代还是三代,无论是石墨堆、沸水堆,还是压水堆,都是核裂变能发电,无法100%确保“不发生核事故”。“大规模放射性外泄的风险”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科学属性。核电科普必须实事求是,不能回避、淡化要害问题。

深刻汲取“核安全监管机构纵容核电企业将经济利益至上”的惨痛教训。作为日本最大的核电运营商,东京电力承认曾数十次篡改福岛核电站的反应堆数据、瞒报相关情况。核电业界对存在的问题能捂则捂、对安全警告置若罔闻,为何如此讳疾忌医?日本文殊堆研究所前所长向和夫对此一语中的:“这是想无论如何也要避免核电的发展势头被压制,所以一直不愿向社会正确传达核电事故和故障所伴随的风险。”

如果核安全监管部门不能恪守“安全至上”,纵容企业违规瞒报、偷工减料、抢工冒进,将是催生重大核事故的“摇篮”;为自己行业利益而封锁一切批评质疑声音,在取消公众知情权的同时也取消了决策领导的知情权,实质是以“稳定”的名义制造更大的“不稳定”。从苏联和日本的教训看,社会认知多一些“恐核”并不可怕,可怕的恰恰是对核电站的安全“过于自信”和心存侥幸,直到大祸临头才醒悟。正如杜牧预言的“历史的宿命”——“前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发表于 2020-2-19 18:48 来自麻辣社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对内陆修核电,万一出问题,就象日本福岛核事故和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一样,那就是灾难。

发表于 2020-2-21 12:52 来自麻辣社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内陆核电站危险得很,坚决不要修,定时炸弹,不指定什么时候出问题。“千年防敌,不如拒之”。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20-2-21 13:10 , Processed in 0.061015 second(s), Total 35, Slave 25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