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查看: 3858|回复: 2

[群众呼声] 检举书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7 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检举书

-----李淑芳对成都市司法局何世亮、郭巍及何凯蒂失职渎职,犯滥用职权罪及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的检举书



检举人:

特别授权代理人(夫妻关系):姓名:任凯,电话:18040316307

被检举人:成都市司法局(被告、以下简称司法局),组织机构代码:00917190-6  ,机构类型:机关法人,法定代表人:张进,局长。联系人:何凯蒂(司法鉴定处)何世亮、郭巍,地址:成都市锦悦西路2号1A306,电话:61881893 ,邮编:610042

举报内容如下:

成都市司法局(以下简称司法局)伪造鉴定专家论证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违反《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九条第(二)项及第66条,违反《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28条,包庇故意做虚假鉴定,犯帮助伪造证据罪的犯罪分子,所以司法局的工作人员何世亮、郭巍及何凯蒂失职渎职,违反《刑法》第307条滥用职权罪及第402条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

事实和理由:

一:事情经过:

患者李淑芳于2011年8月15日由于双脚趾大量渗液糜烂到四川省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川医)皮肤科杨雁处诊治,杨雁诊断为湿疹,记录的门诊病历没有记录文字医嘱,在门诊处方签(以下简称处方)开具了硫松糊等药,但是其中无3%硼酸液;在门诊治疗申请单(以下简称申请单)开了3%硼酸液。患者回家后无3%硼酸液与硫松糊间涂使用,但是《诊疗规范》要求3%硼酸液与硫松糊间涂使用,间隔时间为20分钟。即使用3%硼酸液20分钟后,再使用糊剂20分钟,再清洗患处。患者了解到杨雁违反《诊疗规范》(《临床诊疗规范》规定《皮肤科疾病临床诊疗规范教程》第111页:“(湿疹)急性期的治疗:患者皮损有急性渗出时可以使用3%-5%硼酸水或1%醋酸铝溶液湿敷湿敷间歇外涂硼锌糊或氧化锌糊,可以在较短时间内使渗出减少,水肿消退。”以下简称《诊疗规范》)及《硫松糊药品说明书》禁忌(3)“避免应用在破损皮肤和伤口;”((以下简称《药品说明书》)等,造成患者病情加重住院,引发医疗纠纷。原告李淑芳2012年1月向青羊区法院起诉省医院医疗纠纷案,经一审,二审,发回重审一审((2013)青羊民初字第1484号),经患者申请,青羊区法院于2013年7月9日委托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以下简称鉴定机构或第三人)进行法医临床医疗过错鉴定。鉴定机构于2013年7月29日出具联合司法鉴定中心(2013)临鉴字第073号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书(以下简称鉴定意见书),该鉴定意见书认为川医没有违反《诊疗常规》,无过错。鉴定机构与鉴定人卢建华及曹进(以下简称鉴定人)在鉴定中违反《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二)“违反司法鉴定程序规则从事司法鉴定活动的;”、(三)、(四)、(八),明显错误,李淑芳认为鉴定机构在鉴定意见书中伪造作为鉴定依据的材料,故意做虚假鉴定,对鉴定意见书有异议。2014年1月9日鉴定人于青羊区法院当庭质证,由于青羊区法院重审一审、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二审、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都采信了该鉴定意见书,所以判患者败诉。由此,原告于2015年9月28日到成都市司法局(以下简称司法局)投诉鉴定机构故意做虚假鉴定,犯帮助伪造证据罪等的违法行为。但是,司法局包庇鉴定机构及鉴定人,避重就轻,偷换概念,伪造证据、徇私舞弊,拒不行政处罚鉴定机构及鉴定人,也不将投诉移交公安机关调查处理,于2016年5月13日作出了错误的“关于李淑芳投诉成都市联合司法鉴定中心事项的回复[2016]—120”(以下简称回复),李淑芳对此不认同,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李淑芳于2016年8月18日到高新区法院起诉司法局。

2017年1月22日李淑芳收到高新区法院(2016)川0191行初233号行政判决书(以下简称一审判决书),判决驳回起诉。李淑芳对其不认同,认为导致李淑芳败诉的原因是因为司法局窜通司法鉴定专家伪造了司法鉴定专家论证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证据并提交给高新区法院,致使高新区法院及司法局不能确定鉴定机构故意做虚假鉴定及鉴定人犯帮助伪造证据罪的事实。因此,李淑芳到成都市纪委、监察委举报司法局伪造纪要证据包庇犯罪分子,成都市司法局的工作人员何世亮、郭巍及何凯蒂犯滥用职权罪及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的事实。

二:鉴定机构故意做虚假鉴定,鉴定人卢建华和曹进犯帮助伪造证据罪。

鉴定意见书中的处方及病历医嘱记录与青羊区法院交给鉴定机构的鉴定材料川医杨雁医生记录的处方和病历不一致,李淑芳因此向司法局投诉鉴定机构在鉴定意见书中伪造作为鉴定依据的材料,鉴定机构违反《司法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第三十条(五)“故意做虚假鉴定的;” 违反《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八条(八)“司法鉴定人故意做虚假鉴定的; ”故意做虚假鉴定,要求司法局依据《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二十一条(一)“被投诉人有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违法违规行为的,移送有处罚权的司法行政机关依法给予行政处罚; ”及“对于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行政处罚鉴定机构,并将投诉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1:鉴定机构故意篡改或者使用虚假的鉴定资料、数据、检材等。

