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高考 中考 校外培训 限购 择校 房产税 礼让斑马线 贸易战
阅读: 1234|评论: 0

[转帖] 连年终奖都没有,还过个什么年!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8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宝强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任正非说,工作搞成了这个样子,还过个屁的年!

    看来,这个年也不是那么好过的,难怪俗话说“年关年关,过年过关,年年难过年年过”。

    01

    黄世仁发年终奖

    郭德纲的好基友于谦说: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

    许多南方网友就抬杠,说自己过年就不吃饺子,而且还不看春晚。

    其实,这些二货网友太没文化了。人家于老师的言外之意是说过年了,辛辛苦苦忙了大半年,必须得吃顿好的,犒赏一下自己。

    对于苦出身的穷人家来说,饺子就是大餐,吃饺子就是过大年。

    《白毛女》中的喜儿,就是苦出身、穷孩子,爹爹大年三十的晚上还在外面躲债,但尽管如此,喜儿还是要用卖豆腐的钱“称来二斤面”,等着爹爹回家来包饺子,好“欢欢喜喜过个年”。

    可是,喜儿的东家黄世仁却不是好鸟,不让喜儿和爹爹团团圆圆吃顿饺子,非得拉着喜儿给自己做老婆抵债不可。

    俗话说“年关年关,过年过关”,此言不虚啊。

    对于杨白劳和喜儿这样的穷人家来说,过年就是过关,一到年关,讨债的、催款的、收租的、要税的全都来了。如此下来,一年到头的辛苦劳动全都白忙活了,难怪要叫“杨白劳”。

    不过,杨白劳和喜儿是万恶旧社会里发生的事。如今人民当家做主,过年犹如过关的人再也不是杨白劳这样的穷人家了,而是黄世仁这样有钱的少东家。

    黄世仁们之所以过年如同过关,主要是被年终奖给闹的。

    每到过年,像黄世仁这样的老板,必须得拿出一笔巨款来给喜儿等员工发年终奖。

    如果不发,员工会咒骂、网友会讽刺、对手会嘲笑,就连身边诸如秘书、助理、司机等亲信,也都会暗自嘀咕,作为老板的黄世仁,丢不起这个脸,所以年终奖必须得发,哪怕肉疼也得割着肉去发!

    02

    幸福的喜儿

    不得不感叹,如今这社会真好!

    以前是黄世仁过年,杨白劳过关,走投无路的杨白劳只好将女儿拿去抵债;如今是老板过关,员工过年,丢不起人的老板只能忍痛割肉发年终奖。

    对于喜儿们来说,有了年终奖,年才过得有滋味。拿到了黄世仁的年终奖,他们喜滋滋地抢着火车票,准备回家过年。

    于是,一到春节假期,那些在中关村、天河城、科技园、陆家嘴工作的的Linda、Peter和Cindy们开始了返乡之旅,几天之后全都变成了翠花、彩凤和狗蛋。

    尽管名字土气,但他们的钱包却不干瘪,里面装着黄世仁发的年终奖,那可是满满一钱包的幸福感。

    1月17日,方大炭素向每位员工发放3万的年终奖;两天后,方大特钢厂区内,3亿多的现金堆成一座“钱山”,现场派发年终奖,平均每人6万;铁娘子董明珠更是豪气,宣布员工加薪,总计10个亿……

    嘘寒问暖,不如一笔巨款。黄世仁平时吃香的喝辣的,到了年底,给杨白劳们发个年终奖也是理所当然,不然谁愿意来年辛辛苦苦给你种地?

    作为黄世仁们的典型代表,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就说:“谈钱,才是对员工最好的尊重。”

    张勇的对手曾找到海底捞北京大区经理袁华强,想让袁华强帮他挖张勇的墙角,袁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我不挖海底捞的人,挖不动,因为张勇给的钱太多了。”

    重金之下,必有极致的服务。正因为张勇舍得花钱,所以海底捞的员工才有动力争着抢着去干脏活累活,让张勇在资本市场赚得盆满钵满,才有资本和资金移民新加坡。

    可是,张勇毕竟只有一个,翠花和狗蛋却有千千万,再加上今年地里收成不好,黄世仁们的年终奖也不得不缩水了。

    03

    狗蛋没有年终奖

    2018年刚过,许多黄世仁就开始到处讲话,无非是诉苦、卖惨博同情。

    言外之意也很明显,狗蛋们都长点心,今年地里收成不好,年终奖可能要黄了,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首先跳出来当恶人的是滴滴CEO程维,他在一次会议上主动提及年终奖,宣布取消高管年终奖,员工年终奖减半。

    既然已经有人做了出头鸟,其他黄世仁们自然乐意当跟屁虫。

    随后,罗辑思维撤销得到技术部门价值一个月薪资的年终奖;美团也有员工爆料,称已有同事听到年终奖取消的噩耗;蓝色光标董事长赵文权更狠,在内部信中提议取消年会。

    当然,这还不是最惨的,锤子员工不但没有年终奖,而且还得面临大裁员;至于连用户押金都退不出来的ofo,连员工的工资都成问题……

    2018年的确不够风调雨顺,税收、社保等新政出台,企业运营成本增加,地里的庄稼长不好也很正常,可那是黄世仁的问题,关杨白劳们和狗蛋什么事呢?

    正如滴滴的一位员工在知乎上愤怒地质问道:“年终奖是基层员工一年辛苦的盼头,公司战略层面的失误为什么要员工承担?”

