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你的言论 影响四川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41|回复: 7

[以文会友] 雷东儒诗选

微信扫一扫 转发朋友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5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你的生活

夜幕四合华灯初上
时候到了
便结束一整天的血脉喷张
随手将人摸狗样的躯壳
丢进容身的方盒
掏出劣质的香烟
你需要一支如此朴素的笔
迎合你原本的书生面目
对城市夜晚描绘她的斑斓
给生铁般的日子
写些软绵绵的鸟诗

遥远的

别再问我有关面容的事了
风从乌金山不请自来
吹乱我在大学街的每一个日夜
无数架飞机飞过的天空下   
有无数次深情地仰望
那一道道转瞬即逝的划痕
无一例外的指向南方
而我很难准确预测到蓉城的天气
以及欢乐谷吹向贡院的风

温度几何


听风


风轻拂过异乡的窗台
他头一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感到疲惫和混沌
望着清澈如往的那一汪明月
没了欢愉,哪怕如水一泓
许多年过去了
他辗转各方漂浮不定
凝神聆听过无数回月明星稀
爱过了太多的人淡如菊

--原载于《散文诗.校园文学》


乞丐与天堂

六月的风依然太刺骨
对于他来说
咳嗽已是循环往复的小夜曲
在呕心沥血地咳嗽中
他看见月亮的六颗牙齿
星星微翘的睫毛弯弯
而在那些片刻的安宁之中
蚊子也会把小号吹奏得很轻柔
“这世界应该被赞美”
在弥留之际
他让灵魂抛弃了一切提防
就这样一头扎进了天堂


前女友


前女友荷淡
名不符实
倒很像是一颗核弹
那一年在我的爱情高地上
做了自由落体运动
把我的相思花园炸成了废墟
把这些年的青春轰得稀巴烂
然而如今
面对漫漫长路
以及形形色色的姑娘
我却又常常默念
或许她
也把我的青春炸开了花

理发店的女人

她坐在椅子上对着镜子抽烟
丝毫不顾及旁人
同身后的理发师说些黄段子
每发笑一次
烟灰就跟着断掉一截
一屋子人纷纷侧目
同行按捺不住,也耳语骂起她的娘
但我注意到她染黄的头发下
有一张惨白如宣纸的脸
脸上有浓妆艳抹也未能抹掉的大眼袋
而这时烟圈正一个接一个的
套上了她年轻的脖子
不由分说却又悄然无声

--原载于《巴中文学》



爬璧山

爬璧山的人有很多
他们需要拜佛求财求平安
他们需要健身需要长命百岁
他们需要灵感需要自我表达
他们——
目的不纯
哪像我
只是为了像爷爷当年一样
到山顶去抽一杆烟

但爷爷已经死透了
除了我没人会在这时候想起他

--武汉大学第33届全国大学生樱花诗歌邀请赛获奖作品


年关

参照往例

铁路线上开始爬满蚂蚁

多年来已形成传统

远在异乡的蝼蚁

需要在此时悉数回到故乡

做一回客人

圈养的诗人们已开始写诗

歌颂抑或感怀

“诗人算人,客人也是人,实在难得”

被镜头框住的人

也开始更加忙碌

似乎关注细小的事情

此刻堪比瞻仰伟大的事物

只有我寡言的父亲

还在上海的工地上苦等

被拖欠的果实

他和他的工友们既没有爬上火车

也没有回到故乡

所以无法确定他们究竟属于什么物种

茫然之下他伪装成诗人

在电话里同我感慨

“年关、年关,还真是道关啊”



致东锋博士

嘿,孤独的散步者
放下你肿胀的行囊吧
做一个清瘦如春风的姑娘多好
柔软得像天边白云一朵
或者干脆就人如其名也不错
大可锋利一些再锋利一些

噢,永远的异乡人
身无长物是一件幸福的事
握紧拳头是自己摊开双手便是全世界
你看皑皑白雪落满了南山
终有一天人们会在雾霭中顿悟
如光一般的人没有也不需要故乡

嗨,可爱的中年人
爱人在炉火通明的家中等你
你们的孩子应该有粉扑扑的小脸蛋儿
会在你踏进家门的时候大喊妈妈
就做个寻常意义的贤妻良母吧
也尝人间冷暖也食人间烟火

--原载于《羊城晚报》




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雷东儒诗歌创作谈


       因为我放的牛能做到“十步啃一片,几里不留行”的糟蹋庄稼,所以小时候,至少在方圆十里内,我这个放牛娃名声不是很好,村里的人觉得放牛还拿本书的都他妈是杂碎娃!

       而这种一心二用的杂碎娃也是不可能有啥出息的。所以他们时常劝导我别总看书,要是把眼睛弄近视了,将来耕田犁地的时候,眼镜无论是掉在水田、旱地或者是一个趔趄撞到牛屁股上了都是一件顶麻烦的事。

       实际上,他们不知道的是看牛吃草顶级无聊,我看书只是为了消磨时光,也就说那时候究竟看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书到现在我并没有什么印象,而且很多时候牛啃庄稼我是知道的,我只是单纯的认为牛在庄稼下种前来来回回的拉犁耕耘着实辛苦,等到庄稼长成了却不允许它偶尔啃上一两把麦苗或者稻子解解馋,实在是不公平得厉害。

       这当然是我不能示人的小秘密,因为我也很清楚自家牛啃的庄稼也许是别家牛幸苦劳作的结果,所以就有必要知道耳光的滋味不比辣椒,虽然都是火辣辣的,却只有后者能让人产生愉悦感。

