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阅读: 3477|评论: 4

高义奎: 高场古作坊(八篇)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2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卷首语
    邛崃论坛麻辣网已先后发表鄙文《高场古作坊》八篇。俗话说:“各娘生来各娘痛,叫化子生儿巴心痛”,古语曰:“敝帚自珍”。基于此,我将《高场古作坊》(火井镇下辖两座乡场:高场,场期逢3、6、9;三和场,期逢5、10 )收集成此小册子,以飨读者。请读者指正。
                                                                                                                    火井   高义奎
                                                                                                                 2019年10 月22日于高场

高场古作坊
作者 高义奎

     一、漫说弹花匠              
走进火井高场老街“河北街”,有时会听到一种闻所未闻、奇妙悦耳的声音阵阵飘来,循声而去,一间古老的铺面出现在眼前。这悦耳之声,正是从这家不起眼的店铺中传出。走近一看,有一个中年汉子正弓着背在弹棉花。只见他一手掌着一张大弓,大弓在他面前摊开的棉花里来回游动,一手挥着木槌,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敲击着大弓上的弓弦,不断发出“卟、卟、嘡……卟、卟、卟、嘡、嘡……”的悦耳之声。随着这时而沉闷,时而清脆的声音,大弓下的棉花被阵阵弹起,渐渐变得松泡了。这就是本地独特而古老的弹花匠正在弹棉花,制作棉絮。
火井的弹花匠始于何时,已无从考证。听髦耋老人讲,1949年解放以前,火井山里的穷人,一般盖的都是棕毯,只有富裕人家才能享受棉絮铺盖。那时,本地没有弹花匠,偶尔有外地跑摊的弹花匠来,也只在有钱人家弹棉花做棉絮,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不留踪影。解放后,人民的生活水平日渐提高,间或有外地弹花匠来到火井,走乡窜户做手艺,弹棉花,制作棉絮。六十年代初,有四川射洪县人,弹花匠张宗贤师傅来火井弹棉花,后来,经人介绍,便在火井大林店安家落户,也带来了土法弹棉花的手艺。先后跟他学手艺的有高清和、张国全、高清安、高美清等人。
其时,火井高场桂花街的曹盛贤(生于1948年),亦拜四川乐至县来的弹花匠蒲汉云为师学艺。1966年,18岁的曹盛贤跟着蒲师傅外出做手艺,断断续续,先后跑了七八年,从本县的油榨、宝林,到雅安市、石棉县、渡口(今之攀枝花市)等地,沿途走乡窜户,辗转南北,吃百家饭,走千家门,非常辛苦。那年月正逢“文化大革命”,到处乱纷纷。至今难忘的是,有一年,他们在雅安正遇到造反派大搞“武斗”,走不了路,连过年都没能回家。最幸运的是有一年在石棉县弹棉花,那里的石棉矿很大,有无数工人家庭需要做棉絮,活路硬是做不赢。矿领导同意师徒二人在工人伙食团搭伙,晚上就免费住在大礼堂房间里。他们和矿上的关系处得很好,矿上的广播员还通过广播,主动为其作宣传,招徕生意。真是方便极了。最终,师徒二人满载而归。
那时不兴身份证,出远门都要本公社开的路条(通行证明),走出邛崃县还要县上出具的路条才行。当时是集体化,弹花匠属于“五匠人员”,外出做手艺必须向集体(生产队)交钱才行。据曹盛贤师傅讲,他外出弹棉花,每年要向生产队交300元钱(那时的300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生产队便给他记工分2400分。当时,每个劳动日(通常以10 分算一个劳动日)值8分钱。到年终决算,有时还要倒补生产队的钱。
1967年,在火井大林店安家的张宗贤师傅带着徒弟张国华等人,到凉山州甘洛县弹棉花。那时,该地正在修建“成昆铁路”,住有一千多铁路工人,要弹棉絮的人很多。他们很受广大工人欢迎,生意很不错。当时,他们就在铁路伙食团搭伙,很方便。几个人夜以继日,辛勤劳作,的确也挣了不少钱。
1969年,火井大林店的弹花匠张国华在高场黄环忠家(河北街218号)租铺子弹棉花,生意很好。1970年,邛崃西门外弹棉花的集体组织“三花社”来火井高场老街姜平凡家(河北街248号)租铺面摆摊弹棉花,曾先后派来的师傅有黄家贤、谭玉珍(女)、张兰英(女)等。1979年,张国学在姜平凡家租铺子摆摊弹棉花。那时,16岁的姜平凡(生于1963年)便开始跟张国学学弹棉花的手艺了。
1982年,年青的姜平凡就自己独立在家开设弹花铺。刚开始没有地方买棉花,他就找邛崃西门外“三花社”的熟人,在那里购回棉花等原料,弹棉絮卖。当时,买棉花还要用“棉花票”,他却不收棉花票也卖棉絮,因此生意很好。同时也搞来料加工,挣取加工费。随着岁月的推移,姜平凡的手艺越来越精,生意也越来越好,渐渐远近闻名了。