(1)鉴定机构在有青羊区法院提交的检材文字门诊处方证据证明没有3%硼酸液时,却在鉴定意见书中第2页写明杨雁写的处方是“处方为斯诺平,硫松糊,复方锌樟散,地米硼酸乳膏,盐酸西替利嗪片,复方黄柏液,3%硼酸液。”其中开了3%硼酸液。

(2)鉴定机构在青羊区法院提交的检材文字门诊病历中没有证据证明文字病历中记录有间涂医嘱,却在鉴定意见书中第4页及第5页写明有间涂医嘱“明确详细告诉患者使用外敷药物时应以水容性药物冷湿敷为主,同时间隙使用“糊剂”外擦等外用药使用方法”。(以下简称间涂医嘱)。四川省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川医)杨雁写的文字病历只有一句话“双脚背散在水疱糜烂渗出一周”,没有医嘱,也没有间涂医嘱。

鉴定机构弄虚作假,故意伪造作为鉴定依据的重要资料,故意做虚假鉴定。

2: 鉴定机构故意出具虚假鉴定意见。

(1)鉴定机构违反《司法鉴定程序通则》(2007年)第二十三条“司法鉴定人进行鉴定,应当对鉴定过程进行实时记录并签名。记录可以采取笔记、录音、录像、拍照等方式。记录的内容应当真实、客观、准确、完整、清晰,记录的文本或者音像载体应当妥善保存。”,违反《司法鉴定文书规范》第七条第(三)项及第(五)项,鉴定意见书中没有鉴定人及会诊专家见病人的记录。鉴定人及会诊专家在法医临床医疗过错司法鉴定中未见病人,不是法医学文证审查,未能完成法医临床医疗过错司法鉴定程序,竟然大言不惭的谎称进行了法医临床医疗过错司法鉴定,居然还出具了四川省人民医院无过错的空口无凭的鉴定意见书,属于故意出具虚假鉴定意见。

(2)鉴定机构违反《司法鉴定程序通则》(2007年)第二十二条,违反《司法鉴定文书规范》第七条第(五)项,鉴定意见书中没有记录鉴定采用的技术标准和规范。但是鉴定机构更大的罪行是在在鉴定过程中没有依据,主观臆断,不是认识错误,不是有技术依据,只是没有写在鉴定意见书上的小错,而是公然在鉴定中没有依据技术规范鉴定,恶意并空口无凭得出四川省人民医院无过错的鉴定意见书,属于故意出具虚假鉴定意见。鉴定机构也不能在投诉及行政诉讼中补充提交鉴定中采用的技术规范,显然是故意作虚假鉴定。

(3)鉴定意见书的记录显示鉴定机构没有召开了医患座谈会。鉴定机构违反《四川省医疗侵权损害司法鉴定指南》第十七条,违反司法鉴定程序规则从事司法鉴定活动。

(4)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医院在对李淑芳急性处理上没有违反诊疗常规,不存在医疗过错,但外用药的使用方法记录不详实未尽到告知义务。”与王用龙教授的咨询意见四川省人民医院医生杨雁2011年8月15日为患者李淑芳写的处方没有硼酸粉(液),杨雁违反了《处方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皮肤科急性湿疹的《诊疗规范》及《硫松糊药品说明书》关于该药[禁忌症]的规定等完全相反,而且鉴定机构不能提交鉴定采用的技术标准,但是王用龙教授可以提交咨询意见的技术标准,说明鉴定机构故意做虚假鉴定。

3:在李淑芳的投诉中确认川医杨雁写的处方没有3%硼酸液,病历没有间涂医嘱,这是决定川医对检举人病人李淑芳用药是否违反《诊疗规范》、《硫松糊药品说明书》及《处方管理办法》的关键问题。因为四川省人民医院生产的硫松糊的《硫松糊药品说明书》的禁忌载明(3)“避免应用在破损皮肤和伤口;”。《临床诊疗规范》规定《皮肤科疾病临床诊疗规范教程》第111页:“(湿疹)急性期的治疗:患者皮损有急性渗出时可以使用3%-5%硼酸水或1%醋酸铝溶液湿敷湿敷间歇外涂硼锌糊或氧化锌糊,可以在较短时间内使渗出减少,水肿消退。”(以下简称《诊疗规范》)《处方管理办法》第十四条“医师应当根据医疗、预防、保健需要,按照诊疗规范、药品说明书中的药品适应证、药理作用、用法、用量、禁忌、不良反应和注意事项等开具处方。” 杨雁写的病历文字记录诊断为“湿疹”及“双脚背散在水疱糜烂渗出一周”。由于“水疱糜烂渗出”属于破损皮肤(得到(2013)青羊民初字第1484号鉴定人卢建华当庭质证中的答辩(庭前质证笔录)的证实),杨雁开硫松糊使用于水疱糜烂渗出的破损皮肤,违反《硫松糊药品说明书》及《处方管理办法》第十四条的规定;由于杨雁写的处方中没有3%硼酸液,病历中无间涂医嘱的文字记录,致使患者检举人李淑芳回家治疗时不能依据《诊疗规范》及鉴定人空想伪造的间涂医嘱的要求,在使用硫松糊时与3%硼酸液间涂使用。因此,川医杨雁违反《诊疗规范》的要求。上述观点得到王用龙咨询意见的证实。

