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10|回复: 0

[群众呼声-问政四川] “街子古镇”的银杏树叶飘零落地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7 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凤栖山下,味江之傍,千年“街子古镇”那亭立的银杏树,在前月枝头上还挂满银杏(白)果实,可在熟透之后又掉落一地。镇上人多为富裕之家,没见谁去俯拾,而任由清洁工当垃圾扫除。但在立冬之后的时下,那十分好看的金黄色银杏树叶已经纷纷飘零落地......于是,游客闻讯纷至沓来。

微信图片_20171127193741.jpg

(图:狼头长啸李树身手机自拍于街子古镇入口处。版权所有,不准转载此图)

当笔者“老龄网文义工狼头长啸”眼望随风飘落的银杏叶,似有一缕几近顾影自怜的情愫悄然爬上心尖,便禁不住兀地浑身一颤,竟然情不由已地默诵起《红楼梦》中《葬花吟》的部分经典佳句:“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 何处有香丘?”“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啊,尽管青壮年时那些心坚如钢之人,待到岁暮古稀之年,难道他们的心就真会渐渐脆弱如斯,经不起风霜雪雨?如此这般的几经自问自责,而且在此情此境此心都全被自己揉杂成了一团理不清的乱麻时,觉得反倒不如吟诵一首晚清诗人龚自珍的《己亥杂诗·浩荡离愁白日斜》自慰:“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不过还是觉得曹孟德《步出夏门行·龟虽寿》一诗中的两绝句,对我似乎更有裨益一些:“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是呀,银杏树不是正在经受着犹如“凤凰涅槃”般痛苦的轮回吗?不是正在精彩地演绎着他的“今枯明荣”——亦悲亦喜、从至盛到至衰的大戏吗?世间万物又何尝不是尽皆如此,周而复始,直至最终难逃死劫的来临?既然"老龄网文义工狼头长啸"也概莫能外,那么为何又不可以也像春蚕吐丝般地将心里话吐尽在互联网里,最终亦因自己“化作春泥更护花”而去笑迎那死神大驾光临呢?

1510580941963.jpg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