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03|回复: 0

[群众呼声-问政四川] 述评:老鼠都没了,我们还在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9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地下水电站工人:老鼠都没了,我们还在》"这是彭湃新闻今(29日)晨发布的视频新闻报道标题。意思是指湖南杨梅山镇水电站的生存环境恶劣到了连老鼠都无法生存繁殖后代的程度,然而水电站的工人却仍坚守这里,30年来为全镇居民提供了生活用电和用水,但由于历史原因电费却一直收不上来。目前,工人月薪不足两千元却依然在地下180米艰苦的工作环境中坚守。

笔者为之感动,感概,感恩,且全都来自于内心深处的震撼!因为,这些坚守在地下深处的发电工人,令我记起鲁迅先生在《野草》中借牛来比喻劳动人民“俯首甘为孺子牛 ”的无私奉献精神——“我好像一只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是血。”是呀,湖南杨梅山镇水电站的发电工们吃的和用的,全都是低劣普通不具备多高价值的东西,而他们劳动所创造出来的却是非常有价值的东西!

笔者认为,若与曾经在雷动般掌声中登上中央电视台、春风得意地捧起“中国脊梁奖”奖杯的“倪姐”们相比,他们才真正配称“中国脊梁”!同时,对该视频新闻报道中语言不详地称“但由于历史原因电费却一直收不上来”,笔者大惑不解:“难道有什么压力不让媒体道出‘收不上来’的真相?”

另据“未来网”的长篇报道《坚守地下25年—记湖南杨梅山矿区阴河水电站职工》介绍,阴河水电站位于湖南宜章县杨梅山镇矿区,入口在兴杨煤矿新总井旁,门头一幅“镇蟒妖指穿崇山峻岭,为人民献吐宝珠琼浆”的对联非常醒目。小电车载着职工进入隧道,随后他们要在阴暗的环境里工作24个小时,工作年限最长者伴随着水电站投产,至今已走过了25年(笔者注:彭湃新闻视频则称“30年来”)。

2345截图20171129094008.png   

(图:湖南日报/郭立亮摄)

地下河水电站是现在中国自然通风巷道最长,距离最远的隧道。老一辈矿山职工们用血汗凿石建成了水电站,如今水电站职工们克服极端恶劣的环境,悉心守护,完成对外供电任务。水电站电站年均发电700万千瓦时,至今已累计发电1.7亿多千瓦时。尽管的守护者十分自豪,但仍然难以掩盖当前水电站面临的困惑与困境。

经过追溯历史与正视现实,笔者这才晓得,原来早在2014年8月31日,轮班职工将小电车从机房开出准备进入隧道,而这也是进出电站的唯一交通工具。1982年,煤矿为了解决矿区和周边村民的生活用水问题向地下河方向打巷道取水。打到6千米时发现了一条水量很大的阴河,遂于1986年底筹建水电站并1988年元月投产。但令人扼腕叹息的是2000年由于矿山资源枯竭而破产倒闭,自那时起水电站并入宜章县鑫洋水电厂并被移交挂靠县经信局,独立运营,自负营亏。目前水电站地下一线职工18人,地面7人;其中12人是部队复员老兵,每月工资仅1600元左右。目前,水电站发电设备严重老化,供需关系不顺畅,资金入不敷出,他们迫切希望得到扶持,能让电站更好地发挥作用。

欧资平站长对媒体说“电站改制后由于许多历史遗留问题,效益得不到保障。但是为了保证国有资产的不流失,保证人民生产生活用电的供应,为了这份责任和工作情感,许多老职工选择了坚守。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老职工年纪越来越大,身体健康状况每况日下,新的职工又觉得工资低,条件艰苦不愿意来。

什么发声,才有资格配称“正能量”?笔者确认,这话当之无愧!然而,“正能量”不能当饭吃,不能用于医病付费,更代表不了现代化劳动生产......您还不信?那么请徍下看媒体讲的真实故事。

