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阅读: 3021|评论: 2

中江县政府领导没有法律意识,知法违法,违反《慈善法》参与非法社会组织私募活动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8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滥用“慈善”之名
吕歆妍滥用“慈善”之名,言必称我们做“公益”的,认为自己就是公益的化身。众所皆知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等社会组织冠以“慈善”公益都是有着严格要求的,《慈善法》更是清晰明了。
然而其本人“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的堂堂社长”压根不知道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并非民政部门认定的慈善组织。其历次募捐行为皆未备案,所谓的“慈善晚会”也没有公开募捐方案,亦无公开募捐资格证书,在募捐活动现场没有公布公开募捐资格证书、募捐方案、联系方式、募捐信息查询方法等(《慈善法》规定,未在显著位置公布募捐活动信息的可以对该组织以及责任人处以2万元以下的罚款)。吕歆妍其本人,不要“你觉得”,只要她“觉得”。
未登记为慈善组织,且未取得公募资格认证,违法行慈善组织之实
2014年1月19日,在无注册登记部门、主管部门及民政部门的授权下,未在民政部门备案下,在中江县公园广场开展所谓的义演私募行为,捐赠收入31582.8元进入吕歆妍个人账户和手中。且当年未向社会和社团会员公开披露当年每笔资金使用情况 。2013年注册登记,在注册登记1年后,尚未办理对公账户。
2015年8月14日,同样在无注册登记部门、民政部门的授权下,未在民政部门备案(非慈善组织、无公募资质),在中江县公园广场开展所谓公益慈善影展私募行为,私募行为中直接公布微信二维码,通过二维码收集捐赠款项。活动完成后,也未向社会和社团成员公布披露资金使用去向。
2017年7月,同样在无注册登记部门、民政部门的授权下,未在民政部门备案(非慈善组织、无公募资质),唆使怂恿小学生在平均温度35度以上的街头巷尾开展私募行为,抱着纸箱,向每一个路人筹集资金。
2018年11月,同样在无注册登记部门、主管部门及民政部门的授权(非慈善组织、无公募资质),在中江县通济镇搞的“慈善晚会”接收艺术作品拍卖6万余元。
未全部列举,上述依然表述准确。
行政违法下的注册登记
2013年,时任中江县县委书记刘应刚(监狱服刑)在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的注册登记事务上以权谋私,在明知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注册资金不足,只有1.48万元的情况下(注册地方性社会团体需要合法活动资金3万元以上资金),通过行政命令强制要求中江县民政局社会事务股完成对爱加一公益社团的登记注册,此项行为至今未整改,故该社会团体一直以来的行为皆非法行为。时任社会中江县民政局社会事务股负责社会组织登记管理的职工刘明光可以佐证,其当时的注册登记资料可以佐证。注册登记1年后,直到2014年底尚未办理对公账户。
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涉及社会团体实体业务的违法行为
1.违反国家有关规定收取费用、筹集资金或者接受、使用捐赠、资助;
2.超出章程规定的宗旨和业务范围进行活动(私募行为及非法慈善晚会)
3.未向登记管理机关报告,举办有重大社会影响的活动(2014年以来的各类私募行为和慈善晚会)
4.从事营利性的经营活动(借公益之名兜售枇杷,钱款落入私人腰包)