这说明鉴定机构作虚假鉴定在主观上具有出具虚假鉴定意见的故意,在客观上具有篡改鉴定数据和意见、明知或者应当知道作为鉴定依据的资料和检材虚假仍然使用、明知或者应当知道鉴定意见错误仍然出具等行为,所以,鉴定机构及鉴定人故意做虚假鉴定的事实铁证如山。

特别强调一点,鉴定人绝对不是鉴定工作失误,而是故意作虚假鉴定。因为任凯多次向其明确指出伪造鉴定材料的事实,并在质证时告诫其不要做虚假鉴定,但是鉴定人仍然顽固长期坚持进行虚假鉴定。

鉴定机构在鉴定意见书处方记录中伪造开了3%硼酸液,伪造病历中有间涂医嘱,就是为了掩盖省医院杨雁违反《诊疗规范》、《硫松糊药品说明书》及《处方管理办法》的事实,故意恶意弄虚作假,故意做虚假鉴定。鉴定人违反《司法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第三十条“司法鉴定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省级司法行政机关给予停止执业3个月以上1年以下的处罚;情节严重的,撤销登记;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第(五)项“故意做虚假鉴定的;”;违反《刑法》第三百零七条“第(二)项”【帮助伪造证据罪】“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上述事实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六十八条 “下列事实法庭可以直接认定:”第(三)项“按照法律规定推定的事实;”及第(五)项“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的事实。”原一审法院理当确认司法局包庇鉴定机构,故意不处理鉴定机构故意做虚假鉴定的事实。司法局对虚假鉴定不予确认,属于行政行为不合法,包庇犯罪分子。

三:成都市司法局的工作人员何世亮、郭巍及何凯蒂伪造不合法纪要证据,包庇犯罪分子,违反《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十六条“司法行政机关受理投诉后,应当进行调查。调查应当全面、客观、公正。”、第二十条“司法行政机关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被投诉人的违法违规行为仍处在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应当责令被投诉人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及第二十八条“司法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在投诉处理工作中有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或者其他违法行为的,应当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违反《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九条第(二)项及第66条;违反《刑法》第307条滥用职权罪及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

专家论证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是在李淑芳提起(2016)川0191行初233号行政诉讼后,司法局提交给高新区法院的。李淑芳认为该纪要证据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十七条第(一)项“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收集的证据材料; ”,而且内容不真实、不合法、属于伪造的证据。

1:在高新区法院(2016)川0191行初233号案一审及二审中,司法局的被告证据(十),即司法局提交的司法鉴定专家会议纪要中参会专家及司法局工作人员何世亮和郭巍未在本纪要上手写签字或盖鉴定专家章,又没有手写注明出具签字日期(只有一个打印的日期),不能确定签字日期,不能提交鉴定专家的身份证明,不能提交鉴定专家的专家资格证明及鉴定专家资格证明,也是主体资格及程序不合法。参会司法鉴定专家的签字是单独写在一张“参会司法鉴定专家”的纸上,没有注明是与该纪要(3页纸)对应的签字。同时,纪要也没有注明有专家签字的附件在“参会司法鉴定专家”的单独一张纸上。纪要(3页纸)与一张“参会司法鉴定专家”的纸没有订在一起,页码也不对应。纪要有第1、2、3页,共有3页,无第4页。“参会司法鉴定专家”的纸没有页码,因此纪要与“参会司法鉴定专家”的纸没有关联性。“参会司法鉴定专家”的签字只能证明鉴定专家参加了一次“联合司法鉴定投诉案件讨论”的讨论会,但是只有参会司法鉴定专家在纪要上签字,才能确认司法鉴定专家认可纪要内容的真实行为。由于参会司法鉴定专家没有在纪要上签字,不能确认司法鉴定专家认可纪要内容的真实行为。成都市司法局司法鉴定处提交的会议纪要证据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书证第(四)项“被告提供的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所依据的询问、陈述、谈话类笔录,应当有行政执法人员、被询问人、陈述人、谈话人签名或者盖章。”及第十三条证人证言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