2009年9月5 日,成都电视台播出了该台记者此前专程来火井拍摄的专题片——《火井古镇》。其内容重点介绍了火井的“世界第一井”、“海屋”等奇特景观。其中,有古街上的传统手工作坊土法弹棉花、绞棕绳、缝棕毯…… 一幅幅生动的画面精彩纷呈,一段段诙谐的解说扣人心弦,引人入胜,如身临其境,令人跃跃欲试。看!土法弹棉花古老而新鲜。那位衣着时髦的年青女记者,在姜平凡师傅的指导下,背“弓”执“棰”,亲身体验弹棉花。她那生硬、失度而可笑的动作,引得围观的人们,爆发出阵阵酣畅的笑声。这欢笑之声不绝于耳,回荡街坊,使小店充满欢乐的气氛。
2010年7月的一天,正逢赶高场。这天,轻风徐徐,阳光灿烂,赶场的人们摩肩接踵,热闹非常。时近中午时分,一个约莫20多岁,穿着时髦的女郎,带着一老一少、长相特殊的女士,来到姜平凡师傅的弹花铺子前。据那位时髦女郎(后来才知道她是一位翻译)介绍,她带来的特殊女士是法国来的祖、孙二人。其祖母已82岁高龄,面色红润,精神矍铄,手中拿着高级摄影机;孙女才20岁,尚带些稚气。孙女陪伴祖母到中国观光旅游,现住在高何镇楠木溪“静池山庄”。据说,这位法国老太婆来头不小,她是拍摄纪录片的专家。在22年前的1990年,曾专程来成都熊猫基地,拍摄中国大熊猫纪录片而轰动世界。今天特地慕名而来,欣赏中国古老的手工弹棉花技艺,在认真观看了弹棉花后,还专门购了一床4斤重的棉絮以作纪念。法国客人非常高兴,临别时,还特邀姜师傅一家合影留念。姜师傅为今天有幸接待了法国客人而欣喜,围观的人们也都投以钦羡和赞许的目光。随后,法国客人又在斜对门一家杂货店买了一个“油壶子”(一种造型奇特古老的民间照明灯具)才满意而去。
一、弹棉花的工具有:
1、弹弓:象长弓一样,约有五尺多长的木制工具,是弹棉花的主要工具。
2、弹线:绷于弹弓上的弦线。最早是用割成长条的牛皮做的“皮线”,也叫“牛筋”,产地是广东潮州。后来是用生丝做的叫“丝线”,产地是四川安县。火井弹花匠所用的弹线是在成都春熙路商场购买的。
3、棒槌:敲击弹线用的木槌。由于棒槌有力敲击弹线所产生的强烈震颤而弹泡棉花,反复敲击,便使原来成团的皮棉逐渐变得松泡,最终做成棉絮。
4、背杆:稍微弯曲的细长木条,用腰带固定在腰间,从后背伸到头前,用来悬挂弹弓的装置。
5、腰带:固定背杆的宽带子。
6、架子;四周密布竹钉,根据用户需要可放大缩小,用作铺棉絮、布网线的木头架子。
7、线竿:用来布网线的,象钓鱼竿一样的小竹竿。
8、熨板:专门用来压实棉絮的圆形木板,直径约一尺五寸,厚度有两寸多。这种“熨盘”须用的白果、皂桷树横切而成,既沉重光滑,又不挂棉花。
二、弹棉絮用的原料:
1、棉花:也叫“皮棉”。有新棉花,也有用旧棉絮翻新的,甚至有用旧衣破布,经过机器粉碎后制作棉絮的。
2、网线:网在棉絮表面的细棉线。
到外地弹棉花,情况比较复杂,一般都是走乡窜户,没有固定的地点。如遇有的主人不仁不义,待弹花匠刻薄,则有个别弹花匠便找借口多收钱,或暗中作怪报复,如在棉絮中间弄虚作假包“糖心”,做“伸足烂”等。因为是走乡窜户,做完活路走人,之后主人发现,也无可奈何。有戏说此类弹花匠的顺口溜:“加宽要添线,添线要加钱,几捞几捞赶上架,十天半月伸足烂。”所谓“伸足烂”者,是使用时间不长,棉絮就被蹬烂了。
现在,火井高场弹棉花的有姜平凡(河北街248号)、曹盛贤(桂花街15号)、彭洪年(康庄路154号)等。一般的价格是,来料加工棉絮,每床收取加工费40元;买成品棉絮以每斤20元计费,外收加工费每床40元。如果做的棉絮规格超大,则要增收加工费10元不等。
今天,制作棉絮大都采用先进的机器生产,效率大大提高,很难看到象姜平凡这样古老的手工弹花匠了。
二、制棕业
“千节节,万节节,一年到头不落叶”。这是崃山民间流传的一则谜语,其谜底就是火井山区特产的“棕”。过去在邛崃山区到处都是棕树,如山坡上、沟壑间、地边路旁,房前屋后,随处可见棕树,甚至有的半山、一坡都是大片的棕树林,远看青葱一片,碧波荡漾,四季长青。走进棕树林,则见一根根笔直的棕树独干无枝,长长如扇的棕树叶子八方伸展,相互交织,错综复杂,遮天蔽日,缕缕阳光透过重重绿叶,洒在地上,星星点点。微风吹来,响起阵阵悦耳的“沙沙”声,顿觉凉爽宜人,心旷神怡。看,那每一根棕树从头到尾都有无数道约一指宽、如竹子一样的“节”。这些“节”就是棕树年龄的标志。因为每当从棕树上剐下一张“棕皮”,就要留下这样一道短短的痕“节”,所以,此“节”越多,表示此棕树的贡献越大,棕龄也就越长。据说一棵棕树每个月能长出一张棕皮连带棕叶来,留下一圈“节”。棕树生长很慢,俗话说:“栽棵棕树开得头,生个娃儿看得牛”,是说栽种棕树起码要六七年才能开始剐棕皮获利。
剐棕皮须用特制的“棕刀”。棕刀头略成弯形,剐棕皮时,只要用刀刃沿着棕皮的根部划一圈,再顺着长长叶柄的下端相连的棕夹板(棕骨)边往下直划一刀,整张棕皮就脱落下来了。棕树浑身都是宝,主产棕皮。棕皮可以绞棕绳,连(缝)棕毯,连(缝)背系,穿(做)毛刷;棕夹板经加工后可以打草鞋,棕叶可搓成屠户系肉用的“绾子”,或农家简单的绑扎绳索;棕芯(嫩棕叶)还是编织高级草帽的最佳原料,棕籽是繁殖棕树的种子,棕树干是农家建造牛栏、猪圈的简易材料。过去,在崃山地区流传着这样的民谣曰:“棕包脚,麻窝子,出门蓑衣棕褂子”,说的是,山区农民冬天常用棕皮当袜子裹脚,穿着麻窝子(一种密耳草鞋),雨天便穿着底下绑有防滑“脚马子”的草鞋,身上穿着棕褂子,或蓑衣,出门干活,十分清苦。