使用了25年的小电车由矿车改装而成,高约1米,长1.2米,只有弯着腰才能进入,人坐在里面只能蜷缩着身体。小电车在漆黑的巷道里颠簸前行,巷道内凉风习习,车轮的摩擦声和铁轨接缝碰撞发出的剧烈撞击声,在巷道中回响,一片嘈杂。一进到机房明显感到闷热难耐、汗水直流。机房温度和上面巷道温差很大,如果5台机组同时运转最高温度可以达到45℃。欧资平站长满头大汗地在机房查看发电机组上的数据,但由于温度很高出汗就没停过。他笑着说:“我们这是在免费蒸桑拿。”职工们都是赤裸上阵。他们说早已习惯了,没有女性会到这里来,也就不顾忌什么了。

站里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墙上的日历被标画出交班轮休的日期,两个人一组值一个班后,可在地面休息四天。因为进出水电站极其不便,每个班的工作时间均为24个小时,值班期间,吃饭、休息都在电站内。每次值班,工人们都会自己买菜带进去做饭。他们吃得比较简单,在地下值班的24小时内一般只吃两顿饭。值班人员的工作、生活和休息都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水电站里仅有的一个时钟显示着与外界的联系。这里不缺水,但地下水矿物质含量过高无法使用,从钟乳石渗出的水矿物质含量相对低些,但也只限于洗脸和淘米洗菜,平常喝水,还是要从外面带矿泉水进去。

工人黄平安,1988年从部队退伍后就到了水电站工作至今。他开着电车准备进入巷道,即将在黑暗中前行1个多小时,让他感到木然。队里没有专职电车司机,需要每个职工都能掌握基本的开电车技术,而且在行进中途他们还要停车下来手动板道岔。若在休息日,黄平安会在自家的盒饭店里帮老婆打下手。黄平安有两个小孩子家庭负担重,所以和妻子在镇上开了一家盒饭店。小店的盈利加上自己的收入,可以保证家里的基本开销。

工人邹文秋,退伍老兵,1987年底来水电站工作。邹文秋在启动打开发电水闸,他说这个是技术活,必须一边看着仪表一边慢慢控制水量。甴于长期在噪音过大的电站工作,邹文秋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反应迟钝。他的妻子没有工作,20岁的儿子又先天性耳聋无法工作,家庭贫困。为了治疗神经衰弱,医生建议他平时经常锻炼用脑。邹文秋每个月的药钱就要付出400多元,而他每月工资仅1600元左右,现在欠了外债5万多元。

工人周球群,1993年到电站工作,妻子也没有工作,家里开支全都靠他。女儿上大二,学费都是借的。自己患有肾结石,长期在地下工作还落下了风湿病根,腿脚一痛只好贴药膏简单处理。

时光如东逝水,25年过去了水电站已经累计发电达到了近17,000万万度电。夜晚,矿区的人们在路灯下乘凉聊天,问他们可知道地下水电站的艰辛时,大部分人并不清楚阴河水电站的状况,有些人对电厂职工的工作表示敬佩;有些人则轻描淡写地说“他们拿这行工资吃这行饭,应该的”。

讲到这里,泪珠儿已在笔者眼眶里打滚,终于控制不住一串儿连着一串儿地跌落于尘埃......此时,笔者又情不由己地联想起在党的十九大工作报告里明确指出,中国已经进入“新时代”,并且还有一段极其鼓舞人心的铿锵之音迸发:“多谋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忧,解决好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在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上持续取得新进展,努力让人民过上更好生活。”

最后,笔者必须万分真诚地为连“老鼠都没了,我们还在”的那些真正的“中国脊梁”——杨梅山镇水电站的工人们祈福:希望杨梅山镇水电站能依法收取到电费,用于増加工资福利待遇;让工人们能吃穿好一点儿,能有钱医病,能稍觉轻松点儿的供子女上学......总之,都能“过上更好生活”。

(注:此评论文取材于“未来网”“澎湃新闻”,笔者特此鸣谢。)

1510580941963.jpg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