2:会议纪要作为公文违反《党政机关公文格式》7. 3.4,7.3.7及10.3的格式要求;也违反鉴定意见书的格式规定。

3:李淑芳特别注意到处方定义中“处方包括医疗机构病区用药医嘱单”,没有处方包括门诊治疗申请单的处方定义。依据《处方管理办法》第五条 “处方标准(附件1)由卫生部统一规定,处方格式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卫生行政部门(以下简称省级卫生行政部门)统一制定,处方由医疗机构按照规定的标准和格式印制。”门诊治疗申请单显然即不符合《处方管理办法》第五条规定的标准和格式,也不符合《处方管理办法》第六条“处方书写应当符合下列规则:” 第(十一)项“开具处方后的空白处划一斜线以示处方完毕。”对于处方格式的要求。同时,病区用药医嘱单是专门指住院患者的药物治疗方案,处方则是供门急诊患者、出院患者所用的药物治疗方案。显然成都市司法局的回复及纪要观点“处方包括治疗申请单”违反《处方管理办法》第二条“本办法所称处方,是指由注册的执业医师和执业助理医师(以下简称医师)在诊疗活动中为患者开具的、由取得药学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的药学专业技术人员(以下简称药师)审核、调配、核对,并作为患者用药凭证的医疗文书。处方包括医疗机构病区用药医嘱单。本办法适用于与处方开具、调剂、保管相关的医疗机构及其人员。” 因为处方定义中没有处方包括门诊治疗申请单的定义,所以处方不包括门诊治疗申请单,这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八条“下列事实法庭可以直接认定:”第(三)项“按照法律规定推定的事实;”。  

4:司法局对李淑芳投诉鉴定机构的回复(以下简称回复)及会议纪要偷换概念,逻辑错误。如同男人(处方或处方签)和女人(皮肤科门诊治疗申请单)都是人(患者用药凭证的医疗文书),所以女人(皮肤科门诊治疗申请单)就是男人(处方)的逻辑错误。因而,回复及纪要分析得出“认为处方签”和“皮肤科门诊治疗申请单”均属于“患者用药凭证的医疗文书”,鉴定意见书中将“处方签”和“皮肤科门诊治疗申请单”所记载内容统称为“处方”,符合我国卫生部《处方管理办法》的规定。”的结论。该结论的分析理由逻辑错误,违反生活常识,既没有科学性,又没有严谨性,显然是错误的。李淑芳认为处方不包括门诊治疗申请单,这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八条“下列事实法庭可以直接认定:”第(五)项“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的事实。”

5:司法局发出的“成都市司法局关于推荐鉴定专家的函”及“成都市司法局关于召开司法鉴定专家论证会的通知”都是盖的成都市司法局的公章,但是“司法鉴定专家论证会议纪要”却盖的是司法鉴定处的公章。纪要公章不清楚,可见司法局司法鉴定处做贼心虚。同时,“成都市司法鉴定协会关于推荐司法鉴定专家的复函”是发给成都市司法局的,不是发给司法鉴定处的。由于司法鉴定处没有得到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授权,不是行政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相当于被委托组织要由委托它的主体,也就是成都市司法局作为被告,在纪要证据上盖公章。司法鉴定处不能完全代表成都市司法局,又没有司法局的授权委托书,不是合法的行政主体,所以司法局的纪要证据盖的是司法鉴定处的公章又严重违反程序,不具有合法性。

6:司法局请的司法鉴定专家得出“鉴定意见书中将“处方签”和“皮肤科门诊治疗申请单”所记载内容统称为“处方”,符合我国卫生部《处方管理办法》的规定,不存在虚假鉴定的情况。”的一致意见,该意见与李淑芳提交的专家辅助人王用龙医学教授的咨询意见观点“处方及治疗申请单都是门诊医生开出的针对病人病情需要的医嘱,但是二者是完全不同用途的医学文书凭证,相互并不包含也不能替代,处方不包含治疗申请单;”完全相反。王用龙又证明“(杨雁写的)处方中并无硼酸粉(液)”,“李淑芳在家中无硼酸粉(配成3%溶液)可使用” ,“杨雁医生诊断为“湿疹”,根据病史记载,应属急性阶段”。王用龙还认为川医杨雁医生违反《处方管理办法》、《诊疗规范》及《硫松糊药品说明书》 ,这与鉴定意见书省医院无责的观点又是完全相反。王用龙医学教授能够提交身份证及专家资格证的证件复印件,王用龙还在咨询意见亲笔签字,其咨询意见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书证及第十三条证人证言的规定。同时,实际上在李淑芳与川医的医疗案中青羊区法院及成都市中级法院判决省医院承担30%的责任,已经否决了鉴定意见书省医院无责的鉴定意见。这证明鉴定意见书作为主要证据的证据效力不足。可见纪要证据没有真实性。法院没有证据证明李淑芳及任凯与王用龙有亲戚、同学、同事、朋友等关系,法院不认同咨询意见的证据效力及认为其与案件司法局行政行为是否合法无关联是错误的。李淑芳提交的王用龙医学教授合法的咨询意见证据(认为处方不包含门诊治疗申请单)是合法真实证据,证明纪要内容不真实。

7:在(2014)成民终字第4901号案(上诉人李淑芳上诉被上诉人四川省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川医)的医疗纠纷案,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在一审中是进行法医临床司法鉴定的鉴定机构)中,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调查)询问笔录显示:川医代理人李晓蓉承认3%硼酸液在治疗申请单中开的有,但是“只治疗了一次就开了一次。”李晓蓉承认对于处方有没有硼酸液的争议问题,依据“是这样的。以处方签为准”来确定;承认处方没有硼酸粉及硼酸液,承认患者回家无3%硼酸液可用。可见处方不含门诊治疗申请单,鉴定意见书中的间涂医嘱是鉴定人伪造的。再次证明纪要内容不真实。