火井旧时流传着一首民谣曰:“九顶山烟雾沉沉,马灵岩鸡屎藤藤。李家边搓根吃根,吴家场棕毯襟襟”,说的是火井地区的制棕业很普遍。这“李家边搓根吃根”是说高场附近的李家边如李德云、李德轩、王懿斌、李科元等,还有半边街以及场头场尾,许多人家如乐顺章、杨克顺、秦家寿、秦家俊、罗永昌等都靠做棕绳为业。“吴家场棕毯襟襟”说的是距高场三里远的吴家场(今属油榨乡)几乎家家都靠连棕毯为业,所以吴家场旧时俗称“棕毯场”。解放前,高场专门在河边上设有卖棕皮的棕市,逢场天,附近山上的不少棕农都把自家剐下的棕皮打成捆,背到棕市上卖。
棕制品主要有:棕绳、棕毯、背背篼用的“背系”、洗衣服的毛刷、棕扫帚、蓑衣,等等。
做棕绳的工具有:抓棕的“抓子”、绞捻子(棕线)的“麻车子”,和放绳子的“牌子、后桩、码子”等。棕绳分为:编床笆用的细绳、打井水用的井绳、挑东西用的箩篼绳、背篼用的扯绳、抬丧用的大绳,等等。抓棕时,把少量的硬丝即“边丝”抽出来做毛刷,其余的“(Pā)丝”做棕绳。民国时期火井生产的棕绳,除本地销售外,大都销往邛崃、新津、成都,以及雅安、汉源、建昌(西昌)等地。解放后,由火井供销社统一收购销往外地。过去,高场老街下场的卢永松常年穿毛刷卖。还有大林店李国全善用细棕绳编织“英米床”的棕制床笆,其编织的花样有“木瓜心”、“万不断”等。他做的棕编床笆,美观精致,结实耐用,畅销邛崃、成都等地。
1954年火井建立棕绳厂(棕器社),有职工20余人,杨芝清任厂长。起初厂址在火井状元村的大林店旧茶店内,1958年迁到高场中桥北面的延生殿内,1980年因生产发展需要,又在延生殿河对面新修厂房十余间。建厂初期,生产工具简陋,只有老旧的放绳牌子、抓子、麻车子等,全是手工操作。1963年后,购置绞绳机、放绳机、打头机、柴油机,1980年购置电动机。该厂主要生产棕绳,兼产棕毯等,棕皮原料除部分由本乡自给外,主要从南宝、高何等地购进,产品由邛崃县土产公司订购。随着改革开发的不断发展,市场经济势不可挡地取代计划经济。1987年火井棕器社顺应市场经济的发展潮流,自然解体关闭,全部资产变卖处理。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有火井双童村大坟坝农民高金南、高金富、高金良等好多人家,专门收购棕芯(嫩棕叶),通过硫磺熏白,制成编织草帽的上等材料,销往成都、新都等地的编织厂,生意红极一时。那时,凡是晴天,大坟坝一带,房前屋后、路旁沟边,凉晒的全是白晃晃的棕叶,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当时,还有外地老板来火井办草帽编织培训班,当地有不少青年踊跃参加该培训班,学习草帽编织技术。
现在,高场河北街,还在做棕绳的有王志娟、罗发荣等,他们同时也在抽棕丝(边丝)卖给穿毛刷者。如今,高场的李绍华、杨菊花(河北街356号)和张家勤(河北街405号)等连(缝)棕毯的专业户。他们成批生产棕毯,白天做不赢,晚上还要打夜工。买主大多亲自上门购货,也有的或托人、或打电话订货。成批的棕毯做好后,电话联系买主来车运货,论重量出售,每斤价格4元左右。棕毯有耐磨、防腐、滤水等的特点,据说还能去风湿。主要销往新津、成都、大邑、郫县等地,供不应求,生意很火。至今还在穿毛刷卖的有火井楼底下的赵怀军等,每把毛刷卖价在6元左右。棕产品加工需要的原料(棕皮),一般是火井、南宝等山上的棕农送到高场卖与个体加工户,也有人预先约定,亲自上山去买的。每斤棕皮卖价一般是1.6元左右。
近些年来,由于市面上大量出现各种“胶丝绳”销售,棕绳市场逐渐萎缩,大不如前了。   
下面是我提供的照片8张,很有火井特色。是否可作某期《邛崃经纬》的封二,或封三、封底?请酌。  
三、古老的铁匠铺
火井高场在民国时期,不论街上、乡下,都有私人开的铁匠铺,如街上有王铁匠、张铁匠、曹铁匠……,乡下的麻柳林(后迁卧龙岗下)有庾铁匠、合江桥头有佘(读“蛇”)铁匠、王河坝有张铁匠,大堰口有高铁匠、二郎坝有朱铁匠、双庙子有高铁匠等开的铁匠铺。
据传,古时候铁匠供奉的祖师爷是两千多年前,春秋战国时期的李老君,名叫李耳,也是道教的祖师爷,著有《道德经》)。传说他善于建炉炼丹,因此被打铁行奉为祖师爷。二月十五是其生日,铁匠们都到老君堂为其祝寿,举办隆重的仪式。还有一种说法,说铁匠与道士是师兄弟,铁匠是师兄,道士是师弟。所以,道士化缘到铁匠铺,要主动向师兄问好,铁匠便热情接待。道士若不守此规距,铁匠则罚道士跪于炉前认错。若道士不认错,铁匠可以用钳子、铁铲打道士,甚至将火炉翻过来扣在道士头上,俗叫“戴纱帽”。这只不过是传说而已。
在火井高场“海屋”背后,有清咸丰戊午(1858)年立的火井庾氏墓碑碑文记载,庾氏先祖庾一三是“湖南武刚州宝庆府文安里杨家湾人也,自雍正三年(1725)上川省邛州火井高家场贸易,因家焉。”并有小诗曰:“少小抛书托世缠,经营也较该书贤,炉锤火熏纯青侯(指打铁),宰割刀轻战白天(指开屠)”。