       后来,上了初中,在离家二十多公里外的镇上。不用放牛了,我竟然有些不习惯,因为看书的时候手里没有牛鼻绳,索性也就不怎么看那些闲书了。但其实我的教科书学得也不怎么样,放牛的时候看不住牛就看书,上了初中看不进去教科书也不看闲书了就看姑娘。


   放牛的时候总挨骂,又同情牛的悲惨遭遇,所以那感觉也并不美好,无法让人对其产生怀念。所以我能做到心无旁骛的看姑娘,而且是在某一时段瞅准某一个姑娘就看她一个,通常情况下我能在下课后气势汹汹的抢饭大军中一眼看到我想看的姑娘...在放牛的时候我都会有小秘密,看姑娘的时候更是如此,但秘密也需要分享,看姑娘的秘密就很有必要分享给被看的姑娘且在那年月还不能让别人发现。

       于是,写一些分行的看起来很有意味的句子就成了不二选择,运气好的话很有可能被认为是诗。那时候,能写些分行的、看起来像诗的男孩子是很有市场的,因为即便是你爱看的那个姑娘并不爱被你看,你起码也能比别的同学更深刻的理解什么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当然,于我而言这其实也是后话。

       那时候,我写落在她肩头的那一片落叶;写撩她头发的那一阵风;写我看她时候傻不愣登的样子;高兴了写,伤心了也写....但我的运气着实不好,我爱看的姑娘并不爱被我看,且能在我情窦初开的年岁里做到持之以恒,所以我也就只好马不停蹄的写,直到后来和放牛看书一样——看书不放牛就不踏实,看姑娘不写诗或者说分行的句子就是有违天理,都是习惯成自然而然的事情。

       但是,虽说是自然而然,我却愈发知道自己写情诗的手艺不够高超,不然我爱看的姑娘是个铁石心肠不成?显然,彼时的我完全忽略了那个我爱看的姑娘兴许笔头的功夫比我厉害得多,不然为什么她总是让我别看她滚去看书呢?所以,后来没了牛鼻绳我也能看很多闲书。当然,由此也可见不管你是放牛的还是写诗的,在爱情面前一开始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菜鸡,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很难掌握主动权。不知道干了别的营生,在爱情面前能不能力拔山兮气盖世?

       很是庆幸,我后来虽然近视了带上了眼镜,但好歹还是上了大学,好像也不用担心眼镜掉水田里了或者扑到牛屁股上了这种事。但是我写诗的习惯却影响了我看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上的是艺术类高校的缘故,写诗不但没有市场还时不常的被姑娘们当做怪物看待,了无生趣。多少年的习惯又不是一朝一夕能改掉的,索性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了,反正姑娘们对我这烟熏火燎的肤色也嗤之以鼻,使得我那些放牛的趣事都没处讲。

  无趣得发慌,不如写诗!不放牛了,我照样能看得进去书;不看姑娘了,我依然憋得出诗。冥冥中我觉得这是天然的事,天然的事是无需过多解释的,解释多了就会像那些姑娘们般无趣。

       放牛那阵子,逮住合适的时机,我会一个翻身就骑到牛背上去,没有牧笛风声也是音乐,看不到炊烟远山也是风景。上了大学没有牛可骑了,骑牛这种事也不能在大学里当做牛皮吹,有些场所就是这样:你可以说你的鞋是真皮的、你的包是真皮的,但你就是不能告诉人家你曾经的坐骑也是真皮的,而且还是带着温度的,因为搞不好会被人耻笑,毕竟从来也没见谁炫耀自己的脸也是真皮的。所以我逮住时机就去骑...坐火车,铁轨能到达的地方我都能抵达,不像放牛、骑牛,庄稼地都是禁区,真好。

       要知道我小时候放的是大水牛,只能是一人一牛的放,若是两头大水年挨得太近就会有流血事件发生,不是牛血就是人血,反正很危险。后来,我发现人生中许多事情都是这样,一个人去做虽然会孤独但也会比较安适,写诗、坐火车走天涯什么的就是这种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年龄的问题,有时候我甚至觉得生活也是这种事情。

       一个人在路上,没有艳遇但那些稀松平常的相遇又何尝不是美好?看不到爱看的姑娘窗外一一退去的高楼大厦、山川河流不也都是诗句吗?一个人在路上,没有人关心你是不是放过牛的杂碎娃,也没有人在意你和这人间到底谁更烟熏火燎,当然也没有谁会留意你此去何方带着何种目的,看不看姑娘、写不写诗...但是你知道天涯虽远任你行,目之所及的一切朴素与平淡都是美好的诗意,既不多么卑微也不多么高贵,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雷东儒,四川通江人,生于1993年4月,毕业于山西传媒学院播音主持学院,放牛写诗看姑娘、主持写作瞎球浪、企图好事做尽坏事做绝的混蛋。联系方式:991961165 Q/微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5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公众号:东儒,欢迎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6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6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7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7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儒,好样的,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似自嘲,实则低调的清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6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夜幕四合华灯初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自动排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扫码下载麻辣社区APP

QQ|关于我们|人才招聘|求职招聘|网页游戏|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麻辣社区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 ICP12003267-1 )
@技术支持|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 四川麻辣社区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0188号

GMT+8, 2017-12-16 23:03 , Processed in 0.128029 second(s), Total 43, Slave 34 queries , 14,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