对处方是否包括治疗申请单、病历是否有间涂医嘱及鉴定机构是否故意伪造作为鉴定依据的资料、故意做虚假鉴定原本是一个连小学生都懂的常识问题,但是被成都市司法局故意搞成一个不符合逻辑的医学专业问题。原本鉴定人故意做虚假鉴定的事实清楚,非常明显,成都市司法局应该行政处罚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并将案件移交公安机关调查处理,但是故意不作为、不处理。司法局还串通司法鉴定专家伪造主体资格、程序、内容不合法的纪要证据,即司法鉴定专家论证会议纪要为鉴定机构开脱罪责,性质极其恶劣,手段非常卑劣。因此,司法局避重就轻、违反逻辑、偷换概念、答非所问、徇私舞弊、伪造证据、滥用职权、故意包庇鉴定机构的事实铁证如山,理当受到法律的正义惩罚。

总之,纪要不符合书证、证人证言、党政机关公文、鉴定意见书关于格式程序的要求。李淑芳请问司法局,你们提交的纪要证据到底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三条八种证据中那种证据格式程序的要求?

四:司法局在一个回复中故意违背事实真相,多处弄虚作假,包庇犯罪分子。

1:成都市司法局(以下简称司法局)对李淑芳的投诉鉴定机构的回复“关于李淑芳投诉成都市联合司法鉴定中心事项的回复[2016]—120”(以下简称回复或第四次回复)第三页第2行到第10行载明:“同时移交了送鉴材料:质证笔录、病历。-----上述送鉴材料分别于2013年6月25日、7月3日经你当事双方一致同意并由成都市青羊区法院民一庭质证认可,未发现鉴定机构和鉴定人有故意做虚假鉴定以及伪造、非法获取鉴定材料的情况。你反映“鉴定人故意做虚假鉴定,伪造、非法获取鉴定材料”的投诉事项查证不实。”不是事实。

李淑芳认为这是司法局偷换概念,答非所问,掩盖事实,颠倒黑白,昧着良心睁眼说瞎话,故意包庇故意做虚假鉴定的鉴定机构,徇私舞弊,行政行为不合法。因为李淑芳在投诉及诉讼中都是谈鉴定机构在有证据证明川医杨雁写的处方中没有3%硼酸液时,鉴定机构在鉴定意见书中故意记载处方有3%硼酸液;在有证据证明川医杨雁写的病历中没有间涂医嘱时,鉴定机构在鉴定意见书中故意记载有间涂医嘱(间涂医嘱不知从何而来?)。显然鉴定机构在鉴定意见书中故意伪造作为鉴定重要依据的资料,属于故意做虚假鉴定。

2:司法局的回复没有提及鉴定意见书中记录的间涂医嘱从何而来的问题,属于遗漏答复李淑芳的投诉,行政不作为,行政行为不合法,包庇故意做虚假鉴定的鉴定机构。司法局在一审答辩状中声称对于鉴定意见书中记录的间涂医嘱从何而来的问题咨询过鉴定专家,但是参加会议纪要的司法鉴定专家没有提及鉴定意见书中记录的间涂医嘱从何而来的问题,司法局再次弄虚作假。在高新区法院于20161027日一审庭审时,司法局及鉴定机构也都不能回答间涂医嘱从何而来的问题。

3:司法局违反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二)项“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的事实及弄虚作假。

2016年5月12日成都市司法局(以下简称司法局)关于李淑芳投诉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事项的回复(2016)-120(以下简称回复)确定“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联合司法鉴定中心[2013]临鉴字第073号)中未写明鉴定所用技术标准和技术规范。根据 《司法鉴定程序通则》(2007)第二十二条和《司法鉴定文书规范》第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司法鉴定人在鉴定过程中应当遵守和采用相关专业领域的技术标准和技术规范,在司法鉴定文书中应当写明所用技术标准和技术规范的内容,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的上述行为不符合《司法鉴定程序通则》和《司法鉴定文书规范》的规定。

根据《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我局给予了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及被鉴定人批评教育、责令限期整改。” 回复确定鉴定机构违反《司法鉴定程序通则》(2007年)第22条及《司法鉴定文书规范》第七条的规定,违反《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八条第(二)项“违反司法鉴定程序规则从事司法鉴定活动的;”。  

李淑芳认为鉴定机构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第(二)项“鉴定程序严重违法的; ”及第(三)项“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的;” 。