据庾一三的八代孙庾明忠(现年80多岁)讲,庾家在湖南老家就以打铁为业,这是火井打铁业最早有文字可考的记载。此后代代相传,直到清朝末年,传至庾家第六代庾国志,其子庾文轩才6岁时,庾国志便暴病身亡,眼看祖传手艺难以为继。幸有庾国志之妻刘氏聪慧贤能,持家有方,让庾国志之徒弟(不知其名)仍然留在庾家铁匠铺继续打铁。等庾文轩长到十二三岁,在其师哥的耐心指教下,好不容易才逐渐学成手艺,继续打铁为生,方使庾家祖传手艺得以传承。庾文轩,原家住高场后面的卧龙岗下,膝前有三个儿子,长子庾明刚、次子庾明忠、老三庾明先。民国末年,庾文轩带领儿子们,先后到芦山县的公义场岩堰口、玉溪河、宝盛场等地开两盘洪炉打铁,由于手艺精湛,对人热情,服务周到,所打的锄头、刀具等,如顾客发现有“夹灰”、“玉口”都包调换,很受群众欢迎,生意十分红火。1950年解放后不久,庾家父子就地加人了芦山铁器社(铁工厂)。他们手艺高超,服务热情,不但打造普通铁器,还打造挖木瓢专用的粗细挖刀、圆凿,木匠用的锛锄、猫儿刀、凿子,以及老百姓喜欢用的鞋爪子(固定在鞋底的防滑铁件)、脚马子(绑在草鞋底下防滑的铁器),还有马掌(钉在马蹄下的铁件)、铁链子等高难度产品,深受芦山群众赞扬。直到1961年,老铁匠庾文轩才带着儿子们回到火井。据庾明忠说,当时,芦山当地政府再三挽留,并不予办理迁移手续。最后,因其父庾文轩年老体衰,执意回乡,方得应允。庾文轩回火井后,与王铁匠、朱铁匠一起组织了“三合农具社”。后来,庾家父子又加入了火井铁工厂。庾文轩和老大庾明刚已先后去世,老二庾明忠后来调到邛崃县五金公司工作,现已退休,老三庾明先现为火井铁工厂退休职工。今天,火井高场唯一的打铁铺——河北街339号,就是庾明先之子庾强开的,现已采用先进的电动打铁锤、鼓风机、砂轮机等进行生产。主要打造锄头、镰刀、齐刀,大刀、菜刀、铲子、火钳、豆杵子、猫儿刀、凿子等,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庾家打铁,世代传承,手艺高超,遐迩闻名。从第一代老铁匠庾一三“自雍正三年(1725)上川省邛州火井高家场贸易,因家焉”算起,直到今天仍继承祖业的庾强,庾氏铁匠在火井已连续相传了九代,历时二百八十余年,实在罕见,可谓古老矣!
又,民国时期,高场民间流传着“邓杀猪,王打铁”的说法。这“王打铁”说的就是河北街西段有名的王铁匠。王铁匠名王永章,字福元,自来以打铁为生,膝下有五子,长子王尚华、次子王尚品、老三王尚富、老四王尚荣、老幺王尚先。老二王尚品从小与父学打铁,长大后继承父业(其父已故),手艺更精,远近闻名。他打造的铁器有锄头、镰刀、菜刀、锛锄、猫刀、凿子,等等。不但手艺精湛,而且服务周到,特别是有顾客远道而来,当天不能返回,便免费留宿他家,他还要招待吃饭,深受顾客赞誉。如南宝乡小胡椒的朱祥玉、朱祥国、朱祥林,还有远至白石河、天台、大川等地的顾客,就常有借宿他家的。
王尚品平时除在家开洪炉打铁外,还特别造有一座炼铁炉,也叫“炒铁炉”,用以将生铁,如收购来的废锅铁等,炼成熟铁,供打锄头、镰刀等用。炼铁炉是用黄砂石之类的耐火材料建成,约有一米高,呈圆锥形,下底直径约1米,顶上直径有80 公分,中间有20公分的空心,靠下部安有炉桥,下有炉膛、炉门。炼铁时,将生铁放进炉中,从炉顶口放入一尺来长的青㭎“柴垮子”点燃,中用大风箱使劲拉风,将炉中火焰强压入炉膛使之熔铁,并将炉顶口用塞子塞紧,不让火焰往上冒。此时,拉风箱的人要接连不断地使劲拉,中途不能停歇,直到生铁熔化为止,这是最累人的活路。待生铁熔化时,要用长铁铲不断翻转,使之炒成熟铁。之后才能停止拉风箱,再用铁锤翻打成团,立即取出宰割成小铁块备用。每次可炼熟铁20来斤。
王尚品打铁致富,解放后,他家被划成“富农”成份。后来他也参加了火井铁工厂,已于1970年病故。
另有一个姓佘的铁匠,名叫佘吉成,是个外地人,来火井孙家湾一户杨姓人家安家。民国年间,佘铁匠在火井天灯坝合江桥头一间简陋小房里开了一盘洪炉打铁,生活很贫困。解放后,火井成立铁工厂,佘铁匠也进了铁工厂,不久便调入邛崃北街铁工厂(后改为“阀门厂”)。再后来,佘铁匠的儿子杨春泉学业有成,便进了铁工厂担任保管职务,以后还担任了阀门厂党支部书记。杨春泉家住城里,现已退休。
此外,民国三十二(1943)年抗日战争时期,有成都九眼桥人,某兵工厂工人叶氏兄弟叶辉尧、叶辉容、叶辉良等——据叶家后人讲,当时因兵工厂遭日本飞机轰炸,便来到火井谋生,于火井天主堂外开设洪炉,锻造配件,专门修理枪支(因为民国时期,富裕人家大都有保家用的枪支,所以民间藏枪不少),生意很红火。解放后,国家严管枪支,民间不准藏枪,叶氏弟兄便改修民用猎枪(砂枪),以及修锁、配钥匙、修电筒等。而且,叶家几弟兄皆在火井安家落户,现已子孙兴旺发达。
旧时,打铁所需的煤炭,有专门做煤炭生意的人,用马驮送炭来卖,都是从荥经,或大邑购来的上等块煤,用时都很节约,不得有一点浪费。铁匠打造锄头、镰刀、菜刀、挖刀、锛锄、凿子等有刃口的铁器所需之钢材,如“土钢”、“苏钢”等,都是从荥经买的。其时,老铁匠王永章的第四子王尚荣在经营棕绳,当时的火井棕绳主要销往荥经、汉源、建昌(今之西昌)等地。每次,王尚荣背棕绳去卖,回来时都要带回一批钢材,卖给高场及附近的铁匠铺。
