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阅读: 2244|评论: 0

[群众呼声-问政四川] 述评:请支持深度调查记者的仗义执言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6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相信凡是读过笔者今年4月27日发表《随笔:深度调查记者为何不能坚守?》一文的多数网友,至今可能还记得笔者对中国新闻界深度调查记者正在迅速消失这一真实状况而发出的声音。

        


(百度图片)

笔者在文中概叹道:“中青报深度调查部主任刘万永告别媒体的消息传出,虽不敢夸张地比喻‘在新闻界引掀起了轩然大波’,但对本笔者来说至少是又一次遭遇精神打击,于是陡生‘物伤其类’的悲伤感受。”
颇具幽默的是,央视网对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最高奖——“长江韬奋奖”获得者刘万永,曾以《刘万永:中国青年报的“藏獒记者”》为题介绍了刘万永的多个代表作品,包括2003年发表并入选全国抗击“非典”优秀新闻作品的《河北唐县:进村成了最难的事》,2005年发表的《一个退休高官的生意经》,2009年发表的《公安局政委女儿冒名顶替上大学》等。
对于获得同行赐予“藏獒记者”这一雅号,刘万永曾在新华社主办的《中国记者》杂志2012年10月刊上回顾了这个称呼的来历。在这篇题为《做有硬度的新闻》的署名文章中,刘万永写道:“在报社内部,人们把写稿多的记者戏称为‘疯狗’。我得到的是另一个雅号:藏獒。我的理解,这不仅是指我的发稿数量,更指我稿件的硬度。”
但不幸的是上述褒扬之词,全被刘万永在离开中青报深度调查部时留下的“事非经过不知难。离开了,更加敬佩还在坚持的人”这句话,一笔勾销!这便更加足以令新闻业内的真正良心记者们,痛心疾首,刻骨铭心!
笔者还早在2018年3月27日发表《随笔:请关注“为众人抱薪者”的命运》一文,慨叹道:“当真正的记者已在社会生活中纷纷消失,并在正当发生响水‘3·21’爆炸事故这样的重大事件之后,那么国人就只能看到或听到新闻发布会上官方所发布的那些冷冰冰、干巴巴且尚待质疑的数字以及那些莫名其妙、平庸极致的官话讲述。”
在慨叹又一个著名深度调查记者刘万永消失在新闻战线并被迫转行经商的同时,笔者愈加怀念之前的这类记者。比如王克勤、包月阳、柴静、赵普、孙保罗、郭国松、朱德付、余刘文、谭庭浩、赵世龙、简光洲、付振中、陈峰、邓飞、龙志、刘建峰、朱文娜、景剑锋、傅桦、仇子明、乐倩、杨琼文、卢广……等等,他们的遭遇不必细说,人们对其原因也必将不言自明。
应当说,已经是明星记者的王克勤找新工作并不难。而且,他确实在2011年9月加盟了《经济观察报》并出任总编辑助理。可是没有干多久,《经济观察报》调查新闻部于2012年10月遭到了解散,王克勤不久后便再次离职。离职时王克勤带走重约2吨的上访材料。
尽管焦虑和愤怒的网民为这则新闻报道留下过57159个转发,7401条评论,65416个点赞,但仍然无济于事。最令人痛心疾首的是那些当年曾经冲锋在深度报道第一线的记者们,得到关注的时间总是十分短暂,关注他们的消息很快就会被淹没在狗仔队的综艺八卦和明星绯闻里。只有当人们在事情降临到自己身上时才会异常惊讶地呼唤:“为我们抱薪取暖过的人,你们到都躲到哪儿去了?”这是多么的令人凄怆,也是多么大的嘲讽啊!
有幸,苍天不会将深度调查良心记者赶尽杀绝!这便是近日又杀出一匹黑马——央视新闻中心70后女记者郭玉清,于本月14日发表的《探秘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葛坳乡民生工程黑洞——黑势力违法设圈套伤害无辜村民丧命又赔钱》深度调查文章,先后出现在《中国法治》和《今日头条》,又让笔者对深度调查良心记者的后继有人,深感欣慰!
郭玉清在文中揭露,2018年初,江西省于都县葛坳乡政府通过招标,将该乡的民生工程——潭布桥重建工程(总造价283.7万元)承包给江西景皓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皓公司)施工,而景皓公司却公然违反《建筑法》规定,私下暗箱操作,以30万元的价格非法卖标转包给当地村民刘向阳。今年5月17日,刘向阳带人进场施工,不慎触电身亡。
