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阅读: 39777|评论: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鹿厂小镇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落笔写下这个题目,耳畔突然萦绕起罗大佑的《鹿港小镇》:假如你先生来自鹿港小镇,请问你是否看见我的爹娘,我家就住在妈祖庙的后面,卖着香火的那家小杂货店……。
    鹿厂小镇,与罗大佑笔下的家乡鹿港小镇仅一字之差。那里是我从出生直到渡过整个童年的故乡,也是我父母从他们弱冠年华参加工作,相识相恋,生儿育女,渡过最好的青春年华的地方。在这个僻静安宁的小镇上,人们过着简单而祥和的生活,鸡鸣犬吠,邻里阡陌,年年岁岁的花开花谢和季节更替的记忆仿佛凝固成画卷,像一卷略显模糊的黑白老电影一般,在我们这个开始怀旧的年纪里愈发清晰。
物是
    从我记事起,就随父母一直生活在距会理县城十多公里的鹿厂镇,当时还叫鹿厂公社,现在撤乡并镇已经成为一个人口数千人的较大乡镇了。现在看来,鹿厂是一个很袖珍的乡村小镇,比较占优势的一点是距离县城较近,108国道也就是当年的西祥公路从镇子边穿过,从县城出发,翻过小柳树一道低矮的山岭便可以顺坡直下到镇子,继续向南过凤营乡便进入了攀枝花地界,交通相对比较便利。
    镇子依山傍水,一条小溪从镇子边蜿蜒淌过,周边河汊纵横,星罗棋布着山湾塘和小型水库,得益于肥沃的土壤和优良的气候条件,这里的物产极为丰富,桃、李、杏、核桃、板栗,,各种鸡枞、野山菌,著名的鹿厂花红梨,更不用说享誉全国的石榴。
    缘于当时的文革时期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的落后,周围的农民生活处于非常清贫的状态,现在赫赫有名的铜矿村当时仍属狼与人争水的不毛之地,除镇子周边的几个村和已经组织乡民开矿打工挣钱的凤山营外,边缘的白鸡、矮郎、小黑箐等村落依然是贫弱不堪。我的很多农村同学虽不至于饥寒交迫,但是也是衣衫破旧,面带饥色,家中基本上靠务农为生,虽然勤勉耕作,仍然是家徒四壁,温饱堪忧。我们这些单位上的孩子虽然父母有稳定收入,家中尚能维持衣食无忧的水平,但是也远非现在的孩子那样宽裕富足。什么零食、玩具几乎不敢奢望,就连新衣服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可以穿上一套本地裁缝手制的学生服,平时的衣物补丁重摞,鞋袜磨损露趾那是家常便饭,家中兄弟姐妹较多的,一套衣服必定是薪火相传,从老大穿到老幺,直到完全拆烂成为粘制成为布鞋鞋底方才能寿终正寝完成使命。
    生活虽然简单清贫,童年的快乐却依然满满洋溢。那些年月,没有累积如山的课外作业和各种素质教育兴趣班,每天放学之后就成为了孩子们的最快乐的时光。上山打鸟、下河摸鱼,田间地头,溪流山林都成为我们最广阔的游乐场。到了寒暑假,缺乏了大人监管的孩子更成了挣脱锁链的小狗,钻出樊笼的困鸟,疯玩得无法无天。
    镇子外的小河沟和稻田里,有着许多摇头摆尾的小鱼秧和黑绿色的蝌蚪,街道上一段倾斜的坡道就是我们进行滑轮车极限运动的场地,镇子西边稻田中央有一个砚瓦池塘,那里便是孩子们偷偷学习游泳的练习场。山上多的是无名的野果山莓,还有各种各样的知了、蚂蚱、、蟋蟀、山雀,盛夏时分,稻田里有溜滑的黄鳝,小溪边的石缝里有不甘寂寞鼓腮鸣叫的石蚌,打着赤膊,挽起裤脚,仅凭一只破旧的小撮箕便会有许多的收获。
    镇子背后有一座老拱山,峰顶仿佛一个阴沉着脸色的老头,山腰一条废弃的砖砌烟道连接着一道高高的烟囱,这个隐秘的暗道变成了我们的一个秘密聚集地,独自穿越不见天日的长长烟道也成了考验男孩子勇气的一道成人礼。镇边公路边有一座瓷厂,是著名的会理绿陶产地。厂房四周散落着许多瓷器残片和毁损了的石膏模具,那是我们最喜欢的玩具和藏品。那一座座暗黑幽深的瓦窑,牛车拉动的绞盘,堆放泥坯的大瓦棚,都是孩子们躲迷藏的最好去处。
    镇子北头有一座高石坎,山上堆满了硌脚的矿渣石。一座幽深的老院子里永远有几个老者在叮叮当当的敲打着铜器,吐着熊熊火苗的熔炉边,摆放一尊尊锃亮的红铜火锅和铜盆、铜壶等物件,对年幼的童孩而言,那是另一个神秘而深邃的世界,仿佛中世纪炼金术师们炼丹修仙的幻境一般令人神往,
    一把弹弓,一把小刀、一只铁丝磨成的扎枪,一个自己手编的竹笼就是全部的户外荒野求生装备。山上、河畔疯上一天,渴了,掬两口山泉便可解暑,饿了,采一把浆果,或是偷两个地里的瓜果,烧一把麦穗就能果腹。所有的孩子都是放养的状态,没有现在的那么多讲究和顾忌,更没有现在那么多安全隐患所带来的宠溺圈养。家长唯一担心的便是小孩子偷偷到河沟塘库溺水的风险,每每回家之后,大人就会在我们被晒得黢黑的手臂上用指甲划过,如果有新鲜清晰的划痕便是下河玩水的铁证,免不了一顿狠狠的责打。