解放后,轰轰烈烈地开展土地改革、对私营工商业改造等运动,随后便成立了火井区铁工厂(铁器社,后归邛崃县手工业管理局领导),集中了火井、高何、油榨、三和、南宝五个乡的铁匠共30余人,厂房原在江西馆(今河北街262号),后迁到火井女学堂(今河北街66号)旧房舍内。当时要求进厂的工人自带铁锤、铁钳等简单工具,生产锄头、镰刀、菜刀、铲子,等等。该厂自1961年起,先后添置了柴油机、皮带锤、扁担锤、圆车钻床、鼓风机、空气锤、磨刀机和砂轮机等,基本实现了半机械化生产。当时,火井区铁工厂集中了五乡铁匠,其中,不泛精英。例如,有一位专门修枪的高手,他就是今高何镇何场村人黄恭义(已去世)。1929年,在民国时期何场名人季叔平(时任国民党重庆海关监督)的关照下,黄恭义进入重庆航空修理厂学习专业钳工。之后,又先后在国民党上海、汉阳、重庆等几个兵工厂当工人,制造步枪等枪械。他在火井铁工厂是专业钳工高手,是修枪(猎枪)的能人。因为当时山区森林密布,常有老虎、野猪,老熊、麂子等野兽频繁出没,损坏庄稼,或伤禽畜,甚至有时还要伤人,所以,山民们大都有猎枪防卫。周围几个乡镇,甚至芦山县太平场、兴隆场、大川等地,都常有人慕名前来修理猎枪。又如庾明先手艺精湛,尤其是他打的菜刀叶薄、锋利,火候洽到好处,刃口不卷不缺,远近闻名,连年被评为县上的先进生产者。该厂历任厂长有:任开仲、徐世明、黄先云、陈海山、王福田、郭成福、曹显华、庾明先、曹显富。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改革大潮一浪高过一浪,计划经济逐步被市场经济所取代。延至1987年,火井铁工厂负债累累,解体停业,全部资产充作银行抵贷。再后来,退休工人便经由政府社保局按月发给养老金,安享晚年。
至今,火井除了高场还有一家庾强开的打铁铺在营业外,乡下只有双童村高仁永打铁铺在运转。随着社会的不断前进,古老的火井铁匠铺已告别它曾经的“辉煌”,自然进入适应生产发展的时代。
四、漫谈打草鞋
火井的“打草鞋”说来话长。听我的爷爷说,他爷爷的爷爷就是打草鞋卖的,传到爷爷一代,已是民国初期。那时候,军阀混战,各霸一方,老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农闲时,打草鞋卖成了家庭微薄的经济来源。
打草鞋,工具很简单:
1一张“草鞋耙子”,有“坐耙”和“钩钩耙”两种。坐耙是一个长约四尺,宽约两尺,“前头”高有两尺多,后座高不满一尺的长形架子,前头两边固定有“羊角”。羊角从上到下刻有许多浅齿,当中还安有一个“羊蹄子”,人就坐在草鞋耙子另一端的平板上操作。钩钩耙更简单,没有架子,只在前头镶上一个粗实的大木钩,打草鞋时,就把木钩钩住一条长板凳的一头,人就坐在另一头操作,也很方便。
2大剪刀一把;
3一个拴在腰部的“草鞋弓”。
4一块浸过清油的旧布片,叫作“油片子”。
打草鞋的成本很低,所需材料就是去头、掐尾的谷草也有用撕成条状的玉麦壳壳,或破旧布条的,再就是“竹麻”等。
说是“打”草鞋,其实是“编织”草鞋。其操作方法也很简单。首先用卖回的竹麻(也有自家用嫩慈竹,锯成一节一节的,经过火烧加温后“扯”成的竹麻)搓好草鞋的主筋——俗称赏子”,即如筷子粗的麻绳。再在像蜡烛芊大的小麻绳上,搓好一根一根如香芊一样细的草鞋“耳子”备用。然后,根据欲打草鞋的长短需要,裁出相应长度的主筋麻绳,即赏子,并用油片子将赏子反复捋擦,使之油滑。随后叠成四股,一头分挂在草鞋耙子前头左右两根羊角上,一头挂在打草鞋者拴在腰部的草鞋弓上,便可用预先准备好的谷草等打(编织)草鞋了。编织草鞋时,以四股主筋麻绳为“经”,以一束谷草横穿为“纬”,并将谷草扭紧,来回穿梭编织。随时根据草鞋底子需要的宽窄要求,或上或下,将赏子在羊角上移动。还要不时将赏子换挂到前头两根羊角中间的羊蹄子上,把刚编上的谷草用力向后勒紧。鞋底编到适当之处,还必须加上先前备好的草鞋耳子。编织完鞋底后,要用剪刀将多余的须草剪去,并修饰整齐。最后再扎“后跟”,扎“鼻子”,穿鞋索。一双新草鞋就打成了。
像这样比较粗糙的草鞋叫“偏耳子草鞋”,简称“偏耳子”。有的人很讲究,打草鞋时,用旧布条打底子,用白色(或其他颜色)棉线搓耳子,穿鞋索用的是白色棉带子,这叫“线耳子草鞋”。还有更爱好的,又在每只草鞋前头的鞋鼻子上,扎上一朵像汤元大小、五颜六色的花儿,走起路来,那朵彩色花儿,悠悠颤动,非常漂亮,这叫“花草鞋”。这种花草鞋很受姑娘和小孩子们的青睐。另有一种耳子加得特别多而密扎的草鞋,书上叫它“多耳麻鞋”,如《水浒传》第二回“史大郎夜走华阴县,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中写道:“史进头带白范阳毡大帽,上撒一撮红缨……腰系一条五指梅红攒线搭;青白间道行缠绞脚,衬着踏山透土多耳麻鞋……”。这里的“多耳麻鞋”,在火井本地人称“麻窝子”,是冬天山民们常穿的一种特制草鞋。穿时,要先在脚上包裹一层棕皮,或麻布,穿起来很暖和。
火井以前打草鞋的人很多,火井高场下场有专门卖草鞋的“草鞋市”,各色各式的大小草鞋摆满半截街,随你挑选。
以前,老百姓很穷,不管下地干活,还是上街赶场,甚至逢年过节,大都穿的是草鞋。改革开放以后,工农业迅猛发展,国民经济腾飞,国家富强,人民富裕,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布鞋、胶鞋、皮鞋,应有尽有,完全取代了草鞋,世面上基本看不到穿草鞋的了。但是,今天火井仍然有些打草鞋的人,如高场街上的李正蓉、付大娘等。不过,她们打的草鞋,据说是批量销售到如天台山、平乐古镇等地的旅游部门,最终卖给游客,穿着去香草沟、金鸡谷等山里涉水、爬山,游玩消闲了。草鞋在今天,不再是普通老百姓必须的步履之物,而成了无数旅游者们的“奢侈品”了。