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涉及社会团体违反报告义务的行为
未向会员报告财务收支情况;财务管理制度不健全,报账流程不合规
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涉及社会团体存立的违法行为
不按照规定办理变更登记;负责人和核心成员未按照规定办理变更登记。其负责人及核心成员由2014年起始,从未按照规定向登记注册管理部门和民政部门报备,进行变更也未填写变更登记表。捐赠的实物资产没有造册登记,计算入社会团体的固定资产,有偷税漏税嫌疑。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任何人都不得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这不仅包括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也同样适用于任何社会组织和每个公民。不能因为你说自己做公益、做慈善,你就可以违法,可以肆意妄为,可以凌驾于法律法规之上,可以挟持道德大旗绑架党政机关领导干部;不支持你就是道德沦丧,就是泯灭良心,就是全民公敌;部分党政官员怕被道德绑架,为虎作伥,成为恶龙注视下的深渊而不自知。
志愿,基于自愿,公益,基于为公,“伪慈善”触碰到的不仅是道德底线,更是法律底线,这种行为不仅与《慈善法》冲突,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及其法人(开展捐募行为,无公募资质,自认为自己是慈善组织)涉及违反《慈善法》第九十九条第三款:擅自改变捐赠财产用途,将捐赠款项用于办公室装饰维修;第四款:开展慈善活动的年度支出或者管理费用的标准超出规定,违反《慈善法》第六十条;第五款:未依法履行信息公开义务;第六款:未依法报备募捐方案。违反《慈善法》第一百零一条第一款: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开展公开募捐;违反《慈善法》第一百零二条:不依法向捐赠人开具捐赠票据、不依法向志愿者出具志愿服务记录证明或者不及时主动向捐赠人反馈有关情况。
四川文明网负责人员明确表示并未亲自下基层核实2019年12月的“四川好人”具体情况,其表示都是由各地(市、州)文宣部门和县级文宣部门审核推送,希望登载好人好事的文明网能对每一位“四川好人”的行为负责,对公众知情权负责。
诉求:
一是查实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及其法人的违法违规事实行为,恳请当地民政主管部门秉公执法,根据《慈善法》等相关法律法规执行处罚,对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及其法人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置,要求对其社团及其本人的非法所得进行追缴,同时注销该社会团体或变更法人。二是恳请取消吕歆妍本人“四川好人”荣誉称号,并在报纸上公示公布其具体情况。三是恳请当地民政主管部门在执法网站上公布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历年来的各项收入支出明细,特别是其私募行为的收入与支出(并非单一资产负债表)。四是恳请撤销吕歆妍本人及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各类荣誉称号和在群体组织机构中的各类委员名号。






巧取豪夺名誉荣誉和对功名利禄主动伸手索要
但凡是申报什么荣誉,吕歆妍一定要插一脚,没有得到就撒泼打混、纠缠不休、污言秽语,甚至到党政机关部门直接骂人、电话威胁、乖张跋扈,损人不利己之事仍乐此不疲,要争的便是那口气,她得不到别人也不要想得到。