鉴定机构违反《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八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八)项“司法鉴定人故意作虚假鉴定的;”及鉴定人违反《司法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第三十条第(五)项,故意做虚假鉴定,鉴定人犯帮助伪造证据罪,不是仅仅适用《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二十一条第(二)项,这样显然是不够的。回复事实上认为鉴定机构能够提供鉴定的依据,只是因为工作疏忽,没有将鉴定的依据记录在鉴定意见书上面,对鉴定意见书的正确性没有影响,所以仅仅予以批评教育。但是实际上鉴定机构既没有在鉴定意见书中记录鉴定的依据,也不能在鉴定中依据技术规范进行鉴定,在事后又不能补充提交鉴定的依据,对鉴定意见书的正确性有实际影响。鉴定人卢建华在青羊区法院2014年1月9日当庭质证时表示没有硫松糊用于患者李淑芳的技术规范依据。同时,在高新区法院2016年10月27日法庭审理笔录第10页第5行到第8行记载任凯提出:“2,被告能否提交鉴定的规范吗?有硫松糊可以适用于原告有国家标准吗?所以,是不能提交技术规范,而不是由于疏忽没有写上去,因此就是虚假鉴定。”司法局及鉴定机构对任凯的提问都无言申辩。在高新区法院一审中李淑芳提交了“申请成都市司法局出示证据申请书”及“申请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出示证据申请书”,但是司法局仍然无法提交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在之前投诉的调查处理中提交给被告司法局的鉴定机构在鉴定中采用的相关技术标准和技术规范。司法局及鉴定机构违反《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 原告确有证据证明被告持有的证据对原告有利,被告无正当事由拒不提供的,可以推定原告的主张成立。”可见,鉴定机构没有《诊疗规范》依据,故意违反程序,故意做虚假鉴定。

司法局应当适用《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二十一条第(一)项“被投诉人有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违法违规行为的,移送有处罚权的司法行政机关依法给予行政处罚;”及“对于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鉴定人违反《刑法》第307条第2项[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司法局不仅应该行政处罚鉴定机构及鉴定人,还应当将投诉提交公安机关调查处理。原一审及二审法官认为司法局适用法律正确是错误的。

五:司法局不仅这次2016年5月12日的回复伪造纪要证据包庇犯罪分子,而且长期(从2013年8月李淑芳投诉起到2016年5月12日司法局作出第四次处理)滥用职权、徇私舞弊包庇纵容犯罪分子,充当帮助伪造证据罪的犯罪份子的保护伞及帮凶,其工作人员何世亮、郭巍、何凯蒂违反《刑法》第402条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及第397条滥用职权罪。

1:李淑芳第一次向司法局投诉鉴定机构是在2013年8月,成都市司法鉴定协会于2013年11月15日,作出“关于对李淑芳投诉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有关问题的回复”(以下简称第一次回复)。其第一次回复对于鉴定机构以收据违规收取500元鉴定专家会诊费只是作出批评教育,换取发票的处理。但对于鉴定意见书中未记录鉴定机构及会诊专家见病人的记录、没有记录鉴定依据的技术标准及伪造鉴定依据的材料,故意做虚假鉴定等未做处理。同时,因为鉴定人及会诊专家都没有见过病人,没有按照程序完成医疗过错鉴定,会诊专家也没有进行会诊,理当退费。被检举人违反《司法鉴定收费管理办法》第十九条及《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16条、第20条及28条,没有要求鉴定机构退费及对其行政处罚是错误的,这属于违反程序。

2:李淑芳第二次向司法局投诉鉴定机构后,司法局于2014年7月14日作出“投诉不予受理告知单”(以下简称第二次回复或告知单)。特别要说明一下投诉人李淑芳不是仅仅对“对人民法院采信鉴定意见的决定有异议的”情况,也不是“仅对鉴定意见有异议的”情况。投诉人投诉的对象及核心问题是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在鉴定过程中违反《司法鉴定程序通则》,违反《司法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的事实真相,及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人卢建华和曹进故意做虚假鉴定的事实。当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鉴定机构在鉴定过程中违反《司法鉴定程序通则》,鉴定人违反《司法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的事实可以判明鉴定人故意做虚假鉴定,结果必然是鉴定报告的无效。同时,2014年1月9日鉴定人卢建华下午于青羊法院当庭质证时继续故意做虚假鉴定。而且,成都市司法局在2014年7月14日以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2013)青羊民初字第1484号民事判决书(复印件)记载,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对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的联合司法鉴定中心(2013)临鉴字第07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予以采信。因此,“不予受理”(投诉)是错误的。行政处罚投诉时效因此延续,投诉人的投诉没有超过2年的行政处罚投诉时效。鉴定人的犯罪追诉时效也因此延续。

3:李淑芳第三次向司法局投诉鉴定机构后,司法局于2015年11月26日作出“成都市司法局关于李淑芳投诉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事项的回复”(以下简称第三次回复)。该第三次回复没有调查鉴定机构在鉴定意见书中伪造处方没有的3%硼酸液,伪造病历没有记录的间涂医嘱,违反《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十六条 。该第三次回复及第一次与第二次回复都没有记录投诉的救济途径违反《司法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司法鉴定投诉处理工作的意见》第二条“严格规范投诉处理程序”第4项“对于投诉人除对鉴定意见有异议外,还反映违法违规执业问题并提出有关事实和理由的,应当受理;对于鉴定意见已被人民法院采信,但投诉人反映违法违规执业问题并提出有关事实和理由的,应当受理并对属于受理情形的违法违规执业问题进行调查;对于投诉故意做虚假鉴定问题并且能够提出证据线索或者合理理由的,应当受理。对于不属于司法行政机关管辖范围或者属于不予受理情形的投诉,应当以书面形式告知投诉人不予受理,并说明理由,同时根据投诉问题的性质和具体情况,告知投诉人寻求救济的途径和办法。”违反《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十七条“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权利、义务可能产生不利影响的,应当告知其申请行政复议的权利、行政复议机关和行政复议申请期限。”