那么,草鞋是谁在什么时间发明的呢?下面就让我们来探讨一下草鞋的历史吧!
    从文献资料记载和河南信阳、四川新都等地出土的西周遗址中的草鞋实物,以及汉墓陶佣脚上穿草鞋的形像显示,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商周时代,就已出现了草鞋。草鞋最早的名字叫做“屦”(jù),最早见于《诗经》中的《魏风·葛屦》:“纠纠葛屦,可以履霜”。“葛”是一种韧性较强的草,用这种草做成的鞋,古人称为“葛屦”,穿在脚下,走起路来,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汉代称草鞋为“不借”,据宋代吴炯所撰《五总志》一书中有解释道:“‘不借’,草履也,谓其所用,人人均有,不待假借,故名‘不借’。”意思是说,草鞋这东西太普遍了,人人都有,从来没有谁去向别人借草鞋的,因此,草鞋就名“不借”。
发明草鞋之人是谁,已无从查考。据传说,唐代甘肃正宁罗川有一个穷老头子, 叫张果老,一年四季靠砍柴过日子,由于每天光着脚上山,双脚被扎得鲜血淋淋。于是他便想出了一个办法用稻草做鞋。开始他用一束稻草包脚,但散乱的稻草很容易踏断,走起路来很不方便。后来,他把稻草搓成筷子粗细的草绳,一根根的缠在脚上,这样虽好一些,但缠起和脱掉都很费神。再后来,他又经过改进,把稻草编成有底有面的草鞋,就更适用了。此后,有个财主知道张果老有这个好手艺,便想利用张果老为自己赚钱,可是张果老坚决不肯。凶狠的财主恼羞成怒,用拐杖将他打昏在地。因伤势过重,张果老卧床不起。附近穿过他所赠的农民都来探望他。他想,自己活不了几天了,就把手艺传给一个叫“万年”的小伙子。希望他再教给千千万万的农民,免得他们以后再赤脚干活受苦。可只教到编完草底时,张果老就不幸升天成仙了,小伙子也就没能学会编草面。因此,后来人们穿的草就有底无面。
旧时,各行各业都有自身的商会社团组织,为的是有个依靠,遇到困难时,同行之间有个关照。每一行也都要供奉一位体面的、能给本行业增加分量的祖师爷。以求“祖师爷赏饭吃,事事平安”。因此,乞丐供奉的祖师爷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因为朱元璋少时要过饭。唱戏的供奉唐明皇,因为他创立了梨园(剧团)。打草鞋的行当虽然不起眼,但它和织席的行当一样,所供的祖师爷却是赫赫有名的三国蜀国皇帝刘备。因为《三国演义》里,说刘备“家贫,以贩履、织席为业”。这位自称中山靖王之后的刘备家境贫寒,在与关羽、张飞“宴桃园豪杰三结义”之前,就曾干过卖草鞋这一行。
 “打草鞋”在北方叫“推草鞋”。清代有一首《竹枝词》专写“推草鞋”:“柴扒一堆草一束,推得鞋成力用足。一双只卖几文钱,可怜推脱指尖肉。推草鞋人手指痛,着草鞋人脚趾冻。贫民一样父母生,受苦这般堪一恸。” 这充分表达了作者对打草鞋者贫苦生活的深切同情。
《水浒传》第八回“林教头刺配沧州道,鲁智僧大闹野猪林”中,两个差狗子受奸臣之嘱,在途中残害林冲,有这样一段描写:“薛霸拿了水火棍,催促动身。董超去腰里解下一双新草鞋,耳朵并索儿却是麻编的,叫林冲穿。林冲看时,脚上满面都是燎浆泡,只得寻觅旧草鞋穿,那里去讨,没奈何只得把新草鞋穿上。……林冲走不到三二里,脚上泡被新草鞋打破了,鲜血淋漓……”。看,这“草鞋”含着多少痛苦和辛酸。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工农红军建立革命根据地,开展游击战,战士们穿着草鞋,翻山越岭,与敌人周旋。后来,红军北上抗日,沿途不少青年踊跃参加红军,“打双草鞋送给郎,南征北战打胜仗”、“脚穿草鞋跟党走,刀山火海不回头。”妻送郎、父送子参军,都要送一双家乡草鞋。这“草鞋”饱含着无限深情。
坐落在成都市人民公园东门的“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此碑原在成都东门外的万年场,后于2006年迁至此)。
“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人们又称为“无名英雄纪念碑”。该纪念碑是为了纪念在抗日战争中,英勇牺牲的263991名川军将士,于1944年修建的。“抗战8年……四川有30万将士出川抗日,300万壮丁奔赴抗日战场前线,26万将士牺牲疆场”(摘自大邑县安仁镇《建川博物馆讲解词》)。已牺牲的,加上负伤、失踪的共计64万余人。伤亡人数为全国抗战军队的十分之二。看,纪念碑顶上一位年青的川军士兵,身穿旧军衣,脚登草鞋,穿着短裤,打着绑腿,背着斗笠和大刀,手握上着刺刀的老式步枪,胸前挂着两颗手榴弹,注视前方,就像即将冲锋的战士。当年出川抗日的无数川军将士,就像这位士兵一样“脚登草鞋”,被人们称为“草鞋兵”,是何等艰苦啊!。就是这样穿着寒酸,装备落后的“草鞋兵”,在抗日战场上视死如归,冲锋陷阵,英勇杀敌,流血牺牲,夺取了抗战的最后胜利。今天,瞻仰这座纪念碑,令人肃然起敬。这“草鞋”承载着多么沉重的历史。
漫谈草鞋的历史,它是中华民族史上一座不朽的丰碑!