    杨白劳们和狗蛋们可都是每天都下地干活儿了的,就算要取消年终奖,那也得在人家签卖身契的时候说,现在临时单方面说没有就没有,算哪门子契约精神?

    现在,喜儿在家等着包饺子,翠花还想着回家炫富,狗蛋更是要回去在同学会上装逼……这些可都是要花钱的,没有了年终奖,回家过年的时候可怎么炫富装逼?

    04

    写PPT的杨白劳

    华为有个传统,就是过年前搞一次高级干部座谈会,聊聊一年来的工作情况。

    这原本是一个气氛热烈、喜气洋洋的会议,毕竟马上要过年了,年终奖也要兑现了,翠花狗蛋们能不开心吗?

    不过,2017的节前座谈会却开出了火花,老板任正非还罕见地发了飙。

    任老板之所以发飙,不是不愿发年终奖,而是看到狗蛋们太操蛋了。为了拿个丰厚的年终奖,狗蛋们在会议上给自己评功摆好,邀功求赏,整个会议90%的时间都在总结自己部门的业绩,至于面临的问题,则被轻轻地一笔带过。

    据后来媒体透露,当时“人工智能”讲了好几遍,“云计算”讲了好几层,高大上的专业术语一个接一个,PPT一页比一页漂亮,可就是不讲实实在在的工作做得怎么样,占据了多少市场份额。

    为了年终奖,狗蛋的吃相太难看,忍无可忍的任老板发了飙,愤怒地说道:“搞成这个样子,还过个屁年!”

    看来,没有年终奖这事,也不能完全怪黄世仁,狗蛋们难道没点责任吗?

    要知道,羊毛出在羊身上,当杨白劳只知写PPT而不下田的时候,还哪里来的收成和羊毛?

    新东方的狗蛋就接着年会表演节目的机会控诉道:“干的累死累活,有成果那又如何,到头来干不过写PPT的,要问他成绩如何,他从来都不直说,掏出PPT一顿胡扯。”

    这些人,天天开会,到处乱飞,今天参加业界论坛,明天出席行业峰会,刚飞了上海,马上又转机去深圳,时不时还出国考察一下新项目。

    如果翻看他们的朋友圈,全部满满正能量,比如赶早班机的清晨朝霞,头脑风暴时的激烈场面,通宵加班时的夜深人静,出个差,都得要拍一下飞机的翅膀,似乎每天都在战斗,每天都在赶场。

    这样的人,唾沫横飞地讲PPT他在行,撸起袖子下田干活儿他不愿意。如果人人都是这幅德行,那谁还愿意做扛锄头的杨白劳,黄世仁的地又怎么会有收成?

    05

    地主家也没余粮

    以前年成好的时候,黄世仁睁只眼闭只眼,这些写PPT的人跟着大家一起拿年终奖。

    可如今,年成不好,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黄世仁怎么会还能容忍这些只会写PPT不会拿锄头的Peter?

    这也正是为什么互联网成为取消年终奖的重灾区。在互联网行业,最容易批量产生那些只会写PPT的Peter。

    他们的苹果电脑高端时尚,他们的PPT精美大气,他们的演讲激情澎湃,可是一旦问到具体的业绩,他们总会拿未来预期来搪塞你,就算是烧钱也烧得理直气壮,还美其名曰“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摩拜的王晓峰就说,“如果我有30%的利润率,为什么要找投资人?我们之所以还在不停地找投资者,就是因为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希望别人给我钱,让我活下去、让我们继续发展,现在谈盈利还太早。”

    如今,烧钱烧得太猛的摩拜已经烧垮了,卖身给了美团,现在连“摩拜”这个品牌都保不住,至于“现在谈盈利还太早”的王晓峰,则只能黯然离场。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只会写PPT的Peter们有考虑过黄世仁们的感受吗?你们不下田干活儿,黄老板哪来的钱给你们发年终奖?

    06

    过个屁的年

    黄世仁不是周扒皮,只要你肯干活,他是愿意给年终奖的。

    他的吝啬,是有原因和苦衷的。正因如此,新东方的黄世仁才要给“吐槽PPT的狗蛋”发年终大奖。

    在微博上,俞敏洪称“暴露新东方问题,值得鼓励。所以今天决定给参与创作和演出的员工,奖励12万元。”

    看来,并非黄世仁们铁石心肠,不愿发年终奖。作为雇员的杨白劳们,也应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这一年来到底干了多少活儿?

    当年直播火爆的时候,陌陌搞了一个“最土豪的互联网年会”,两万五的现金大奖人人有份,就算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网红公司,年会上给主播的也都是百万年终奖。

   


    今年,直播凉凉,许多直播平台连活下去都成问题,还哪来的年终奖。现在看来,这些直播泡沫中的女主播们,何尝又不是互联网大潮中只会写PPT的Peter呢?

    在泡沫中得到的,终究还会在泡沫被刺破中失去。直播如此,互联网亦如此,至于金融和房地产,则更是概莫能外。

    如果说互联网退潮之后,只不过是年终奖缩水的苦恼,狗蛋们的年还是能过的,只不过不能炫富装逼了。

    那房价的泡沫破裂之后,就不止是年终奖的问题,到那时候,狗蛋们不但没了年终奖,还得继续还房贷,搞不好还真印证了任正非的那句话——还过个屁的年!

打赏

微信扫一扫,转发朋友圈

已有 0 人转发至微信朋友圈

   本贴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
回复本楼

使用道具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蜀ICP备12003267-1 )
四川省举报中心|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19-9-19 08:37 , Processed in 1.499146 second(s), Total 20, Slave 17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