飞扬跋扈,趾高气扬-中江县县级领导干部的代言人
吕歆妍本人为过“官瘾”,没有“尚方宝剑”怎么办呢?
“狐假虎威”、“ 摇领导大旗”,这套在基层特别吃的开。挟县委书记、县长之鸡毛以令各大局长,百试不爽,谁人不避其锋芒,毕竟各大局长都怕被“嚼舌头”,普通党政干部更是对此种人敢怒不敢言。
原来言必称我与县委书记刘应刚、县长彭勇关系密切,现在走哪里都言必称我与县委书记苏刚、与县长李霞关系密切,此等重大关系,小民“嘘咦”。吕歆妍将体制内的官僚主义学习的非常透彻,贯彻的非常到位,极尽谄媚之举,媚上欺下,与党政一把手关系好的能掐出水,与各大部门单位一把手打的火热。
吕歆妍辱骂训斥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也并非一日两日,毕竟“素质”这种东西不是每一个人都配拥有。2019年中江县妇联换届推选妇联委员成员,妇联工作人员将表册传与她,她便打电话“亲口辱骂”:“此等小事,焉吾等执亲手填制,还不速速填好,要你何用。吾与你家主席甚熟,常就餐于一隅,汝应懂事”,妇联工作人员感慨“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吕歆妍非党派人士之时,且尚未婚配,还非要与中江县留守儿童艺术团刘春香团长争当执委主席,其卑劣行径也被原中江县委常委黄英驳斥过。恕不一一列举,可到中江县各大党政机关咨询。
非法途径求编制,一心想入体制内
吕歆妍好大喜功,特别在乎身份与名分,其周围人群大多为党政机关公职人员,其一心想吃公家饭、吃“皇粮”,转换身份,为人尊崇,可惜天不遂人愿。其在中江县住建局下属二级局中江县村镇局充当临时工时,经常大言不惭、好高骛远,为人所嫌弃;其大多数时间在外奔波,并未按时上班工作,吃“空饷”浪费财政公共资源。其人品低劣、品性恶毒,与大多数人不合,最终离开,其不但不感谢原单位所提供的平台,还满腹怨毒,舌怨之话绕梁三日,人皆知其品性恶劣,遂可到中江县村镇局调查考究。
其在原中江县县委书记刘应刚当政其间,多次表达要进入体制系统内部,不断向其跑编要编,想完成人生的飞跃。
在原中江县人力资源和社会局事业单位人事管理股工作人员李敏(现就业管理局局长)帮助下,为其开辟专业化人才渠道,公开考核招募进编,可惜还是天不遂人愿,因为文化程度不高,只是个学渣。
吕歆妍还曾找过原中江县县委常委黄英跑编要编,对于县委常委黄英同志义正言辞拒绝吕歆妍的行为,余认为这才符合一个党员领导干部的身份,没有因为所谓的“满口公益”而放弃自己的底线。
以公益之名兜售枇杷开展营利性行为
吕歆妍从2014年开始,在其家居之地中江县通济镇,以帮助通济镇村民解决滞销枇杷为名,长期进入中江县委、政府等党政机关兜售售卖枇杷给县级领导干部,扰乱正常工作秩序,但凡你拒绝她,她就要化身“公益”,以公益之名批判你、“扣大帽子”,用公益之名、道德绑架的形式要求县级领导干部和一般党政干部购买枇杷,绰号“枇杷妹”,人言“枇杷妹”,便令人心生厌恶。
2015年-2016年期间,吕歆妍到党政机关兜售枇杷,兜售给原中江县县委常委兰序一篮子枇杷,该枇杷400-500元钱一篮,绝无找“零”,你给多少,她收多少,也不按市场价行为销售,完全就是以公益之名行销售之实。其通过所谓开展“公益 ”,执营利性行为,其所收款项皆进入其私人腰包,兜售枇杷款项未对外公示,还涉嫌偷税逃税。兜售给其它党政领导干部的行为不一一枚举。
虚假开展志愿活动和公益活动
2019年妇联“立德树人,崇德向善”家庭工作,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作为执行团队,并未真实组织执行“立德树人,崇德向善”家庭工作,都是搭着中江县老年协会艺术团的顺风车,并未向“立德树人,崇德向善”家庭工作派出过执行团队。只是在背景墙和横幅上标上自己的“大名”,此种虚假志愿公益行为为人不耻。
吕歆妍的绝技还不止于此,上述行为绝非捕风捉影,种种卑劣行径真是罄竹难书。
谁在为其站台、背书?