五、碾磨坊
邛崃有谚曰:“家有万石(读旦),不如一个转转(指水碾磨)”。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王利华教授著文《古代华北水力加工兴衰的水环境背景》曰:“东汉时期华北地区已开始使用水碓进行粮食加工,南北朝时期又出现水碾水磨。利用水力设施进行粮食加工,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洛阳、河内地区已相当常见。”水碾水磨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发明的谷物加工机械,最早见于《魏书》记载,北魏(420~534)崔亮(?~521):“亮(崔亮)在雍州,读《杜预传》,见为八磨,嘉其有济时间,遂教民为碾。及为仆射,奏于张方桥东堰谷水造水碾磨数十区,其利十倍,国用便之。”由此可知,水碾水磨已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历史。
本文就专题漫说火井镇高场过去的水碾、水磨坊。
1978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天昏地暗无月光,天上飘着散乱无序的雪花。天擦黑时,我便到碾子上去碾米。因为是冬天是枯水季,闸满一堰滩水大约可以使碾子转七八分钟。就这样闸一板水,停一会儿,再碾一会儿米。碾子“咿咿呀呀”、慢条斯理地转着,差不多花了两个小时,才把一百多斤谷子碾好。我妻子在家把夜饭煮好,服侍孩子们吃完饭睡了,她才打着火把到碾子上来帮我。这时,我用皮撮箕将碾好的糠米从碾槽头撮来倒在风簸机斗斗里,妻子就摇着风簸机“叽咕叽咕”地慢慢将米扇出来,漏到前面的皮斗腔里,糠也从后边漏出来。我们把米、糠分别装好,并付了碾米的加工费——碾一百斤谷子收加工费七角钱。据说古时候的加工费不是收钱,而是收“课米”。所谓课米,就是用一个底部与碾槽弧度相吻合,有特定长度的无底木盒子,卡在刚碾好米的碾槽中,木盒里的米就是课米,归碾子主人作加工费。这时,我将身上的棉衣扎紧,把米背起。妻子背着糠,打着火把,走在前面照着路。我们一路冒着飞雪,小心翼翼地慢慢往笕水沟老家走。因为那时我在本地民办中学教书,家里五个娃儿叽叽哇哇不懂事。最大的才14岁,在念初中,最小的才两岁多。我们白天为生计而奔忙,搞不赢去碾米,只好晚上,才有时间到双庙子对门的冯碾子上去碾米。
此碾坊原来是冯万湘家私人所有,人们习惯称之为“冯碾子”。在同一碾坊里有水碾、水磨各一座。后来冯家又在紧挨其下几丈远的地方新修了一座接水磨(接用上边碾磨放下来的水),成了一碾双磨的冯碾子。1950年火井镇解放后不久,政府在南宝山新办的劳改农场(监狱)有很多犯人,要磨玉麦面供犯人们吃。劳改农场的干部就在火井洗甲溪上租赁(承包)了几座水磨——其中就有冯碾子的接水磨,专门用于犯人们磨玉麦面。因为那时还没有电,更没有打米机、磨面机进行粮食加工,所以水碾、水磨生意十分火爆。五十年代中期合作化时,冯碾子被收归集体所有。那时,火井全乡有水碾、水磨三四十座,都收归集体了。
冯碾子一碾双磨,共有房屋五间。位于今之火井镇双童村七组双庙子洗甲溪东岸边。在其上筑有一道拦河堰埂,将河水拦入一条约二十多米长的堰沟,流进一个不大的堰滩备用。在堰滩出水处有一道用一寸多厚的木板做成的闸门。置有一横一顺两根木条构成一副杠杆,架在闸门前面。只要在碾坊内按下杠杆的长臂(长木条),就能轻松提起闸水板(闸门),河水便汹涌而下,顺着一个约一丈长的斜石槽,直冲下面的水车,带动水碾或水磨转动工作。
据说此碾坊始建于清光绪年间,是油榨乡马家山马同兴祖辈所建,后来卖与火井山家营一户山姓人家。几经转换,到民国晚期,火井高家口人冯万湘买得此碾。之后,冯家便进行培修碾坊,重筑堰埂,翻修堰沟,新砌河岸保坎。并另在其下建了一座接水磨,扩大了规模,生意更加兴隆。
最近,我实地探看、勘测了这座早已废弃多年的冯碾子。兹将各项数据介绍如次。
(一)水碾——
1、碾槽外圈直径2·2米;
2、U型碾槽上口宽35公分;
3、碾砣直径80公分;
4、碾杆长2·3米;
5、车杆顶上露出的部份高40公分;
6、拨杆(俗称“撵路狗儿”)是置于碾杆尾部的一片宽约10公分、长70公分的长条小木板,其上锯有许多小齿,以便拨杆升高和降低。拨杆是用以拨下碾槽边的谷子进入槽中就碾。
另配有一架扇米用的风簸机(即风谷机),一个扇米用的竹编斗腔(较大的盛米器皿),也有用牛皮做的皮斗腔。还有一个竹编的撮箕,或皮撮箕。
(二)水磨——
石磨有上下两扇。下面一扇石磨直接镶嵌在水车的车杆顶端,其上中央有一个铁制的凸起有3公分高的“磨心”,与上扇石磨的下面中央相应之处嵌入的一块凹形铁件凹凸相结合,使上下两扇石磨能吻合在一个中心。随着车膛中的水车旋转而带动下扇石磨转动工作。上面一扇石磨牢固悬吊在磨架上不能转动,在稍偏离中央之处有一个拳大的进料孔。孔中插有一根手指大的竹竿做的“颤竿子”,半中腰挂一个用棕皮包着的拳头大的石头,利用下扇石磨转动产生的动力而颤动,造成半自动进料的效果。另有若干根短小指大的竹竿组成的“筹”,和颤竿子一同插在上扇石磨的进料孔内,用以控制进料的多少,筹加多则进料少,反之则进料多。