4:李淑芳到四川省司法厅申请行政复议,2016年2月24日四川省司法厅作出川司复决字[2015]第0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下简称行政复议决定书)“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成都市司法局关于李淑芳投诉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事项的回复》 ,责令被申请人对该投诉案件重新调查,并在法定期限内给予书面答复。” 但是司法局拒不悔改,继续顽固坚持包庇犯帮助伪造证据罪的犯罪分子。

5:(1)2016年5月12日司法局第四次作出《成都市司法局关于李淑芳投诉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事项的回复》[2016]-120,该回复使用了伪造的司法鉴定专家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证据,掩饰鉴定机构在鉴定意见书中伪造处方记录有但是实际省医院杨雁写的处方中没有3%硼酸液的事实,同时该回复再次没有回答鉴定机构在鉴定意见书中记录的间涂医嘱与缺失医嘱,即鉴定意见书第五页中称“医院未尽到告知义务”的缺失文字医嘱的缺失医嘱(以下简称缺失医嘱)自相矛盾,又与省医院杨雁写的病历记录不一致的问题,即鉴定意见书中记录的间涂医嘱从何而来的问题,但是枉称对间涂医嘱从何而来的问题进行了调查。

(2)鉴定机构违反《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八条第(三)项“因不负责任给当事人合法权益造成损失的;”,因为鉴定人及会诊专家都没有见过病人,没有按照程序完成法医临床医疗过错鉴定,会诊专家也没有进行会诊,理当退费5200元,司法局没有要求鉴定机构退费是错误的。在18626.98元诉求中,只有赔偿13426.98元是李淑芳需要通过民事诉讼去解决。

(3)鉴定机构以收据违规收取500元专家法医临床会诊费,违反《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八条第(四)项“违反司法鉴定收费管理规定的;”,理当退费。投诉书中原本就要求退还这500元费用及其他费用与赔偿共18626.98元,也就是在高新区法院(2016)川0191行初233号行政诉讼中提出以收据违规收取500元的问题,只是增加了一个退费的理由,没有超出当时投诉的范围。而且,因为鉴定人及会诊专家都没有见过病人,没有按照程序完成法医临床医疗过错鉴定,会诊专家也没有进行会诊,理当退费。司法局违反《司法鉴定收费管理办法》第十九条及《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二十条,没有要求鉴定机构退费及对其处罚是错误的,这属于违反程序。同时,鉴定机构在司法局于2016年2月24日调查时欺骗司法局出具了法医临床会诊费500元发票,违反《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十八条,对此,司法局也没有调查清楚,同样违反程序。

(4)司法局对鉴定机构违反《司法鉴定程序通则》(2007年)第二十三条,鉴定人及会诊专家在法医临床司法鉴定中,不是法医学文证审查,不见病人,没有完成法医临床司法鉴定,严重违反司法鉴定程序,故意做虚假鉴定,视而不见。

(5)司法局对鉴定机构没有在法医临床司法鉴定中召开了医患座谈会不予调查处理。

(6)司法局对鉴定机构不能够在投诉及一审中提交法医临床司法鉴定中采用的《诊疗规范》等技术标准,不是仅仅没有在鉴定意见书中记录技术标准的小错,明显属于故意做虚假鉴定没有调查清楚。

(7)鉴定人及会诊专家未见病人、鉴定机构没有召开医患座谈会、鉴定机构不能提交在鉴定中采用的技术规范(鉴定机构及司法局在一审诉讼中依然无法提交)及500元法医临床会诊费收据的违规收费等问题,是李淑芳在一审中新提出的理由,但是司法局违反《行政诉讼法》第34条及第36条“原告或者第三人提出了其在行政处理程序中没有提出的理由或者证据的,经人民法院准许,被告可以补充证据。”没有补充证据,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九条“原告确有证据证明被告持有的证据对原告有利,被告无正当事由拒不提供的,可以推定原告的主张成立。”李淑芳的主张司法局包庇故意做虚假鉴定的鉴定机构,行政行为不合法应该成立。

6:鉴定机构故意做虚假鉴定的事实属于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的事实,不需要请司法鉴定专家确定,司法局对鉴定机构的故意做虚假鉴定的事实不予确认,属于行政行为不合法,故意包庇犯帮助伪造证据罪的犯罪分子。司法局及参会专家狼狈为奸、串通一气一起伪造证据司法鉴定专家论证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为鉴定机构开脱罪责,性质极其恶劣,手段非常卑劣。  

因此,司法局避重就轻、违反逻辑、偷换概念、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伪造证据、故意包庇鉴定机构的事实铁证如山,理当受到法律的正义惩罚。

(1)由于司法局在李淑芳第一次向被检举人投诉鉴定机构时没有及时处理鉴定机构故意做虚假鉴定的事实,造成鉴定机构于2014年1月9日在青羊法院质证中继续弄虚作假,致使青羊区法院最终采信了错误的鉴定意见书,从而产生错判。司法局违反《监察委查办职务犯罪案件立案与量刑标准》 二十七、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刑法第402条)第4款“以罚代刑,放纵犯罪嫌疑人,致使犯罪嫌疑人继续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