    河对面的山叫做茶花山,南边不远处有一座更大的月鲁山,传说山上有着月鲁王埋藏的宝藏。到了春天,四周的山坡便会盛开烂漫的山茶花。借着打柴的名义,带一壶水,揣两个冷饭捏的邙头饭团,一群小伙伴便可以在漫山遍野的山坡沟壑里游荡一天。爬上树杈,砍下干枯的枝丫,搂上一背篓引火的松毛,再摘下几枝含苞欲放的山茶花,傍晚时分,悠闲的走回家来,妈妈喊回家吃饭的声音交织回荡在在炊烟袅袅中,那场景永远地定格在了记忆深处。
人非
    当年的岁月里,没有漂亮的衣服,精美的玩具,更没有电视、游戏机和电脑网络,偶尔一次的坝坝电影成为人们文娱生活的全部内容。除了随处可见的沙石砖瓦可供玩耍,所有的玩具都考孩子们自己动手DIY。我们无师自通地做出了锡制弹弓、链条枪、滑轮车、铁环、幻灯片,各种折纸、弹珠和分派打仗的游戏你方唱罢我登场,分别形成各个不同时段的赛季,充斥了整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我小时候非常喜欢看书,只有在阅读的时候才会收敛我跳脱好动的天性,做一个安安静静的好孩子。但是当年物质和文化极度贫瘠的年代里,可供阅读的书籍和报刊杂志极其稀少,镇子上唯一一家新华书店成为了我每天最向往的地方,只要一有空闲,机会跑到书店去看看有没有新书,家里和父母单位能找到的所有书籍报刊早被我翻了个遍。年仅八九岁,陪着父母值夜班睡值班室的时候,居然无聊得就着昏暗的煤油灯将《毛选》一至四卷通读完毕。
    缺乏书籍的年月,我如饥似渴地寻找一切可以阅读的文字。到别人家里做客,最喜欢地就是去乱翻人家的藏书或是报刊杂志。当时在鹿厂镇机关事业单位很少,学校和医院算是职工人数较多的了,也是文化人相对集中的地方。在那些年代,我有幸在那些医生和教师家里了解到了很多外面无法看到的知识,聆听到许多当时似是而非,现在却收益脾浅的见识教诲。
    在当年那个极度魔性的岁月里,很多身怀绝技的能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奇葩原因流落到鹿厂这个西南边陲的偏远小镇。就拿鹿厂医院来说吧,当时仅有二三十人的乡镇医院坐落在一座废旧的庙宇里,却集中了上海医学院内科、重庆医学院儿科、华西医学院口腔科,省皮肤病研究所、省流行病研究所、省肛肠专科医院专家等一批医学界的精英,相比之下,我母亲曾是省人民医院从业多年的资深护士,父亲毕业于重庆检验学校的检验师等等都要算是一般般的人物。这样的阵容放到现在哪个市县级医院也要算是豪华配置了。
    当时的鹿厂小学、中学也是藏龙卧虎。由于会理是当时省文化厅的右派下放基地,很多当年下放边远地方的文化名人在这里拿起了教鞭,四川日报的编辑,省高级中学的名师,上海的大学教师等等。很多人在十年动乱结束后都回到了家乡或是调动到高校、省市级单位被委以重任,成为文化发展的中坚力量。
    在当年的鹿厂小镇,虽然偏僻闭塞,但却有着一群志向高洁,气度自华的文化群落。他们的家中虽然和大家一样简单清贫,但是却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衣物虽不华贵,但是穿着大方得体,政治上虽然压抑,但他们的谈笑间却襟怀高远,见识不凡,生活习惯上也带着大家风范的讲究与文明。书法、绘画、音乐、文学的韵味点缀着他们简单贫寒的家,尽管在那个荒诞的年代里仍然有着对文化的追求与自信,即使身处困境也依然从容淡定。这一切都是当年幼小的我们仰慕和崇拜不尽的优雅格调,从他们的身上,我似乎也略微熏染了一点点书卷之气,成为我一生享用不尽的宝贵财富。
    时隔多年,我又回到了鹿厂小镇。当年寄寓在庙宇、祠堂内的医院、学校早已面貌全非,镇子边的稻田几乎全部被征用建成了单位和住宅,就连小时候心目中高耸巍峨的老拱山也显得低矮苍凉,童年心目中的潺潺小河变成了一条水质不再清澈的排水沟。镇子里原来唯一的一条南北向小街道又延伸出好几条街巷,据说还要不断的扩展,镇子里房舍俨然,居民也增加了好几倍,各种产业的发展让鹿厂镇成为了经济排头的明星村镇。
    今天的鹿厂,是一个缩小版的县城,失去了土地的人们在务工经商,乡间的柴扉炊烟早已散去,悠扬的竹笛换成了街上劲爆的促销音响,那些瓦舍茅屋换成了铺满瓷砖的小洋楼,小镇上的孩童衣着整洁地在幼儿园和学校里朗朗诵读。工业化城镇化让小镇渲染透的现代文明的气息,但当年那个承载了童年梦想和欢乐时光的小镇再也回不去了。
    不知不觉间,我耳畔又响起起罗大佑的歌声:
    在梦里我再度回到鹿港小镇 庙里膜拜的人们依然虔诚
    岁月掩不住爹娘纯朴的笑容 梦中的姑娘依然长发盈空
    再度我唱起这首歌 我的歌中和有风雨声,
    归不到的家园鹿港的小镇 当年离家的年轻人。





674ab6521bd201b1a34c2b41c6d904fb.jpg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318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19-11-17 06:04 , Processed in 0.053165 second(s), Total 20, Slave 16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