水磨有关尺寸如下:
1、石磨直径80公分;
2、石磨厚15公分;
3、木质六方形磨盘直径1·7米;
4、磨盘足高70公分;
5、磨架总高2米;
磨架上配有较粗的用以悬吊上扇石磨的麻绳一副;
筛面柜子是上宽下窄无盖的长方形木柜,长1·5米,高80公分,上口宽60公分,下底宽20公分,在一端靠底处有出面口,并带一块活动插板。另外有两根直径约2公分的筛面竹竿,格外配有一个筛面用的丝罗。
带动水碾、水磨的水车平放于碾磨房地面(楼板)的底下一个直径约3米的大车膛里。车膛周围用大石块砌成圆形,高约2米。圆形水车全是上好的柏木做成,直径有2米。水车由内、外车圈和车瓦子组成。车瓦子有若干组,镶嵌满车圈一周。每组是由上下两块约50公分长,10公分宽的木板,方向相反地斜着合成半凹形,镶嵌于内、外车圈之间,起着有力的“瓦(阻)水”作用,从而使水车加快转速,提高工效。在水车中央立有一根粗木车杆,直接与楼上的碾杆,或石磨相连接,以便带着碾砣或石磨转动而工作。水车中央的下面,即车杆的底端嵌有一块用生铁铸成的凹形“顶心”。在车膛中央与顶心相对应的位置,还特别安装有一个用生铁铸成的“六角”。这个六角是上、下、前、后、左、右六面各成圆锥形尖角的专用铁件,专门和顶心相配合,用以支撑水车灵活转动。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国民经济快速发展,农村电气化、机械化程度越来越高,各地先后出现了电动机、打米机、磨面机、粉碎机等现代化机器,渐渐取代了水碾、水磨的功用。机器加工粮食,既快速省时,加工质量又好,何乐而不为呢?最后,电动机器完全取代了水碾、水磨。现在剩下的极少数水碾、水磨,倒成了稀罕之物。自魏晋南北朝至今一千多年来,神奇的水碾、水磨早已完成了伟大的历史使命而退出历史舞台,该进博物馆了。
旧时,所有碾磨坊的构造皆如冯碾子一样,规格尺寸大同小异。火井废弃多年的碾磨坊还有张家坝“碾尾巴”何碾子的一碾一磨尚残存。不过,它的碾磨房地面不是木楼板,而是石板,下面是坚固的石拱卷洞。可惜如今都和双庙子的冯碾子一样破烂不堪了。
另外,以前在大山深谷中,河小水少,水力不充足,因此,人们还巧妙地制作了一种非常适应小山沟的“高车水磨”。这种高车水磨的独特之处在于车膛较小,高车装置。将水磨较小车膛中的水车改由一高一低的两个小水车组成。车杆下端的一个小水车平放,紧靠旁边的另一个小水车竖放。两个小水车成齿轮状互相咬合。当河水从很陡的水槽中猛力冲转竖放的小水车时,通过两车间咬合的齿轮,带动车杆下端的平放小水车转动,再带动车杆与楼上的石磨转动而工作。过去,高何乡银杏溪山沟里的“徐磨子”、“韩磨子”都是高车水磨。这种神奇的高车水磨坊真是绝妙啊!至今,在高何镇八角溪大山深处还残存着唯一一座高车磨坊。
当然,民间还有脚碾(药碾)、腰磨(常见于北方农村)、手磨子(常见于本地农家)等旱碾、旱磨,又另是一翻景象。但不属本文涉及范畴,恕不赘述。
(未完待续)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0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发表于 2019-10-22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老师描述这些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曾经见过的,现在读来挺有意思,有的“手艺”现在已经不存在了,有的还能够见到,如弹花匠 。谢谢高老师!


发表于 2019-10-22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高老师再配些图片就更安逸了。

发表于 2019-10-23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老师为我们保存了一段历史记忆,就是语言也是原滋原味的西路地方话,很有价值!

发表于 2019-10-23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172808k55oxa98uzx5ub67.jpg
172815bgnivjgkkkni7ivk.jpg

172822kowkkkq8u7tqksgw.jpg

172834rctt1xc1tv1vt3tt.jpg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19-12-14 06:11 , Processed in 0.100830 second(s), Total 29, Slave 22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