(2)由于司法局连续四次顽固包庇故意做虚假鉴定的犯罪份子,其间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拒不受理李淑芳对鉴定机构故意做虚假鉴定的投诉,尤其是在省司法厅撤销了其错误回复之后,司法局继续包庇犯帮助伪造证据罪的犯罪分子,甚至变本加厉,伪造纪要证据,猖狂包庇犯罪分子。司法局违反《监察委查办职务犯罪案件立案与量刑标准》二十七、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刑法第402条)第2款“不移交刑事案件涉及3人次以上的;”。
    (3)由于司法局伪造纪要证据,司法局违反《监察委查办职务犯罪案件立案与量刑标准》二十七、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刑法第402条)第6款 “隐瞒、毁灭证据,伪造材料,改变刑事案件性质的;”。

六:关于刑事犯罪的说明。

李淑芳在一审(2016)川0191行初233号案中发现成都市司法局的工作人员伪造会议纪要证据并提出控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八十八条“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李淑芳的控告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成都市司法局及其工作人员何世亮、郭巍、何凯蒂故意伪造纪要证据,包庇故意做虚假鉴定犯《刑法》第307条帮助伪造证据罪的犯罪分子鉴定人卢建华和曹进,违反《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办法》第16条、第20条及第28条“司法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在投诉处理工作中有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或者其他违法行为的,应当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违反《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九条第(二)项“伪造、隐藏、毁灭证据或者提供虚假证明材料,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及第66条;违反《监察委查办职务犯罪案件立案与量刑标准》“十五、滥用职权罪(刑法第397条)(一)4.其他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二)5.其他特别严重的情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实施上述行为,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定罪处罚。”及二十七、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刑法第402条)第2、4、6项;违反《刑法》第397条滥用职权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及第402条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行政执法人员徇私舞弊,对依法应当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不移交,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有权利也有义务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报案或者举报。”及第一百一十条“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对于报案、控告、举报和自首的材料,应当按照管辖范围,迅速进行审查,认为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时候,应当立案;认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事实显著轻微,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时候,不予立案,并且将不立案的原因通知控告人。控告人如果不服,可以申请复议。”

习近平说,执法不严、司法不公,一个重要原因是少数干警缺乏应有的职业良知。许多案件,不需要多少法律专业知识,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但一些案件的处理就偏偏弄得是非界限很不清楚。各行各业都要有自己的职业良知,心中一点职业良知都没有,甚至连做人的良知都没有,那怎么可能做好工作呢?政法机关的职业良知,最重要的就是执法为民。

因此,李淑芳希望成都市纪委、监察委查明事实真相,追究成都市司法局的工作人员何世亮、郭巍及何凯蒂违反滥用职权罪及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的犯罪行为,依法支持李淑芳的请求,并将调查结果书面通知李淑芳及任凯为盼。




此致成都市纪委、监察委            







代理人   任凯          手机18040316307



2019 年 6   17  



说明: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以下简称鉴定机构或第三人)住所: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抚琴西路171号抚琴大厦813室   邮编:610031 法人:魏棣华,电话:87794242,鉴定人:卢建华及曹进(以下简称鉴定人)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0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回复本楼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rklip1
链接:https://www.mala.cn/thread-15539910-1-1.html
来源:麻辣社区  -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李淑芳投诉四川省高级法院法官王凤红等犯行政枉法裁判罪等的投诉书1页外发版
回复 赞同 反对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川高院法官王凤红明知有错、故意不纠,包庇纵容一审及二审犯罪法官,失职渎职。
1:对于一审及二审故意严重违反审判程序,不通过李淑芳申请的文证审查鉴定确定双方重要争议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的错误不予纠正。
2:对于一审及二审故意违反证据采信规则,采信严重违反程序、不合法、不真实的成都市司法局司法鉴定专家会议纪要证据,认定司法局行政行为合法;不采信应当采信的李淑芳提交的王用龙医学教授合法的咨询意见证据的错误不予纠正。
3:判决文书对李淑芳提交的证据不做文字表述和认定。
4:法官王凤红故意不纠正一审李燕法官将明显与案件有关联的证据认定为无关的错误。
5:法官王凤红对一审及二审法官没有调查清楚的客观事实,没有调查清楚,故意违背事实。
6:法官王凤红对明知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
上述事实及证据都能够证明司法局行政作为不合法,法官王凤红枉法裁判。
法官王凤红违反廉政监督卡的监督事项第1项、第3项及第17项,渎职失职,触犯徇私枉法罪、行政枉法裁判罪及滥用职权罪。
王凤红多次拒绝李淑芳的判后答疑申请。另外,行政庭欧阳丹东庭长于2019年3月25日在判后答疑中答非所问,不能一一回答问题。
李淑芳请求川高院王树江院长依据《行政诉讼法》第92条,纠正冤假错案。内容详见李淑芳控告四川省高级法院法官王凤红失职渎职的控告书(简版及详细版)。

案件当事人  李淑芳    电话19950294160

代理人       任凯     电话18040316307

2019年6月27日
回复 赞同 反对

使用道具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19-7-19 15:58 , Processed in 0.144158 second(s), Total 24, Slave 19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