最近的一次违法慈善晚会上,中江县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夏鑫、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彭英、县政协副主席邱闯为其背书、站台。其多次动用县委宣传部、县委组织部会议室召开会议,凸显中江县党政领导部门对其的“高度”重视。请问社会组织没有自己的活动场所和办公室?一定要到党政机关的会议室开会?余认为作为党政领导干部为社会团体站台应持谨慎态度,党政机关借用党政公共资源也应持谨慎态度。
男女关系状态“奇葩”,自我感觉极其“良好”
吕歆妍经常游走在中江县党政机关部门中,因长期单身且感情受阻,看哪个帅气的小哥哥都有“仙气”,经常说哪个单位的男同志撩她,欣赏她,觉得她美若天仙。连县委组织部刚上班和上班多年的钢铁直男都不放过,全都被她撩了个遍;但凡她喜欢的,别人就不准喜欢,你喜欢了就是你的错,就会以超光速的翻白眼还以颜色,这已经完成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别人对她无意 ,她却总觉得男人们都想一亲其芳泽,有被爱幻想症。
妒忌贤能,善妒能妒,谁的“醋”她都吃
原县教育局退休干部、县关工委下一代关心委员会执委余素华老师;在担任爱加一公益社团副社长时任劳任怨、高风亮节,为中江县的公益事业发展尽心尽力;吕歆妍只因有几次由余素华老师在公共场合代表爱加一公益社团发言,她觉得抢了她的风头,觉得要侵占她社长的威信力,就动用其不规范的一言堂行为,逼迫余素华老师离开爱加一公益社团。余素华老师请求其帮助中江县杰兴镇的困境家庭留守儿童,她却一直拒绝,让余老师自己去资助,所以吕歆妍所做的并非慈善之事,只是借公益之名达成自己的“挣钱”目的。
原中江回引人才、青年创业导师薛利军诚心诚意为其出谋划策,她不但不听取他人的善意建议,还极尽吐槽之能,到处败坏他人名声,她要你帮忙时便和颜悦色,没有用处之后就一脚踢开,演绎的势利眼和事故圆滑完全可以拿奥斯卡金像奖。
中江县秋和文化传媒公司的易高升老师,曾是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的铁杆粉丝,在长达2年多的时间里,爱加一公益社团的文艺演出都是由易高升老师负责和免费承担了,
她不但不对易高升老师及易老师手下的志愿者和颜悦色,还极尽挑剔之能,对志愿者指手画脚,恶意对待辱骂志愿者,把志愿者当做廉价劳动力驱使,动不动就是你们这些志愿者给我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抹黑了,你们能不能干,不能干就滚蛋。你们能给我爱加一公益社团当志愿者简直就是“三生有幸”,都是烧了高香的,还不努力扮演廉价劳动力的角色让我挥动鞭子,鞭挞你们成为我走向“人生巅峰”的基石。
同行是冤家,欺辱打压好手段好身手
易高升老师于2019年注册登记,成立了自己的中江县文艺演出爱好者协会,从事留守儿童艺术关爱类服务,机构注册后想在龙台镇学校开展暑期关爱服务,给龙台镇团委汇报后,其中江县龙台镇团委书记,吕歆妍的好闺蜜便私自透露信息告知吕歆妍,其气势汹汹的质问易高升老师,你凭什么在龙台镇搞留守儿童关爱,龙台镇龙安地区等都是我的地盘,你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执意阻挠易高升老师在龙台镇学校获得支持,不断采取卑劣行径阻碍其它社会组织开展合法合规的公益活动。吕歆妍把中江县看成是自己的“包产田”,留守儿童公益行为是她家的独有业务,任何其他机构组织都不得插手参与其中,没有她的同意,在中江就不能开展任何针对留守儿童的志愿服务活动和公益活动。
吕歆妍此人,在刚接触之时,刻意伪装善良,由内到外的关心你体贴你,开始的时候对你特别亲,但那在未来都是付出“大血”的,她觉得你有用处就无限压榨你,你若是反感反抗,你必须要先做她安排你的事,如果你不做你就是罪大恶极,你就是背信弃义,你就抛弃了公益公理。
对待比她更早从事留守儿童关爱服务的中江县留守儿童艺术团刘春香团长,她刚认识刘团长时,极尽亲密关系,嗲声嗲气的说:“我今后就是您女儿了”。这不声不响地突然蹦出个女儿,真是吓一大跳啊,见人第一面就能给人当女儿,真是高看自己两眼啊。
后来得了一些虚荣就膨胀了,2015年至2017年间,她觉得刘春香算个什么事,团县委的项目还不是只给我一家,认为除了中江县留守儿童艺术团的刘春香,我与你井水不犯河水,其余人等皆非我吕歆妍“一招之敌”。但凡只要比她能干,比她出风头,她就无法心平气和,必要从精神上、言语上、身体上占尽所有优势,以摧枯拉朽之态,打垮你、摧毁你;恨不得你马上跪在地上赔礼道歉,见之退避三舍;其小人得志宛如傲斗得胜的“母鸡”,声鸣内外,务必人尽皆知;其恶意揣揣下的狰狞表情如夏侯惇般啖睛而食,完全有小儿止啼的作用。
吕歆妍的婆婆过八十大寿,喊易高升老师的表演团队去演出,大年三十演出完以后不但不请人家吃一顿便饭,还只给人家10元钱,难道这10元钱是表演费?难道给她婆婆过大寿也是志愿行为?人家大年三十整个表演团队不去表演挣钱跑你这来就是为了表演10元钱的节目?