郭玉清向介入律师咨询得知,景皓公司巧妙设计违法圈套,通过中间人龙斌华、宋美林等人诱引村民刘向阳买标、承包工程。为规避转包违法惩罚,景皓公司与刘向阳签订“委托合同”,让刘向阳对外以员工身份进行施工,但私下却非法签订经济责任制合同,要求刘向阳全额垫资建设工程(包括工程保证金28.3万元),并承担一切风险和责任,实际上就是非法转包。
另外,景皓公司私下收取各种费用且不申报并缴纳税收,又触犯了《刑法》第二百零一条中“纳税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进行虚假纳税申报或者不申报”等有关逃税罪的规定。
尽管景皓公司多罪并举,至今却仍逍遥法外。而死者刘向阳却成了该工程非法转包的实际受害者,不仅自身触电身亡,还留下了巨额债务,连累家人。2018年4月,刘向阳支付买标费和工程保证金共计60多万元。触电身亡前,工程已完成90%,他前后垫支了300多万元,自己却分文未拿取。
郭玉清进一步披露称:如今“刘向阳的死亡没有得到任何赔偿,已停尸太平间5个月,而景皓公司却没有受到行政处罚,反而继续在国内中标330多项工程,而业主方葛坳乡政府并没有采取任何行政手段督促事故解决,民生工程就此搁置停建。”  
郭玉清联系到刘向阳家人。其家人哭诉称该工程就是个大坑,到处充斥着官商勾结、官官相护、黑恶势力集聚的事实。其家人反映,乡里、县里各种检查、监管人员,明理暗里吃拿卡要,景皓公司赣州分公司负责人周飞宇在微信聊天中明确叫刘向阳给检测检查人员送礼。为此,刘向阳确实给这些监管人员送过红包,收钱后确实暂时奏效,但是下次又会找新的理由刁难。范姓监理员每次来施工现场,都要吃饭加油送现金;就连安装电表,都需要找人送红包2万多元,类似这样的事情比比皆是,刘向阳生前亲笔笔记都有记录,其家人和邻居也都知道。
郭玉清在文中披露:事故发生后,景皓公司大股东周节富及法人代表周珍芳(周节富的老婆)总以忙为由从未现身,将事故处理一拖再拖,对于死者家属要求以工伤赔付和归还垫支款的诉求置之不理甚至故意推脱。现在刘向阳家中留下妻子(51岁,务农)和未婚儿子(务工),以及女儿(小学生)3人孤苦无依;每天要缴纳200元的尸体保管费,还要应付欠下的巨额欠款,已是家破人亡、负债累累,生活陷入了极度困难的境地。
采访中,记者郭玉清感到痛心,忍不住几次流泪,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葛坳乡政府招标施工中存在的黑势力,霸权主义,形式主义,个人主义,使无辜村民百姓赔钱又丧命,如今还有这种事,令人叹息……尸体自5月17至今还未火葬处理,可怜的受害者,谁来负责?对于此次事件敬请当地政府以及相关部门给以解释尽快处理,记者将会继续跟进报道关注此次事件。
尤其是郭玉清在微信中对本笔者诉说,“叔叔,死者农民刘向阳留下年仅3岁的孩子,令人心酸同情,相信你定会仗义执言,为民请命”这话,让我肝肠寸断,同时深感理应义不容辞、责无傍贷!因为既然在职的年轻同仁郭玉清,都勇于挺身而出进行这样的深度调查,为弱势群体讨还公道,那么退休14年的(记者)本笔者,岂能当吃瓜群众,坐视不理?于是拍案而起:“恭请当地司法机构和扫黑除恶部门,高度重视郭玉清记者的新闻监督报道,依照12类扫黑除恶对象——清算黑恶势力保护伞。”
附:央视新闻中心70后女记者郭玉清发表在《中国法治》原文链接 http://www.cermn.com.cn/art352564.aspx




(百度图片)


135124z2l03hn355lhnx3z.jpg


135307viiahca61dq2q2i0.jpg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0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19-11-16 06:06 , Processed in 0.065262 second(s), Total 20, Slave 17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