余素华老师有一次带自己熟悉的志愿者团队参与了爱加一公益社团的志愿活动,志愿者中午想吃饺子,她不准志愿者吃,说我们爱加一公益社团没有这个规矩,我安排你们吃什么你们就吃什么。志愿者说我们自己掏钱,凭什么不能自己选择,她连志愿者从事了志愿服务活动都没有给予一分钱志愿者补贴,还要求志愿者自己贴补伙食经费和路费,她气势汹汹的把饺子端走,口中不停地对志愿者污言秽语、恶意相向。有些时候在通济开展了活动,她还要带到通济她亲戚开的饭店,要求志愿者在那里消费。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失人心非三日之事。
真的是“公益”?
中江县从2014年至2017年底,中江县的公益事业并非持续发展的更好,反而更加落后落伍。因为没有新的志愿服务组织和从事城乡社区服务类的社会组织诞生。因为吕歆妍将中江县当做其一亩三分地,拒绝外地社会组织的进入,导致中江县多年来志愿服务事业、公益慈善事业发展滞后。吕歆妍嘴上说的要和外地的社会组织一起合作开展活动,但是你不能碰她的“奶酪”,做完之后,就说成是她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的功劳,外地的公益慈善社会组织和志愿服务组织(如麦田计划)不愿意到中江来开展活动,说起中江就觉得是骗局,骗取其它社会组织社会资源的骗子地区和骗子机构。
吕歆妍把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当成是她自己的私人物品,其用社团维护其个人私人利益,让原建立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的其它6名核心成员无一人留下,其社会组织管理和人事管理方面颇有些混乱不堪,其核心人员的更替经常都是直接内部发文,没有召集社团成员召开社团大会就直接任免,此种行为值得大家深思。但她却搞错了一件事,就是社团组织中的所有经费最终都是属于国家的。
吕歆妍的爱加一公益社团资助学生是否有资助走访表和长期资助情况汇报表?对资助孩子的家庭基本情况,如:住房构造类型、住房面积、家私家具摆设情况、家庭成员情况、家庭基本收入和家庭支出是否有记录,是否有家庭情况照片收集,对资助孩子的家庭情况和资助情况是否有严格分析?难道是觉得该资助就给钱资助?对通济镇所谓的贫困学生的资助救助可能存在多头资助、多重资助、重复资助的情况。
就这样违法乱纪的人还被推荐为“四川好人”和“中国好人”,天理何在?中江县政府县长信箱直接删除信访件,2020年1月3日投递,1月8日查询,就显示信件不存在了,敢问现在信访件已经可以随意删除了?而且投递了信访件,第二天被举报人就知道了电话,敢问是谁如此大胆,可以透露举报人私人信息?如果这样,政府的公信力何在,谁还敢反映真实情况。一个地方政府连点法律意识都没有,真不知道还有多少事情是被屏蔽和蒙蔽了的。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各位能广为转发,政府不作为,无奈如此。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0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楼主| 发表于 2020-1-9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中江县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和相关部门的积极配合,该事件正在依照相应的法律法规处置当中,得到了公平公正的对待。再次谢谢因为此事辛苦操劳的党政机关工作人员。

发表于 2020-1-13 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真的是个假面人啊?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20-1-28 22:30 , Processed in 0.058675 second(s), Total 26, Slave 21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